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选华为不等于封杀华为 从越南被站队美国谈起

+

A

-
2019-09-18 07:55:55

当地时间9月17日前后,权威媒体《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社论,文中称河内方面似已“加入美国的阵营,听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建议,禁止中国华为通讯公司提供的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电信设备”。

一时间,有关越南等国在未来如何选择5G设备的话题又被热炒了一番。但外界如能查阅一下从2019年5月以来的相关情报,也不难发现,这一说法可能稍显武断。

越南在技术、设备上的想法,恐怕也不仅仅限于“使用中美设备”这一简单层次。由于河内仍在寻求“工业4.0时代”下的“自主知识产权”产品。这使得他们在硬件、软件上都逐渐有所追求,甚至希望在短时间内拿出一个令越南人满意,且不被外国控制的“越南制造”。

越南方面急于在河内等重点城市推广5G物联网的目的其实很简单: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越南站在2020年4月3日于河内举行,越方很希望借5G物联网和F-1赛车展示越南先进的一面。(路透社)

1/4

越南方面一度希望借2019年2月的“特金会”展示河内作为国际大都市的一面,但此后的发展不免事与愿违。(视觉中国

2/4

事实上,相对于特金会期间交通管制的顺利,河内当局在9月12日时就遭遇了一场私家车阻拦国际贵宾车队的风波,或许河内全境的5G物联网联通之后,这种局面就会大有改善了。(路透社)

3/4

越南在2018年6月12日通过《网络安全法》之后,法条中有关“高科技公司必须将数据存储在越南国内”的细节就引发了示威和反弹,但越方仍坚持推行了这一法令。(法新社)

4/4
上一张 下一张

目前,越南有条件采用5G通讯设备的主要有三家公司,即越军电信(Viettel)公司,越南邮政电信集团(VNPT),以及越南移动通信(MobiFone)公司。其中越军电信实力最为雄厚,在全越南九千万电信用户中,约有六千万人选择越军电信的服务。

因此,该公司在5G设备上的选择也基本上等同于“越南的选择”。

越军电信不仅仅是一家商业机构,其现任总裁黎登勇是越军少将,其前任总裁阮孟雄少将已被擢升为越南通信传媒部部长,这使得越方从2019年5月至今对于“使用什么设备建设越南5G网络”这一问题讳莫如深:它不仅仅是商业决定,也包含了某种政治安排。

越南商人眼前的中越实际体量是一目了然的,他们已经基本接受现实,但还是想在现实基础上有所突破。(视觉中国)

为此,越南通讯传媒部就在6月时谢绝了《纽约时报》的采访邀请。7月时,越军电信也谢绝了美国记者的提问。直到8月下旬,彭博社的记者才从黎登勇口中得知越方会使用美国高通公司的芯片以及另一家美国公司的设备。

但黎登勇还是强调,越军电信只是“暂不考虑与华为合作”,而这一点和美国是否反对华为公司无关:这只是因为越方暂时无法从技术层面上彻底检验华为设备及相关技术的可靠性。这样一来,有关越南“加入美国阵营”的猜测就可以休矣。

其实,越南各家企业在5G通信和物联网的应用上都只是先进行试验。除去越军电信谈及了使用“高通芯片”之外,这三家公司仍基本选用爱立信和诺基亚的基站等设备。其中,越南邮电集团在2019年5月因技术问题,甚至不得不将5G通信试验拖延到9月后。

此外,越方也因为5G通信技术并不成熟的缘故,仅暂时在部分试点、样板区域敷设5G物联网。譬如越军电信在河内设置的5G物联网就是如此:它主要是为2020年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F1)大奖赛河内站的临时赛道服务。而越南境内的具体通信网络要到2022年后才考虑进一步拓展。

至此,从5G这一领域上看越南的所属阵营不免显得有些遥远。河内的需求显然也不会流于站队选边。

事实上,全球各国目前在5G技术的选取、应用上也很少有明确“选边站队”的局面。除去极少数国家之外,更多国家在面对这一相对陌生的前沿技术时,仍选择继续判研、学习的态度。

目前,参与全球5G大战的爱立信、诺基亚、华为甚至中兴、高通等多家巨头之间也并非互相排斥,彼此之间也有技术、资金、人员的流动。部分企业的国籍属性甚至还在股权等流动之后变得模糊起来,如诺基亚负责手机之外通信设备业务的“上海诺基亚贝尔公司”实为受中国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企业

事已至此,外界恐怕也可以发现全球5G商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面。考虑到越南媒体近期又在盛赞中国于南宁东盟博览会上架设的5G通信网络,或许河内方面又会有些别的想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