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提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新加坡的焦虑从何而来

+

A

-
2019-10-23 07:25:08

参加北京香山论坛的新加坡防长黄永宏10月22日发言时表示:“新加坡要与中国和美国同时保持牢固的友谊。但我们同时深刻意识到,随着中美越来越疏远,所有国家越来越难保持中立的原则立场。”

这不是黄永宏首次表示对“选边站”的担忧。5月21日,他在《华尔街日报》年度首席执行官理事会会议上表示,尽管在技术、安全联盟和商业伙伴关系等领域,保持中立似乎越来越困难,但任何国家都不应该选边站。“如果我们被迫做出选择,各方都会输。”

早在2018年11月15日的东盟峰会闭幕式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直言,东盟国家有朝一日困难不得不在中美间做出选择。

李显龙在今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谈及对中美的看法。(AFP)

1/4

10月11日,特朗普(右)会见中国副总理刘鹤时,宣布美中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AP)

2/4

李显龙极力维护与美国政府的关系,但秉持“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是否买账还不得而知。(Reuters)

3/4

在过去一两年的时间里,李显龙调整了对华姿态。(新华社)

4/4
上一张 下一张

进入2019年以后,李显龙在多个场合谈及“选边站”的问题:5月31日,他在香格里拉对话会发言时表示,效果不希望在美中两国关系趋于紧张之际被迫选边站,希望两个大国不要向小国施加压力。在8月18日的新加坡国庆群众大会演说中,他提到,如果美中关系恶化,新加坡的经济将会受到影响,但新加坡必须在这两个最大的贸易伙伴之间的冲突中保持独立。9月,李显龙访美,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如果被迫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那亚洲国家将会非常不高兴。

随着中美结构性矛盾愈发突出,尤其是自2018年以来爆发的中美贸易战,有不少国家表达了对在中美之间该作何选择的纠结,但像新加坡这般频频表态担忧选边站的国家还是少数。这让人不得不发问:新加坡为何如此焦虑?

一来新加坡已经感受到了中美博弈尤其是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影响。新加坡是一个严重依赖国际贸易的国家。国际贸易一感冒,它就打喷嚏。

特朗普(Donald Trump)2018年发起全球贸易战,新加坡受到的影响开始显现出来。2017年和2018年,新加坡的GDP增速分别为3.5%和3.2%。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新加坡GDP同比增长仅为1.3%,二季度同比增速更是掉到了0.1%,到了2019年年中,新加坡将年度经济增长预期从1.5%-3.5%下调至1.5%-2.5%。

“大象打架,小国遭殃”,中美贸易战尚未结束,在未来一段时间里,新加坡还要承受两个大国所造成的震荡,它的焦虑只会有增无减。

而中美在博弈的过程中,也在“合纵连横”,比如中国希望与日本、欧盟和东盟等共同维护自由贸易体系,美国则要求盟友等抵制中国电信企业华为,甚至以情报共享作为威胁。对于新加坡这样的国家来说,它面对的是来自中美两国的施压。

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东盟各国都已经感受到了贸易战的影响,它们或许能短期获利,但长期来看,它们要面对全球经济衰退的局面。(新华社)

新加坡选择任何一方都注定要得罪任何一方,美国能给新加坡提供安全保障,中国则是新加坡的最大贸易伙伴,完全倒向任何一方都是危险的。

在这一点上,新加坡已经有过教训。在过去几年里,时任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南海问题白热化,新加坡倒向美国的姿态很明显,欢迎“美国重返亚洲”、支持菲律宾提起的南海仲裁案等,这些都一度引发北京的不满,之后,出现了新加坡装甲车在香港被扣一事。

随着中美博弈愈发激烈,双方的“战”正在从贸易层面延伸到科技乃至金融领域,到底该作何选择是新加坡必须要回答的问题。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新加坡显然还没有把握,焦虑与不安在所难免。

二来这也可以看成是新加坡的一种策略。新加坡曾扮演过中西方交流的桥梁,更是在中国改革开放中提供了经验。现在,全球重心正在从西方转向东方,亚洲各国的力量得以凸显,曾是“亚洲四小龙”之一的新加坡更希望展现自己对全球格局的判断。

国际政治不仅是大国博弈的舞台,小国同样也有自己的发言权。游走于大国之间的新加坡认为自己可以有效处理大国关系,不断强调自己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是凸显自己在中美面前分量的举措。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纪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