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乌门冲击比通俄门更猛烈 佩洛西划定弹劾调查底线

+

A

-

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弹劾调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9月28日接受《得州论坛报》(Texas Tribune)采访时表示,民主党是否因此会在2020年丢掉众议院控制权,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特朗普是否违宪,是否违背总统宣誓誓言,破坏美国国家安全及民主选举的公正性。

对于很多民主党人来说,启动弹劾就是一种胜利。(VCG)

从佩洛西的表态及民主党幕后的评估来看,他们发起的这场政治赌博,就是要给特朗普贴上不合格、不合规甚至不合法的标签。无论弹劾调查最终结果如何,民主党都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

佩洛西这种“破釜沉舟”的姿态,似乎预示着这场弹劾调查的推进,将比之前的复杂的“通俄门”调查更果决、更明晰。或者说,会有一个较为明确的路线图,权衡弹劾案和2020年选举的关系。这一次,掌握主动权或主导权的不是美国的司法部或其下属的联邦调查局,或者由司法部任命的特别检察官,而是民主党自己的各大委员会。

有声音说,经历过2016年惨败以及特朗普执政后一系列政治损伤的民主党,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金融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说,美国民主体制下的权力制衡并非万无一失,司法和宪政手段等规程,也要和选票相互作用,相互补充,即便这种规程可能会引发选民的不满。民主党领导层似乎不再犹豫启动弹劾而给该党带来的不良后果,他们反而更关心自由派所看重的法治和原则问题。至少从表面上看是如此。

特朗普和佩洛西这两位美国高层权势人物渐行渐远。(VCG)

佩洛西启动众议院各委员会开展弹劾调查,直接原因是特朗普被指向乌克兰寻求帮助,调查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Joe Biden)及其儿子亨特(Hunter Biden)。当然,除此以外,还包括在这一“通乌门”背后白宫掩盖部分内容、美国司法部选择性的政治操作,以及大背景下美俄乌三国的外交利益博弈,都将搅动华盛顿本来就不平静的政治浑水。而相比通俄门,通乌门对特朗普的政治打击和伤害更大。

两个丑闻都和两个毗邻的国家有关,一个是俄罗斯,一个是乌克兰。两个都是民主党希望强硬应对的国家。这一系列巧合,让民主党不得不站在法律的一边,甚至不惜为此付出大选的政治代价。特朗普无论如何竞选,是否连任,他都会被贴上被弹劾总统的标签。这或许也是佩洛西及民主党人的目的之一。比如,民主党可以将2020年目标放在保住国会控制权,这样可以继续在外交内政上制衡共和党政府。

通乌门引发的弹劾调查对特朗普的伤害超过通俄门调查。(AP)

如果说通俄门调查中特朗普方面是“被动”接受俄罗斯的帮助,那么“通乌门”则由特朗普自己发起,也就是存在利用自己职权谋求个人政治利益的动机。通俄门调查的结论很复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是否弹劾,取决于党内利益的平衡,有比较大的政治回旋空间。更何况,通俄门调查结束后,佩洛西的结论就是不启动弹劾,注重通过2020年大选“审判”特朗普。

而这次弹劾调查的“通乌门”的故事线则简单明了,而且一夜之间,在党内新晋议员和极端势力的施压下,佩洛西决议启动弹劾调查。其中的首要考量就是政治。当然,民主党口头上肯定会强调法治的重要性,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也正是因为这是一场政治操弄,才导致特朗普被成功弹劾的门槛被抬高。

换句话说,要想特朗普因为被弹劾而下台,不能只证明他存在一些违规行为,而是要证实超出公众预期的一些非法勾当。比如,确实证实特朗普施压乌克兰调查拜登是一种政治交易。

1998年克林顿(Bill Clinton)被弹劾,虽然弹劾由头是阻碍司法,但实际上围绕“性丑闻”展开。而公众之前就已经对克林顿“性丑闻”的指控有所耳闻,还不至于剥夺其总统职权的地步。特朗普也一样,他竞选和执政以来一系列荒诞不经、有违常规的做法,已经无形中抬高了他被成功弹劾的“门槛”。

税务问题、阻碍司法、竞选违规、封口费,包括通俄门,都未能让其面临弹劾指控。现如今仅仅因为一通电话就对他展开弹劾调查,公众很容易习以为常地将其视为“旧闻”,或者假新闻。即便真的存在税务方面的问题,那也不至于通过弹劾让特朗普下台,而是最好等到特朗普下台后由各州和联邦检察官采取诉讼行动。

而且,通乌门简单故事背后,也有很多问题待解。比如,虽然乌克兰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均否认两国领导人在通话中存在“交换条件”,但是,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则在弹劾调查启动前一周承认,特朗普曾要求乌克兰调查拜登父子。另外,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科茨( Dan Coats)为何在特朗普和乌克兰通话后被特朗普开除?这些疑问随着调查弹劾的进展,或许会更明晰。但也会让美国进一步拖入政治内耗的深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