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和谈闹剧凸显美国大国转型的痛苦

+

A

-

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9日宣布塔利班和谈已死,原因表面上看是和驻阿富汗美军遇袭有关,实际上更多和执政团队内部分歧、军方、国会的反对和质疑有关。但这种反转对于特朗普来说,非常正常。即便是和中国的贸易战、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会面,特朗普也曾有过这种立场的反复。这背后其实和美国当前的大国困境有关,凸显它在自我转型过程中的诸多不适应。

特朗普和塔利班和谈也面临前任遭遇的政治困境。(Reuters)

如果将美国同中国的贸易战、同墨西哥的非法移民之战比作当前美国面临的地缘及周边“大国困境”,那么美国在中东的战争泥潭就是另一“大国困境”,而且这种困境甚至已经被形容为“大国坟墓”,因为它对美国国力及声誉的消耗巨大。其中,塔利班问题是美国阿富汗战争的附带问题,属于“美国制造”,很大程度上也在消耗美国的国安、军事和外交资源。

随着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势力不断壮大,加上美国扶持的阿富汗政权根基也不是非常稳固,美国也不得不和塔利班开展谈判。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后期,美国和阿富汗曾尝试接触,但美国姿态太高,效果不大。特朗普竞选和上台后,都提到要尽快从阿富汗抽身,从阿富汗撤军。2018年10月,特朗普政府开始与塔利班和谈。谈判已进行9轮,最新一轮谈判于今年9月1日结束,双方达成协议草案。

第九轮对话结束后,美国曾承诺将于135天内从5个军事基地撤军5400人,塔利班则承诺不以阿富汗为基地袭击美国及其盟国。协议同时表明阿富汗当局和塔利班等方面自行磋商,以结束持续18年的内战。然而,协议尚未正式达成,谈判已被突然被叫停。特朗普给出的理由是“不能边打边谈”,而实际上,“边打边谈”对于特朗普来说,并非没有吸引力。所以,特朗普的表态并非彼此的和谈彻底中止,未来仍有重启的可能性。

当然,也有分析认为,阿富汗当局对协议内容有不满,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国内的反对声只会更大,担心一旦美国撤军,阿富汗局势可能失控。

阿富汗民众也希望美国“负责任”地结束反恐战争。(VCG)

从2020年连任的政治需求来看,特朗普也希望能够通过和塔利班的和谈为自己加分。只不过,这种努力在党内和团队内部遭遇很大的阻力。

这场和谈计划最后演变为一场外交闹剧,再次凸显了美国地位的尴尬。当然,如果真心诚意想和塔利班和谈,特朗普政府就不得不调整策略和心态。这种调整虽然有时呈现极端化,有时充满不确定性,但都能体现美国对自身的利益评估。

但是,各方想要和解,就要处理好各方的利益关系,把握好各自的矛盾冲突,而非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在美国很多精英眼里,美国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现在和一个流亡政权的对话,本来就是不平等的,但美国又不得不正视这种对话。毕竟中国和俄罗斯等大国也在发挥各自的影响力。

所以,美国和塔利班和解的难度与矛盾恰好也凸显了美国大国困境。

从小布什(George W. Bush)、奥巴马再到特朗普,美国政府如果不愿意放低姿态、从根本上处理矛盾冲突,还是以第一超级大国或者“获胜者”的姿态看问题,包括国会山议员们对塔利班的偏见与歧视,和塔利班的对话就不会取得实际效果。但阿富汗战争持续多年来,美国遭遇的安全和经济挫折,也迫使华盛顿不得不尽快改弦易辙。

这恰好凸显了美国反恐战略的转型难度与痛苦。从小布什发起这场反恐战争,到奥巴马时期伊斯兰国(ISIS)等极端势力借势崛起,都能凸显美国阿富汗战略或中东战略的失败。18年后的今天,阿富汗依然炮火连连,无法摆脱多年血腥战争所带来的沉重负担。特朗普凭直觉反战,主张尽快结束阿富汗战争,但最终在上台第1年也不得不基于现实的需求向阿富汗增派兵力。

可以说,美国总统一直处于“一边喊着结束反恐战争,一边又时不时增派兵力”、“越反越恐”的尴尬怪圈。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问题,美国都只追求自己的利益,根本不关心阿富汗内部的政治和解。

但美国不得不承认的是,由于国际格局和美国实力的变化,美国过去行之有效的手段和策略,现在不一定奏效。如果连这场反恐战争也难以彻底结束,或者说美国没有足够的政治和外交意愿同塔利班和解,它无法成功转型,从自设的霸权陷阱中脱身。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