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还不想“交班”

+

A

-
2019-10-03 19:08:57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9月完成了新任期内的第一次内阁改组,而新闻的焦点一度停留在新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身上。

“授命接下环境大臣,我是刚刚被秘书官,误认为小泉纯一郎的小泉进次郎。”年轻的环境大臣以幽默自嘲的方式介绍了自己的最新职位,反应出他的从容和自信。这位38岁的官员在核电问题和性别议题上几次发言都带有更为进步的姿态,是当之无愧的政坛新秀和媒体宠儿,然而更重要的,当然是他的身份,即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次子。

正因如此,首次进入内阁小泉进次郎,早已被政界和舆论考虑为安倍晋三可能的接班人之一。甚至在日本经济新闻9月初进行的舆论调查中,关于谁最适合担任下一任日本首相的问题,小泉进次郎以29%高居榜首,超过了安倍晋三。

然而,这次内阁改组的主角终究不是小泉,而现在谈谁会是安倍的接班人,还言之过早。

小泉进次郎在这次日本内阁改组之中十分抢眼。(VCG)

1/4

年纪尚轻的小泉已经透露出一些政治野心。(VCG)

2/4

安倍对于内阁改组有深思熟虑的安排。(VCG)

3/4

日本内阁在9月经历大换血,外界猜测安倍接班人的声音很多。(新华社)

4/4
上一张 下一张

新星闪耀并非首相接班人

小泉进次郎身上的话题极多, 比如他是二战后日本内阁中第三年轻的大臣,比如他在进入内阁前刚刚和日本著名的混血女主播泷川雅美宣布婚事,甚至可能成为内阁之中第一个申请育休假的男性官员, 被网友称作“日本国民老公”等等。然而喧闹的花边新闻背后,掩盖不住这位政治新星的野心。

小泉刚被破格提拔,就敢于批评日本“守旧、古板”,对备受关注的核电问题他表示“我要想的是如何废弃核电,而不是如何保留它。如果一个国家让(核灾事故)发生第二次,那我们就完了。”小泉给自己塑造了改革派的形象,但是同时分享安倍的一些保守观点,不得罪党内的长辈。小泉的留学背景让他在美国也颇受欢迎,就在今年5月他在华盛顿智库发表演讲,从家乡横须贺的美军基地以及对美国棒球的喜爱说起,大谈“日美同盟”,赢得不少掌声。对北方四岛的问题,他曾强硬表态“日本一定要掌控北方四岛的主权,就算是‘做最坏打算’,日本也绝不让步。”

有消息人士向英媒路透社透露称, 小泉的眼界已经到了“首相职位”上,而他是一个“心急的年轻人”。从小泉的言论和上升路线来看,他的野心也已经体现出来。

然而,小泉进次郎或许对首相之位有心,现任首相安倍晋三在提拔他时却难说有寻找接班人之意。环境大臣的职位本就不是内阁之中分量最重的职位,何况小泉进次郎资历尚浅,即便有野心,在刚刚进入内阁之际,走向首相的路还很长。此次关于安倍接班人的讨论,更多是媒体对热点的放大,这个讨论还为时尚早。

安倍晋三在内政外交上都拥有稳定的局面。(Reuters)

内阁换血的背后

抛开新闻的热点,此次日本内阁大换血,最大的特点就是新人入阁。19个内阁成员只有17个位置没有变动,其中有13位新人入选。这是历次安倍内阁改组中新进成员最多的一次。新内阁成员中还有两位女性阁僚,一位是被任命为总务大臣的高市早苗,另一位是被任命为奥运大臣兼女性活跃担当大臣的桥本圣子。

看似是大量新鲜血液注入内阁,提高政府的活力,但是实际上未变动的职位恰恰才是内阁最重要的两个位置——79岁的麻生太郎继续担任副首相兼财务相,71岁的菅义伟担任内阁官房长官,这两个职位从2012年安倍重登首相之位后就未有变化。

而从安倍对另一个“政二代”河野太郎的安排来看,他并不希望具有强大家族背景并居于高位的内阁人员对他形成威胁。河野太郎在2017年8月开始担任外相,在国际场合风头正劲,在国内也颇受推崇,也曾被外界认为可能是安倍的接班人。而此次内阁改组安倍安排他转任防相,其用心之深可以想见。原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茂木敏充被任命为外务大臣,与此同理。可见这一波调整中,安倍也减少在他的竞争者。

另一方面,新进入内阁的成员之中,有安倍此前的官房副长官、首相助理辅佐,都和安倍关系亲密,此举有利于内阁进一步统一意志。在自民党的人事调动中,安倍把右翼鹰派稻田朋美提拔到自民党干事长代行的位置,而稻田朋美曾被称为“女版安倍”,在很多政见上和他一致。这个位置更被外界看作是自民党干事长一职的接班人,从中更可见无论是自民党高层还是内阁,安倍都极力扶植忠诚度高的官员,以进一步凝聚力量。

安倍求稳的外交路线,是在为其修宪的最终目的创造外部条件。(VCG)

如此调整下来,安倍的目标不仅不是扶植他的接班人,反而是更多地掌控内政外交的权力,阻止党内竞争者上位,打压派阀势力,让党内更加统一,向他修宪的终极目标靠近。这次内阁改组的最大获益者,绝不是任何新人,而是安倍本人。

安倍只有一个目标

作为日本首相,安倍的政治生涯最终极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修改宪法第九条,加入自卫队条款,以推进日本的国家正常化。对此安倍毫不讳言,他在内阁改组后说道,“从今天开始了新的体制,为实现我党长年来的改正宪法的夙愿,将全党一致强有力推进其进展。”

安倍不止一次表达过完成修宪的决心。实际上,安倍多年来在“亲美”和“友华”的外交方向上大幅摇摆,并非他举棋不定,而是因为这些都只是安倍为实现修宪的手段,并不是目的。只不过,已经三次连任首相的安倍,在今天仍旧面临修宪的诸多阻碍。今年7月日本的参议院选举之中,支持修宪的势力未能保住席位的三分之二,自民党执政联盟伙伴公明党对此仍旧态度谨慎,另外民意显示修宪仍然存在争议。还有2年首相任期的安倍,恐怕也有“时不我与”的感慨。

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内阁改组被很多人看作是为安倍的第四次连任铺路。一个信号是首提安倍继续连任的二阶俊博得以继续连任自民党干事长。毕竟,安倍所在的细田派本来就是自民党内第一大派阀,麻生派、二阶派等实力派仍然积极支持,安倍巩固这样的局势,连任首相也并非天方夜谭。日本宪法只规定首相如何选出和就职,并未规定任期限制,其限制只来自各党派对党魁的任期年限。2017年,安倍就曾经成功修改自民党章程,延长总裁任期,以他现在的政局,再度改变章程仍是可能的。

当然,安倍的政局稳定并不意味着他肯定能够继续连任。不过,他接下来的施政目标,仍然会以修宪、推动国家正常化为终极使命,这也是日本新右翼的抱负。从这个维度看,安倍透过内阁改组巩固保持他的政局,有着与此相关的盘算。

近年来,日本经济基本稳定,高储蓄率意味着日本比欧美经济更有韧性,而失业率达到26年来的新低。安倍稳定国内经济的同时,在内阁培育势力,并且在国际社会上频频发声,调整和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迅速加强和欧盟、印度、俄罗斯之间的联系,争取到更多的国际空间。这一系列动作在今天看来,有着同样的脉络。这次改组内阁,究竟是要培养接班人还是要为修宪铺路,或许并不重要,安倍如何一步步完成日本右翼的历史宏愿值得继续观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洁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