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的现代化密码:少犯错误 创造性介入

+

A

-
进入新时期的中国外交应该更有想象力,改变在国际上的自我定位。(新华社)

建国70周年对于中国来说并不止于一个安排大规模阅兵的整数年份,其更大的意义在于这一时间节点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发生了历史性的交汇。面对中美贸易战、多边主义退潮、保护主义与民粹主义卷土重来等等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中国外交也到了需要总结经验教训、前瞻未来趋势的时候。特别是10月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将再次以“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主题,中国外交又将如何向现代化的目标演化?多维新闻记者专程采访了多名中国学者,从大国外交、周边外交、国际合作等多个角度对“中国外交70年”的相关话题展开对话。本篇为第三篇,访谈对象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逸舟

【系列访谈】

多维:中国近70年的发展可以看做是实现现代化的过程,即将在10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也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为核心议题。从外交的层面来看,你所提出的“仁智大国”的理想与目标,应该也包括了中国外交现代化的内涵。

王逸舟:是的,中国现在的外交总体而言还比较粗放。我了解到,很多发达国家的外交系统分类十分细致,每一个岗位都有特定功能,有很多不同的级别、分类、功能,例如有的做签证,有的做文化,有的做当地短期合同等等。在他们整个外交生态环境中,甚至有培养外交人才的职业技校,日常运作的每一个事项都可以找到相应的负责人。这也是中国外交中存在的一个短板,比较分散,且分类也不够科学,工作人员往往以成为大使、外交官为追求,与此同时却是工作一锅端,外交官要承担许多秘书工作。换言之,中国外交还处于“中学”阶段,最主要还是服务于招商引资。事实上外交部需要具有不同种类与层级之技能的工作人员,外交人员的培养不仅需要外交学院,也需要专门的技校,技术活同样重要。

中国上一代外交人员大多是军人,这与中国那个时代的主要任务紧密相关,50年代,中国还需要处理一些战争事宜,依靠纯外交人员效率也并不高。而到了邓小平时代,经济建设是主要任务,所以外交也服务于这个目标,这些都与时代任务相关。

每个历史阶段的外交现代化任务不同,第一阶段(建国前30年)是为了实现政治解放,第二阶段(改革开放后的将近40年)是为了激发经济活力,而到了现阶段,则要求外交的管理方式、体制做出调整,以适应更高的要求。从横向看,要求人员教育水平的不断提升,投入产出的科技含量更高。一个明显的变化,外交部开始增加特使,这是过去没有的。特使并不常驻某一个国家,而是具有特定功能,在不同领域里穿梭,例如气候特使、非洲特使等等。

中国开始设立特使,这是中国外交制度现代化的一个象征,表明中国的外交正在往更高的方向迈进。

值得补充的一点是,只有当整个社会变得更加具有活力、创造性的时候,仁的社会才能带来智的外交,这就要求教育和文化的同步发展,以及一定的经济基础。

多维:仁的社会和智的外交之间具体是什么样的关系?

王逸舟:仁的社会和智的外交是同步的,现代化社会应该是充满仁爱的,对生态、环境、法律以及人的自尊也都有更高要求。不管是第三阶段的中国还是今后更高发展水平的中国,外交应该更有想象力。到时中国以创造性进入全球舞台,而不是像一头凶猛的大象突然闯入一样,引起各方忌惮。在这样的姿态下,其他国家会觉得中国崛起抢走了它们的市场,制造了债务陷阱。在它们的想象中,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仅是代表了更多工地、更多不休息的人。在这一点上,中国其实并没有赢得足够的尊重,这些国家对中国的观感仍然是可畏不可亲,所以总会对自身的前途忧心忡忡。

所以,现在要打造的第三期中国,要在国内实现更高的现代化并且提升社会的整体素质。现代化不是狭义的物质化的东西,而是包含人的自尊、社会法制、政治亲民以及生态环境在内的广义现代化,在这种现代化之下,外交以及人的社会将会是多样化、品质化、富有创造性的。

从培养外交人才的角度来看,也需要更加专业化,聚焦的重点不应该仅仅是招商引资。在国际社会眼中,中国更像是一只勤劳的“工蜂”,不停地发展经济,不停地工作。当然,这也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努力发展经济是中华民族崛起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

充分条件还包括,更高的文化素质、更有想象力的国民精神。下一阶段的发展,就要改变中国在国际上的自我定位。

多维:纵观这一时期中国经济以及外交的发展,你认为当代最突出的问题有哪些,应该如何向更高的要求迈进?

王逸舟:中国还是要保持不停进取的心态,尤其是在最能代表软实力的全球公共议题上要给自己更高的要求。

现在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游客出发地,这一方面说明中国是一个迅速富裕大国,老百姓从过去在本土玩,现在开始到世界各地去观光,这是好现象。但另一方面也表现出一些不足,比如很多人旅游回来以后,谈论最多的是到了什么地方、吃了什么、玩了什么,有些人甚至骄傲地宣称,“纽约地铁比北京地铁脏多了;巴黎就那么回事;所谓的发达国家,我看根本没有我们政府有钱”。这种想法催生出一个问题:“那还有什么好学的,我们在当今世界上已经领先了,该输出模式了……”作为国际关系研究者,这些自大心态恰恰是让我最为担心的。

整体上看,中国现在有优势也有劣势,我们的软实力仍需要大幅度提升,我们在国际规则、国际公共产品方面仍然是一个新手。有些西方国家虽然财政收入不如我们,市场抢占能力似乎有所下降,但是它们在国际规则话语权上仍然具有巨大的领先优势。

现在中国能在海外发声、取得了一些外交优势,主要是靠上万亿外汇储备、大量投资与订单、“一带一路”等。而对于很多全球性挑战,例如反恐、中东问题、难民、全球流动人口、海洋争端、资源环境与气候变化、冰川融化、物种消失等,坦率的说,中国还未能提出有价值的方案。

例如,联合国《海洋法》生效后,150多个国家都在海洋方向跃跃欲试,带来新一轮海洋扩张运动和很多紊乱、争吵,甚至是潜在的导火索。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如何提出方案?中国在南海、东海、黄海建造了大型基地,有更大的船队,有三沙市、三沙警备区,这是国内的安排,但在全球海洋国际关系、海洋制度领域中,中国还远没有达到能够制定规则、能够让全球跟进的水平。中国不光要有航母来守卫领土领海,也要为全世界提供海洋争端如何落地的更多选项。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很少有国际机构(特别是总部),很少看到类似巴黎气候协定、奥斯陆协议等活动,与联合国组织所在的纽约更难并论。联合国70%的规则由美国及其盟友起草,中国只贡献了妇女解放、“一带一路”等有限的几项。对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国的想象力远远不够。中国应该有所作为,要有人去处理,要让全世界感到中国的创意和智慧。

王逸舟提倡“创造性介入”思想,鼓励积极有为的外交姿态。(新华社)

多维:这里可能会遇到另一个难题,在中国积极“走出去”的姿态下,刚刚开始提供国际公共产品(一带一路),很多国家对中国已经有了猜忌,随着中国介入全球性议题的深度与广度不断增加,想必会有更多的国家在私下里认定中国要“当老大”。

王逸舟:改变外部的看法需要一个过程,也需要中国方面适当的引导,最重要的是中国自身头脑要冷静。最近25年,中国开始了针对全球的战略出击、战略扩展。很多国家都谈论中国什么时候取代美国,中国是不是要做新的超级大国的问题。

作为中国人,对于国家的崛起当然是很高兴、很自豪的,随之而来的是很多学者认为我们要输出模式,输出中国发展经验,输出中国在联合国的提案。但我想说的是,中国要警惕,要小心,越是这个时候越要避免过度的虚骄之气。美国人犯的错误恰恰是在美国发展最好的时间。

上世纪90年代初期苏联解体时,美国人高兴坏了,觉得传统的对手——红色帝国没费一枪一弹就这么瓦解了。兴奋之余,美国认为自己是天下无敌手了,而且 20世纪90年代是美国经济的黄金时代,克林顿总统执政那几年是美国战后发展最快的时期,叫“克林顿盛景”,美国人赚得盆满钵满,但是美国人很快就开始犯错误了,在其顶峰期开始挥着棒子到处教训人,到布什总统时期,美国在中东地区推翻了塔利班政权,收拾了本•拉登,推翻了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并把他给绞死,推翻了利比亚卡扎菲政权,一系列的强人政权在美国大棒下一个个倒下,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整个中东地区乱象横生,美国人似乎是打一场胜一场,没有任何军队能够跟美国对抗。

但是这个过程也让美国逐渐地陷入了泥潭,美国大量地透支了军费、透支了人力、透支了美国一度拥有的黄金盛景。近年来美国开始出现了无法持续的局面,因此奥巴马政府时期就开始要从中东等地撤出,原先那些高调的口号都不喊了,美国新总统特朗普更是直截了当说,我不要什么全球化,也不到别的地方去帮人家做什么事,美国人就是把自己的事情办好。美国的战略收缩是其由盛而衰的结果。

所以说,好的外交要有长远格局,能够知进退。中国既不能坐失拓展全球利益和提升话语权的时机,也不可在无视国外关切和国人不理解的背景下强行当“带路大国”。我一直提倡“创造性介入”的思想,总体上鼓励积极有为的中国对外交往态势,特别是广泛活跃的各种斡旋活动,期待外交人即便在看似无望的困境中寻找解决难题和纠纷的亮点及突破口,坚守改革开放以来独立自主、和平发展、互利共赢、开放多元的指向,尤其是赞扬有想象力、体现中国智慧与“和合”文化精神的问题解决方案与思路,在国际关系中逐步树立有古老文明传统和东方智识的当代新兴大国的正面形象。

同时,一定要防止意气用事,避免狭隘民族主义和“愤青式”口号绑架中国外交,以理性、健康、平和、沉稳的立场,抵制国际上的强权主义和霸道做法,遏止损害中国国家利益和主权完整的外部冲击。

我们需要清楚地认识到,中国还处于爬坡的半道上,还是大而不强的状态。现在并不是可以自满的时候,也不能满足与自身作为经济大块头的地位,要提出更高的自我要求,让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从一个经济大国,真正转变成“仁智大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萧予 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