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谈判波折不断 努钦何以成特朗普左膀右臂

+

A

-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计划于中国国庆节后访问华盛顿,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会晤。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近三年来,内阁及幕僚人事变化不断,几乎刷新了前任们的记录。但是,有一人的地位几乎没有被动摇,那就是努钦。今年联合国会议和多个国际外交场合,努钦都是少有的一直形影不离的特朗普幕僚。而和他同一时期进入白宫的“同事们”,大多要么被特朗普开除,要么被迫离职。有的至少也是发生职位变动,有的也是重新回到竞选团队,为特朗普效力。

努钦是特朗普政府中地位相对稳固的一位内阁要员。(Getty)

早在特朗普执政一周年时,特朗普人事更换频率就已经打破了百年记录。截止今年9月,特朗普已经更换了三位幕僚长、三位国安顾问、三位国土安全部部长。三年来,特朗普政府已经有66名幕僚离职。其中,被开除或被迫辞职的幕僚共有21位。

努钦担任财长以来,几乎没有什么大的争议,反而在对华贸易战中游刃有余地平衡着与特朗普的关系,并且能够协同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等强硬派之间的关系。到目前而言,他最大的任务就是协同莱特希泽,负责好同其他国家的贸易谈判。中美贸易谈判则是重中之重。

努钦也是特朗普政府内部少有的明确表示不会辞职的幕僚。他之所以能够在特朗普政府坚持到现在,和以下三个方面因素有关。

首先是忠诚度。

特朗普非常看重幕僚的忠诚度。努钦自特朗普竞选时就加入了特朗普团队,担任财务主席,被提名后借助共和党在参议院的绝对优势,成功任职。加上努钦同华尔街的联系,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基本上能够和努钦找到共同话语。特朗普竞选的时候和他上台之初,就认定商人能够更好地运作政府,雇佣最优秀的人。而优秀的人就包括努钦这样的华尔街之人。

在和莱特希泽的职务分工中,努钦也在经济外交层面把握着平衡。(Reuters)

其次,美国财长一般不会身陷政治斗争。

这就如同访长很少牵涉政治站位和政治斗争一样,近几十年来财长辞职大多和政治斗争没有直接关系。财长是美国总统内阁成员,也是国安会成员,在总统继位顺序中排名第五。从2003年开始,美国财政部长的部分设计国安和防卫的职权被转移到了新成立的国土安全部,比如美国海关和特勤处等执法机构,开始纯粹负责财政和金融事务。

在过去20多年,在被迫辞职的财长中,有的是因为自身争议辞职,有的是因为和总统不合而辞职。比如,小布什(George W. Bush)时期的第一位财长奥尼尔(Paul Henry O'Neill),就是因为在减税问题上和小布什分歧严重而被迫辞职。奥尼尔当时也因为宣称小布什过早希望入侵伊拉克而遭到批评。

接替奥尼尔的史诺(John William Snow)后来也是因为个人债券利益冲突而被迫辞职。在2006年中期选举惨败的几个月前,小布什让保尔森(Hank Paulson)接替身陷困境的斯诺出任财政部长。保尔森后来成为小布什政府最关键的内阁成员。

和莱特希泽相比,努钦整体对华立场较为务实和温和。(Reuters)

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的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算是一位强势的财长,但也曾在美国国际集团AIG巨额分红事件中面临辞职压力,最后在奥巴马的力挺下坚持了下来。尤其在对人民币汇率操纵问题上,盖特纳政治立场强硬。

努钦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争议,也没有任何辞职传闻,特朗普也没有对他公开表现出不满。在2018年中期选举之后的人事变动,以及之前几个关键的人事洗牌的节点,努钦都不在其列。即便有辞职的呼声,也是希望努钦不要为特朗普效力。比如,2017年特朗普上任之初,努钦的300位耶鲁校友写了一封联名公开信,要求他辞职以抗议特朗普“种族仇恨“的言论。

最后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则是他懂得权变,不牵涉政治,自然会明哲保身。

努钦曾在特朗普执政初期同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Jared Kushner)夫妇形成政治同盟,一同应对白宫内部的激进势力,在对华关系中也扮演着积极温和的角色。即便是中美贸易战中,努钦也曾多次反对加税,尤其反对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他的反对都没有让特朗普感到厌倦。努钦最终都能站在和特朗普一条战线。

在中美贸易战谈判中,努钦立场由温和转向强硬,再由强硬转向务实,都是和特朗普本人诉求变化息息相关。即使从阿根廷习特会后,特朗普将经贸权力偏向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努钦似乎也没有什么怨言,反而能够协同彼此立场,一同和中国的谈判带头人刘鹤打交道。今后努钦权力地位如何变化,也要看贸易谈判的结果。他和莱特希泽形成的贸易谈判“双人组”基本上会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是当前努钦最佳的政治处境。

当然,特朗普频繁更换人事,也导致他填补空缺方面显得比较吃力。现在,排名前六位的内阁大员,除了副总统外,其他职位都有变动,即便是蓬佩奥(Mike Pompeo)也是由中情局局长调任国务卿。如果财长地位发生变化,必然会引发特朗普贸易谈判团队的一次洗牌,谈判必然会推到重来。这也是面临连任竞选的特朗普继续倚重莱特希泽和努钦等人的原因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