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管克什米尔到干预阿富汗 解析印度在中亚的攻守态势

+

A

-
2019-09-14 20:48:41

对新德里来说,9月中上旬似乎坏事接连不断。这些令人不安的风波大都与美国有关。除去受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全力支援的“月船二号”落月失败外,另一起风波就是美国要与阿富汗塔利班和谈并形成协议。一时间,新德里各界人心惶惶,似乎祸不单行莫不如此。印度权威媒体《印度教徒报》还发表署名评论文章,借两名外交专家之口强调“美国与塔利班协议将带来灾难性后果”。

幸而,进入2019年9月中旬后,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暂时宣布取消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和谈与协议。随着美国《外交政策》发表评论,称“美国取消与塔利班的协议是印度的胜利”,《铸币报》、《印度时报》等印度知名媒体也随后跟进,高呼“印度胜利”、“印度松了一口气”。

到9月12日前后,美国负责印度、太平洋事务的高官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也称美方计划派出代表团前往巴基斯坦,寻求和塔利班继续接触。至此,新德里的危机似乎是暂时解除了。

印度的这种心态也让外界看到了新德里在阿富汗问题上长期规划和短期目标的差距和矛盾: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一直依托自己在阿富汗、印度北部及印巴争议地区的人脉,利用借助阿富汗塔利班组织基础上的“穆罕默德军”、“哈卡尼网络”对印度展开行动。新德里长期不能迁徙人口,具备自治地位的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也因此与之在文化层面上连成一片。

“月船二号”的登月失败让以莫迪为首的印度各界人士颇有些丧气,但对新德里来说,令人头大的问题可能才刚刚开始。(视觉中国

1/3

对很多印度“爱国人士”来说,英属印度的遗产让他们时常感到不满,这其中莫过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地区的联系。(视觉中国)

2/3

外界一般只知道印度遭遇恐怖袭击的一面,却很少知道新德里也在组织塔利班对巴基斯坦渗透。(视觉中国)

3/3
上一张 下一张

在阿富汗、巴基斯坦间的“普什图斯坦”地区形成的潜在压力一直没有消失之前,维持现状,确保塔利班组织及其麾下武装力量仍然被美军、阿富汗国民军以及其他武装势力牵制在阿富汗对印度无疑是最好的结局。这一现状能满足印度确保国家安全,防止极端主义势力蔓延,进而获取中亚能源通路,并最终对抗巴基斯坦的战略目标。

巴基斯坦的阿富汗王牌

不同于在印巴问题上的相对强势,以莫迪(Narendra Modi)为首的新德里在面对阿富汗问题时一直显得相当棘手:巴基斯坦山区有三千多万普什图人,阿富汗境内也有一千三百万普什图人,他们都是1842年时被英国灭亡的“杜兰尼王朝”(又称阿富汗帝国)的遗民。虽然英国在1893年强行划分的杜兰线(Durand Line)人为规定了现代阿富汗国家的边界,但这条线无法阻止阿富汗、巴基斯坦之间民众的联系。

巴基斯坦相对松散的联邦体制给了处于从两国边界地带山区一直延伸到印巴边界的“普什图斯坦”相应的自治能力。这让巴基斯坦山区仍处于部族长老自治的传统局面,但这也让伊斯兰堡从此掌握了一张对抗新德里的意外王牌。

从苏联入侵阿富汗开始,巴基斯坦军方就开始借宗教、民族渠道经略阿富汗南部地区的部族武装。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也由此掌控了一支可以随时在印巴山地区域活动的奇兵。随着巴基斯坦前总理谢里夫(Nawaz Sharif)在2017年3月宣布开放边界,至此,印度就只能眼看着巴基斯坦武装或特工人员以阿富汗山民的身份辗转于印巴边境“友谊列车”,进而消失在曾经具备特殊政治体制的印控克什米尔地区。

新德里一直担心,美军一旦撤走,喀布尔当局在塔利班的压力下,其倾覆就在须臾。阿富汗政府覆亡后形成的难民潮又会沿中亚交通渠道形成传播趋势,导致阿富汗难民潮冲出东部开伯尔山口,沿巴基斯坦平坦地区的北部公路、铁路一路畅通无阻,并最终进入穆斯林占多数人口的克什米尔地区。由于特朗普当局近年来一直强调这一细节,印方就难免长期提心吊胆。

从这里看去,印方近期对克什米尔地区的突然“军管”就成了某种应对阿富汗问题的被动性预防手段,而印度与莫迪当局在中亚地区的战略守势也由此继续变得一目了然。

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已表示过,印度针对巴基斯坦的所有行动都将得到更强有力的回应。这其中就有可能包括动用在阿富汗的代理人武装。(视觉中国)

莫迪不得不采取措施

必须承认,印度在阿富汗问题上长期是难有作为的。自2001年以来,印度对阿富汗的援助大约为20亿美元,在物质投入上也远少于各个大国,印度的阿富汗策略基本呈现战略守势。以至于印度前往莫斯科参加阿富汗内部对话的官员也被迫成为“非官方代表”。

虽然印度莫卧儿王朝与阿富汗的历史联系不容忽视,印度“宝莱坞”电影也在阿富汗普什图、乌尔都语地区大受欢迎,更不用说印度自2001年后就对重建阿富汗表示过热烈支持,但新德里方面在21世纪的前十几年一直在阿富汗问题上突破有限。

印巴之间的激烈矛盾让阿富汗普什图人天然的选择同样信奉伊斯兰教的巴基斯坦,印度只得和阿富汗的塔吉克族、乌兹别克族等势力结盟。尽管曾在印度接受高等教育的卡尔扎伊(Hamid Karzai)给了印度不少机会,但卡尔扎伊两届政府对阿富汗越来越低的掌控能力使新德里的援助很难拓展开来。这使得印度逐渐收窄目标,转而寻求在阿富汗能直接打击巴基斯坦的势力。

资料显示,从2004年以来至今,印度在阿富汗恢复和新设使、领馆,着力经营同地方领导人的关系,促进印度在各地的投资利益。

这些机构已经被巴基斯坦情报部门认定兼具“间谍机构”作用,可帮助印度在阿富汗搜集情报、监控和遏制巴方在阿活动。而印度从2011年开始只要塔利班 “不分享权力,印度将不反对和解进程”的态度,又让新德里有了在塔利班组织内部扶植代理人,进而借助“印度塔利班”这一“印度代理人”对巴基斯坦采取“代理人战争”的机会。

在莫迪上台之后,印度又继续寻求突破。印度已在2015年后启用在伊朗援建的恰赫巴哈尔港为渠道,与伊朗一起经略阿富汗城市地区。自2015年的中俄印第十三次外长会后,印度逐渐赞同了中国的阿富汗问题“阿人主导、阿人所有”。

到2018年,印度还建议让中国与印度联合训练阿富汗外交官。这一系列做法虽然不能马上改变印度在阿富汗问题上缺少对话伙伴,随时呈现边缘化的局面。但借助于与中、俄乃至伊朗的互动,新德里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发言力正逐渐上升。

不过,新德里在阿富汗问题上缓慢推动的和平进程与阿富汗地区迅速恶化的战事仍形成了对比。印度借助大国建立在阿富汗影响需要时间。塔利班有望于美军在阿富汗撤军后迅速扩张的趋势却很容易在短期内迅速呈现。

面对区域的局部恶化,以及印度在2019年后跨境恐怖主义风波加剧的实际局面,与“哈卡尼网络”、“穆罕默德军”等组织联系紧密的巴基斯坦情治机构显然不会错过机会。

加之后者为首的一系列组织已经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及印巴边界一带活动很久,甚至建立了一系列据点。这使得印度必须在印巴对峙的最前沿采取措施。

事已至此,或许新德里也只能以进为退地尽快军管印控克什米尔,以免在阿富汗生变之际遭遇损失。莫迪直属的印度对外情报部门(RAW)甚至还有可能会先发制人地发动印方于巴、阿边境的势力,进而形成牵制的作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