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战一再释放的利好信号

+

A

-
2019-10-28 07:51:38

10月25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牵头人刘鹤与美国白宫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以及财政部长努钦(Steve Mnuchin)通话,双方同意妥善解决各自核心关切,确认部分文本的技术性磋商基本完成。

中美贸易谈判几经起伏,两国都表示有意愿达成一份阶段性的贸易协议之后,外界对预测贸易战的走向仍然非常谨慎。毕竟,虽然中美在诸多层面上形成了共识,但是许多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譬如,中国承诺加大对美国农产品的采购,但是400至500亿美元的农产品采购将如何落实?美国暂停了原定在10月15日实施的关税加征计划,针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关税因此没有被提高,但是在12月15日针对1,6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是否也会被推迟?此后美国对知识产权以及技术转让问题又会怎样施压?贸易战之外美国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制裁将怎样发展?还有太多未知数。

10月11日,刘鹤在白宫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了会晤。(VCG)

1/8

特朗普会晤刘鹤,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也在席间。(Reuters)

2/8

刘鹤向特朗普转交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信件。(Reuters)

3/8

特朗普在10月11日的会晤中当场读了习近平的信件。(AP)

4/8

特朗普在和刘鹤的会晤之中对谈判的结果表示满意。(VCG)

5/8

刘鹤已经多次前往华盛顿进行贸易谈判,而此次中美协议取得了一定突破。(VCG)

6/8

美国财长努钦(左)在和刘鹤会谈后表示,可能取消中国汇率操纵国的标签。(AP)

7/8

努钦在10月14日表示,接下来美方可能和刘鹤进行通话沟通。(VCG)

8/8
上一张 下一张

不过,两国达成共识的两周以来,中美分别都释放了不少善意。在这背后,中美关系究竟是峰回路转,还是暗潮汹涌呢?

中美相互释放善意

10月22日,美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公告称,将从10月31日开始对中国价值3,000亿美元加征关税清单产品启动排除程序。有关方面可以通过提供产品可替代性、是否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等信息申请关税豁免。如果排除申请得到批准,自2019年9月1日起已经加征的关税可以追溯返还。

同时,有消息人士称,中国政府在22日向国内和国际主要大豆商下发关税豁免配额,总计最高1,000万吨美国大豆可能被免征高额关税。美国农业部24日表示,美国出口商报告向中国出售了26.4万吨大豆。可见中美在农业方面的合作初现进展,在关税豁免上也持开放态度。

排除舆论之中的杂音,官员近期不断表达对两国谈判的乐观预期。刘鹤在2018年5月美国撕毁“不打贸易战”的共识之后,极少在公开场合谈论中美谈判的相关情况。在这一轮中美谈判之后,刘鹤在10月19日出席世界VR产业大会,明确表示中美在谈判中取得实质性进展,为签署阶段性协议奠定了重要基础。10月22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北京香山论坛上表示中美谈判取得了进展,并称“中美之间没有解决不了的分歧”。

大豆一直是中美贸易战中的焦点之一,中国近期在采购大豆方面态度积极。(Reuters)

另一边,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1日的内阁会议上对中美谈判释放乐观态度。虽然抨击了中国经济,但是特朗普表示谈判进展非常好,甚至说第二、三阶段的协议比这次更易解决。莱特希泽虽仍然对协议达成持谨慎态度,但是附和了特朗普在11月APEC峰会上达成阶段协议的目标。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也表示12月对中国加征关税的计划可能取消。此前,努钦称如果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则可考虑取消对中国“汇率操纵国”的标签。

贸易领域之外,美国官方在阐述对华政策上的语调明显缓和。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24日于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发表对华政策演讲,称美国“绝不”会和中国“脱钩”,强调美国乐见中国有更美好的未来,华府只是要求中美“公平竞争”。这场被数次延迟、外界预期会十分强硬的演讲,和去年彭斯对中国政府的全面抨击相比,口吻软化很多。

此前,北京香山论坛期间,美国助理防长帮办施灿德(Chad Sbragia)表示,美国并未寻求与中国“脱钩”,也未要求任何国家选边站队。此前中国外交部曾称,中美彼此“脱钩”和“关门”,既不理智,也不现实,和中国“脱钩”就与机遇脱钩,与未来脱钩。

从中美对脱钩论的一致拒绝来看,双方都意识到了中美关系恶化的破坏性,中美之间的冲突不能无限制的蔓延和升级,这对谁都没有好处。中美贸易战的负面影响已经显现,白宫即使要展现强硬,也需要控制和掌握和中国对抗的节奏。

彭斯在对华政策上口吻改变,也是对中美关系较为积极的信号。(AP)

贸易战并没接近结束

特朗普对中美贸易阶段性协议的乐观态度有所指向,但是“中美贸易战接近结束”的说法则有些夸张。实际上,根据双方已经透露出的共识,可知这次中美即使达成协议,此后谈判仍将面对中美之间最为棘手的问题,例如中国的产业补贴政策以及技术转让上的分歧。特朗普朝令夕改的习惯更让中国清楚,局势的暂时缓和不代表贸易战就要结束。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10月21日对记者表示,什么时间签署协议不重要,达成“正确的交易”更重要,并称中美协议不必在11月完成。莱特希泽也表示第一阶段协议的磋商上仍存在需要处理的问题。中美协议达成与否不到最后的签署时刻,谁也不能确定。

日前,世贸组织(WTO)争端解决机构发表声明称,中国正式发出了对美国实施价值24亿美元的报复性制裁请求,该组织将于10月28日对此事进行处理。中美在WTO框架内的争端是否会在下一阶段让贸易谈判复杂化,也有待观察。另外,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10月21日接受法新社专访,强调“中美经贸磋商中,中国不会利用第三方,也不会影响第三方,更不会以第三方包括以中欧关系作为代价”,可见中美在达成协议的同时,都不得不考虑对包括欧盟、日本等其他贸易伙伴的影响。

贸易战牵扯两国政治外交上的多重考量,不止如此,中美之间的冲突早已蔓延到其他领域,并且有升级之势。10月初,美国商务部将28家机构加入实体清单,其中包括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公安局和其下属19个机构,还波及包括海康威视在内的8家中国科技公司。一方面这是针对中国企业华为的出口禁令之后,又一次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打压;另一方面,这也体现了美国以人权问题制裁中国的手段趋向强硬,而当前香港、台湾、西藏问题都可能成为美国的下一个工具。《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国会的表决就是这样的威胁之一。

香港乱局仍没平息,这也可能成为中美关系的又一隐患。(Getty)

经过近2年的贸易谈判,外界对中美关系的预期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两国商界为规避政治上的不确定性而减少利益往来,则对中美关系是更大的伤害。10月18日在中国乌镇开幕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因为美国硅谷巨头的集体缺席而被指“冷清”。虽然美国企业对中国仍有不小的投资热度,但是随着美国政府将中美之间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冲突放大,越来越多的商界人士开始对和中国保持亲密关系有所顾忌。从彭斯对华政策的演讲之中,抨击NBA以及Nike等美国企业在面对中国时“把良心落在了门口”的态度来看,这种趋势恐怕还将继续。中美冲突给两国关系造成的无形打击,甚至需要更长的修复时间。

白宫对华政策进退两难

中美达成阶段性协议的意愿是真,但是这背后两国之间难以短期内解决的结构性矛盾也是真实的,中美关系的发展正是处在一种矛盾之中。中国在贸易战的爆发之中,角色是被动的,立场也是一如既往的——即中国并不愿意打贸易战,但是也“不怕打,必要时候不得不打”。但是美国则不同。实际上,特朗普在发起贸易战之后,也一直面临两难的选择。

以今次谈判为例,特朗普放弃了“完美的全面协议”,决定接受阶段性共识,这一方面能够安抚美国农民,一定程度地恢复美国商界对中美贸易的信心,也实现自己关于对华政策的承诺,但另一方面在协议上的退让必然成为反对者抨击特朗普的软肋。对于现在的共识,华府有人欢喜有人愤怒,民主党参议院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就明确表示反对达成过度协议。只不过现在,特朗普需要在诸多内政挑战当中得到一个外交政绩,以转移选民的视线。

那么究竟如何看待美国近来对中美关系频频发出的信号呢?至少目前看来,美国已经不再像去年一般用咄咄逼人的态度对待北京。而贸易战的两年以来,挫折接连不断,白宫的威胁层出不穷,但是最终都回归到了谈判桌上。这从根本上来说,不仅是因为中美贸易关系对美国的重要性,也是因为美国的国会、政府、舆论以及利益集团各有矛盾,即便整体对华强硬,也难以真正形成统一的计划,而另一边的中国则完全不同。

“边打边谈”已经成为了中美贸易战的特征,而“斗而不破”也将是中美关系在一段时间之内的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郑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