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出卖盟友 美国国会能做什么

+

A

-
2019-10-09 05:35:02

10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Erdogan)通电话后,宣布容许土耳其“派兵前往”叙利亚北部,形同放弃库尔德盟友,为土国进驻叙利亚库区“开绿灯”。包括共和党人在内国会参众议员,及一众共和党建制派人士皆出声反对。不过在国会早将焦点转至特朗普“通乌门”的当下,似乎难有余力阻止特朗普“出卖盟友”。

消息一出,跨党派国会领袖便群起反对。参议员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发表声明称,美军突然撤退只会令俄罗斯、伊朗及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得意,又强调参议院1月份通过的对“伊斯兰国”(ISIS)持续关注修正案仍有效;民主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亦发表声明,认为特朗普向美国盟友发出信号:美国不是值得信赖伙伴。

国会压力今非昔比

而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则表示他已提出计划,要求特朗普撤回决定。除了国会议员外,美国前驻联合国代表黑莉(Nikki Haley)亦谴责特朗普抛弃库尔德盟友是错误决定。

埃尔多安视叙利亚境内库尔德武装为“库尔德工人党”的分支,誓要赶尽杀绝。(Getty)

面对群起反对,特朗普似乎只想靠“出口术”解决问题,他在Twitter上“警告”称,若土耳其做任何超越自己智慧能容忍的事,美国便会“完全摧毁”土耳其经济;但他同时指出,土耳其和欧洲盟友必须肩负起监视ISIS的任务,为撤军决定辩护。事实上,特朗普的表态一来未为埃尔多安画下“红线”,二亦无回应各方最关注的撤军问题。而根据国务院官员说法,部署在土耳其边境地区的数十位美军士兵已完成撤离,库尔德人“被抛弃”可谓板上钉钉。

类似事件去年底已上演过一次。去年12月19日,特朗普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后,随即惹来国会反弹。格雷厄姆当时表示特朗普“犯了一个巨大的奥巴马式的错误”,同属共和党的外交委员会出席科克(Bob Corker)更批评“很难想象哪位总统只做一点沟通和准备,一觉醒来便做出这种决定”。但到12月31日,特朗普便妥协“决定放慢撤回2,000美军的速度”,即使时任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已签署撤军命令,最终仍是不了了之。

不过,特朗普当时妥协并非听从党友建议,更多是囿于不利的国会情势。那时,共和党刚失去众议院多数,而佩洛西领导的众议院正磨刀霍霍准备砍向特朗普的建墙预算,共和党内也有人对挪用军费建墙颇有非议。这时自然没必要得罪党内保守派,更不该违逆一贯反对从叙利亚撤离的军方。

格雷厄姆是特朗普坚定支持者,但今次也难令总统回头。(AP)

美国政治已入“内政模式”

今非昔比,国会的主议程如今已转移到对特朗普的弹劾案上。到目前为止,民主共和两党议员立场分野清晰,毫无妥协余地,自然无需特朗普“释出利益”。另一方面,随着大选临近,各选区议员初选也提上日程。特朗普深知其在共和党选民心中已“定于一尊”,大部分议员为求选民支持有求于他;至于民主党议员则也忙于选举和弹劾工程,无暇在“大是大非”的外交议题上出力。

事实上,外交议题在美国选民心目中一直处于相当边缘位置。盖洛普公司今年9月关于“最关注议题”民调显示:经济及移民问题分别以15%及16%成为选民聚焦大宗;随后是各占5%-6%的种族、环保、枪支管控及医疗议题,最关心外交政策的选民占不到1%。而在早前民主党总统初选辩论中,各候选人鲜少单独提及外交议题,只在涉及贸易、国内经济时顺带提及,亦反映美国选民喜好。

特朗普上任后一直希望减少海外军事投入,将责任转嫁给其他盟国;自叙利亚和阿富汗撤军也是他上次总统大选前的承诺。相比起对选民来说虚幻的“国际责任”,一句“帮纳税人省下军费”或是“同奥巴马(Barack Obama)那个骗子不同,我说到做到”显然能掀起更大波澜。加之2018年前游走于国安体系,以马蒂斯为代表的将军帮已不复存在,主张强硬政策的博尔顿(John Bolton)亦被扫地出门,特朗普贯彻自身意志也容易许多。

只不过,靠美国保护在中东艰难求生的库尔德人,似乎就没那么幸运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卓朋序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