博尔顿被开除对蔡英文政府的警示

+

A

-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9月10日发推解雇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引发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因为国安顾问是一个影响美国外交及国安政策的重要职位。作为知名的对华鹰派或亲台派,博尔顿的激进主张最终并未被特朗普采纳。已经和博尔顿搭建关系的台湾蔡英文政府也失去一条重要美国政府人脉。

博尔顿在外交及国安上的强硬主张多数未被特朗普采纳。(Reuters)

特朗普开除博尔顿,符合华盛顿主流民意,毕竟很多美国人也不希望好战的博尔顿将美国拖入另一场军事战争泥潭。但是,美国主流媒体《华尔街日报》随即发表的一篇社论,提出了另一种担忧:特朗普因为不同意见而开除了博尔顿,是否意味着白宫国安会内部对特朗普的制衡再次减弱,这毫无疑问会让“仇者快”,让朝鲜、伊朗、委内瑞拉和俄罗斯领导人倍感“欣喜”。

该报的大意是,特朗普开除博尔顿是自我孤立的行为,没有了博尔顿,特朗普很有可能相这些国家做出让步,进而伤害美国的国家利益。这是纯粹的美国国内视角。实际上,这都是白宫内部权斗的正常现象。从国际视角看,博尔顿起初就不应该进入白宫,现在他的离开只是少了一个干扰特朗普外交决策的危险因素。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台湾问题上。

博尔顿担任国安顾问前后,曾多次建议特朗普打“台湾牌”,遏制中国在亚洲的“霸权扩张”,方式包括对台军售、派内阁官员访问台湾以及配合国会诉求,邀请台湾领导人访问美国等等。博尔顿甚至建议美国放弃“一中原则”,和台湾恢复正式外交关系,并在台湾派遣驻军。

2018年6月,美国在台协会(AIT)迁新址,博尔顿曾计划访台,但特朗普并未同意,担心影响中国在“特金会”上的积极角色。今年5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支持台湾、加强对台湾关系的法案,台湾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借机在美国同博尔顿举行了会面。这也是美台40年来高层安全官员首次会见。

但是,博尔顿被开除,说明他有关台湾及中美关系的建议和主张在特朗普眼里根本没有价值和“市场”。从特朗普上任后拒绝和台湾总统蔡英文通话,也能看出这一点。至于特朗普三次对台军售,更多是特朗普从生意人的角度看问题。

台湾蔡英文政府想方设法拉近同美国政府的关系。(台湾总统府)

蔡英文政府应该明白,当初特朗普启用博尔顿的原因或者背景。一方面,特朗普2017年初身陷通俄门调查,需要一个强硬派对冲左派对他对朝鲜、俄罗斯和伊朗过于软弱的攻击。博尔顿被认为是鹰派中的鹰派,自然是不二人选;另一方面,白宫也实在找不到愿意为特朗普效力的人。加上博尔顿进入白宫前整天在媒体称赞特朗普,特朗普也抵制不了这种被吹捧的诱惑。

现如今通俄门调查已经结束,面临2020年连任选举的特朗普,非常希望通过和朝鲜、伊朗缓和关系,或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为自己连任助力。当博尔顿没有更多利用价值,或者成为外交上的绊脚石的时候,特朗普自然会将他踢开。

对于特朗普而言,博尔顿是定时炸弹、负能量,对于台湾也应该是外交上的负资产。假如特朗普采纳博尔顿建议,改变和台湾的非官方关系,到时候头疼的应该是蔡英文政府。台湾通过游说等手段拉近同美国关系的同时,也不得不慎重评估其中的政治和军事风险。

最重要的是,蔡英文政府错估了国安顾问一职在特朗普任内的真正地位。

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时期,白宫国安顾问在外交上得到很多授权,实际影响力有时堪比国务卿。但是,博尔顿的强硬与激进使得他无法真正主导中美关系。他将自己亲台和对华强硬的主张带入白宫,只能在边缘发力,时不时还有可能引发同其他国安会大员的摩擦。

特朗普对华关系完全被贸易问题主导。博尔顿建议特朗普借台湾、新疆甚至香港议题施压北京,特朗普始终未予采纳。上任近三年来,特朗普对台湾和军事议题的关注度有限,所以并未给予博尔顿等鹰派足够的发挥空间。通过频繁人事变动,特朗普牢牢把握国安会一言堂权威,国安顾问的角色被大大弱化。

台湾应该认识到,押注个别白宫幕僚不会奏效。最重要的是要看清特朗普政府的外交利益,以及台湾在美国利益链中的现实地位。台湾追求的一些符号意义的会面或援助,不会对美台关系带来实质的改变,也对台湾没有实际的效益。

直到博尔顿离开白宫,他也没能影响整体中美关系走向,也没能给台湾带来实际的好处。最重要的是,作为国安顾问,博尔顿始终未能访问中国,这对他来说应该是一种遗憾。今后他接受媒体采访,想要在中国问题上置评,出来延续老调子以外,观点不会有多少说服力。当然,这可能阻止不了台湾以某种方式邀请离任后的博尔顿访问台湾,制造一些舆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