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音壁:特朗普与中国打贸易战的四大失误

+

A

-
2019-09-27 21:36:36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t Lighthizer)9月26日称他和美国财长正在与北京沟通,中国副总理刘鹤预计10月上旬到访美国。

莱特希泽还提到,如果能达成对美国人民有利的协议,美国就会这样做,如果不能,现在的情况也足够好。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9月26日则谈到了中国近日来购买美国农产品一事,认为中国可能会很快与美国达成协议。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9月25日则表示,美国可能会比“想象中更快”与中方达成贸易协议。但他在24日的联合国大会发言时表示自己不会接受“糟糕的协议”。

中美第十三轮高级别磋商将在10月举行,双方的拉锯仍在继续。(AFP)

1/6

莱特希泽主导了与中国、日本和欧盟的贸易谈判。(AFP)

2/6

特朗普政府内部对于与中国达成协议释放的信息比较混乱。(AFP)

3/6

日本在一年的时间里就与美国达成了贸易协议。(AFP)

4/6

特朗普将贸易战看成了自己拉拢选票的一张牌。(Reuters)

5/6

在贸易战问题上,特朗普有国内的舆论压力在,中国同样要顾及国内的声音。

6/6
上一张 下一张

在有关达成贸易协议一事上,美国释放的信号十分复杂:一方面,不断强调会达成协议、会有全面协议,自己不需要在2020年大选前达成协议,另一方面,特朗普9月12日称自己考虑与北京达成一项临时协议,还建议中国不要等待202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 并迅速达成贸易协议。

特朗普政府频繁谈贸易协议本身就说明了它对协议的期待。但中美贸易战爆发至今一年半多的时间,双方拉锯仍在继续,原本特朗普期待的容易赢、签署伟大的协议并没有上演,关税战反而不断升级。对于中美贸易战的前景,库德洛甚至认为中美可能要谈判10年才可能达成协议。

为何这场贸易战没有像特朗普想象中的那般速战速决?特朗普的“失败”出在哪里?西方舆论给出了四个答案。

第一,特朗普政府选择单枪匹马与中国对抗,而没有巧妙地运用自己的同盟体系,这是一大失误。

《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分析认为,特朗普在同中国的贸易战中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和盟友一起对抗中国。《纽约时报》的社论也认为,特朗普决定单枪匹马对抗中国,而不是同长期的盟友一起行动,这是不明智的。《华尔街日报》持同样的观点,如果特朗普政府联合盟友组合成统一战线,一起应对中国,达成的协议可能会更加好。

在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中国问题专家杜大伟(David Dollar)看来,要改变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需要同欧盟和日本这样的伙伴一起合作。美国可以和欧盟以及日本一道,就强迫技术转让以及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在世贸组织(WTO)联合对中国提起诉讼。美国也可以留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因美国退出,现已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之中,建立一个志同道合的经济体联盟。

在贸易战问题上,特朗普认为法国、德国、日本等都占了美国的便宜。(VCG)

除了媒体、学者不满特朗普“单挑”中国外,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中也不乏这样的声音。戴勒尼(John Delaney)提到,支持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来遏制中国。得州民主党人欧洛克(Beto O’Rourke)还指责特朗普未能与盟友一道孤立中国。拜登7月11日亦提到,要联合其它民主国家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停止补贴煤炭出口。

第二,特朗普政府不仅仅和中国打贸易战,还与盟友等开战。在《华盛顿邮报》看来,特朗普是四处挑起争端,而“多线战争是最难取胜的”。

哈佛大学教授弗曼(Jason Furman)在《华尔街日报》刊文称,特朗普的对华战略正在失败,需要彻底地改变战略。第一步就是应该和美国的盟友合作,而不是对抗。特朗普应该搁置与伙伴国的贸易战,加深与伙伴国家的关系,包括重新加入TPP,该协定不包括中国。

第三,特朗普政府过度依赖关税手段,然而关税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纽约时报》刊文称,单纯依靠关税是不对的。关税对美国消费者和农民的伤害,并不亚于对中国制造商的伤害。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眨眼了,关税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理事会的成员辛德利(Leo Hindery Jr)在CNN发文直言,特朗普的关税是一个战略失误。工人、消费者和农民正为特朗普的目光短浅付出代价,而且可能会付出更多的代价。这一切本可避免,关税应该被当做最后的手段使用,但是特朗普将一开始就使用了它,完全不顾这对美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

文章还说,在存在如此之大的贸易逆差的国家之间,根本不会有什么胜利的关税战。如果特朗普急需对中国产品征税,真正的输家将是承担这些代价的美国消费者、制造商以及农民。

美国消费者会逐步感受到贸易战带来的伤害。(VCG)

布鲁金斯学会中国问题专家何瑞恩(Ryan Hass)提到,特朗普政府需要承认特朗普喜爱的工具——单方面的关税——不足以完成任务。在他看来,中国经济已经不再依赖对美国的出口来维持经济增长。比起美国的关税,中国更加担心的是一个中国所有主要贸易伙伴联合起来反对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的联盟。

第四,特朗普错估了中国这个对手。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很多人士预测,中国的GDP超过美国只是时间的问题。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中国无论是其民族自尊心还是自信心都日益高涨。

特朗普政府在中美谈判过程中,不断对华示强、要求中国作出结构性改革、强调中国撑不住了等等都伤及中国的自尊,中国让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这会被视为软弱。布鲁金斯学会刊文称,特朗普将谈判搞成了真人秀节目,定期在白宫直播,这像是在说“我赢了,你输了”。

对于特朗普来说,他现在面临选举的压力,中美贸易战的后续影响以及持续并不利于选情,所以他才会不断强调与中国会达成贸易协议这回事。但贸易战不是说打赢就能打赢的,双方要经历长久的讨价还价,这一点,特朗普政府逐渐认识到了。

再者,美国固然享有全球霸权,随着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的迅速发展,全球化与多极化已经成为大势,美国再像以往那般使用强硬手段便让他国言听计从俨然已经不现实。特朗普发动全球贸易战,迟迟难以与中国、欧盟、印度达成贸易协议是最好的说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路禾 东坡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