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打中国牌:政客扎克伯格的一根救命草

+

A

-

美国商界精英、脸书(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近来言行举止,越来越像一名政客。但这其实也是一种伪装。

三年前,他还被热议可能竞选总统,过去两年则因美国“通俄门”丑闻陷入争议且被国会持续传唤和调查,脸书市值蒸发百亿美元。今年,扎克伯格推出加密货币项目天秤币(Libra)不久便遭到国内的质疑。10月23日,扎克伯格再次前往国会接受质询,被两党议员“围攻”了近6个小时。期间,备受煎熬的扎克伯格甚至亲自提出,“议员们,我们是否可以中场休息一下”。

在两党国会议员围绕国家安全和利益及国民隐私保护等问题发问时,扎克伯格这位商业精英,也学习起了美国政客的一套说辞,维护脸书的商业利益。为了替Libra项目辩护,扎克伯格提到了中国推进研发数字货币的例子,称如果美国不迅速采取行动,美国领导者的地位就会不保。有人分析认为,扎克伯格这种态度无异于说:脸书要么继续推进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要么就接受将来让中国来接管网络的趋势。很明显,扎克伯格是将公司利益同国家安全混为一谈。

以中国为反例进行辩护

但是,扎克伯格也只能这样做。因为在当前中美及国际舆论氛围中,打中国牌对他而言似乎在国内更有说服力。这在政治上算是一种救场稻草。

2014年12月8日,扎克伯格在脸书上晒出了自己的办公桌照片。(Facebook@Mark Zuckerberg)

1/11

2015年9月23日,第八届中美互联网论坛在微软总部举行,扎克伯格(前排左一)等与会高管鼓掌欢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到访。(AFP)

2/11

2016年3月18日,扎克伯格晒出了自己在天安门前跑步的照片。(Facebook@Mark Zuckerberg)

3/11

2016年3月21日,扎克伯格在脸书上分享了北京之行游览长城时的照片。(Facebook@Mark Zuckerberg)

4/11

2016年3月21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博鳌论坛。扎克伯格列席会议。(AFP)

5/11

2016年3月19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在北京会见扎克伯格。(新华社)

6/11

2015年9月25日,扎克伯格偕妻子出席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的国宴。(VCG)

7/11

2016年3月19日,扎克伯格(左)和马云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经济峰会上。(新华社)

8/11

2016年3月21日,扎克伯格在脸书上分享了北京之行游览天坛时的照片。(Facebook@Mark Zuckerberg)

9/11

2018年4月10日,美国华盛顿,扎克伯格出席美国参议院商业、科学和运输委员会及司法委员会联席听证会,为脸书“泄密门”作证。(VCG)

10/11

2018年4月10日,美国华盛顿,100个扎克伯格真人大小的纸板被立在美国国会大厦前的草坪上,以抗议脸书上亿虚假账号仍在散布虚假信息的做法。(VCG)

11/11
上一张 下一张

为了应对当前的挑战,扎克伯格近来通过游说、演讲、出席国会听证会、接受媒体采访增加了自己的曝光度。10月15日,他在乔治敦大学加斯顿大厅(Gaston Hall)进行的35分钟演讲中,反击了“社交网络需要成为言论仲裁者”的观点。他说,脸书的成立是为了帮助人们发出声音,让他们走到一起,而那些抨击该公司这种做法的批评者正在树立危险的榜样。为了说明这一点,他特意提到了中国的网络言论审查。

打中国牌已经是扎克伯格应对国内挑战的一种策略。而他的辩词及姿态,也让他越来越像一位政客,或者说,他完全诉诸了政客的手法,为自己辩解。要想佯装政客,或者采取政客式的立场,自然就要讲一些政治正确的话,态度自然是虚伪的。现在,对于扎克伯格的政客式说辞,美国国内民众多了几分批评,尤其是保守派选民,将扎克伯格视为自由派当中的骗子。

对于脸书及扎克伯格一系列遭遇,2016年大选算是一个转折点。

脸书上的虚假新闻、暴力和仇恨言论,尤其是虚假账号,都被指对美国民主选举带来了负面影响。特朗普及其共和党政府和国会都支持对脸书加大力度审查。为了应对政府的监管和调查,脸书2018年加大了对美国政府部门的游说,游说金额再次打破历史纪录,高达1,262万美元。与此同时,欧洲也出台了相关限制脸书业务的法令。最重要的是,扎克伯格努力了四年,始终未能敲开中国这一亚洲最大的市场大门。

左右两派均难讨好

随着2020年大选的临近,华盛顿很多人都在追问扎克伯格,脸书究竟会采取何种措施保证2020年大选不受干扰。

2019年10月23日,扎克伯格出席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就脸书的天秤币项目召开的听证会。(AP)

美国政界之所以如此关心脸书和扎克伯格言行,主要在于脸书当前的“新闻效力”。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9月16日公布的民调,在美国成年人获取新闻的所有渠道或平台中,脸书位居第一。在美国成年人当中,虽然Youtube的使用率为74%,高于脸书的71%,但通过Youtube看新闻的成年人只占28%,而通过脸书看新闻的人则高达52%。另外,23%的美国成年人使用Twitter,17%的人通过它看新闻。

一方面,脸书对政治舆论的管控以及对政治广告泛滥的无动于衷,导致它同传统媒体的裂痕越拉越大,自然也会导致左右两派政客的挞伐。脸书被质疑歧视保守政客,甚至通过无差别的政治广告盈利。特朗普及其共和党政府也指责脸书偏袒左派,甚至自身左派化。极端左派则认为,脸书已经成为假新闻的谋利机器,倡导予以拆解。

另一方面,扎克伯格现在时常搬出美国宪法对言论自由的保护,为脸书所坚持的“底线”辩护。这种辩词本身就是一种伪装,因为脸书言论被监管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这一点从它删除很多争议账号就可以看出。这也说明扎克伯格团队对于内外监管压力及争议是毫无准备的。

总统梦或许就此破灭

扎克伯格两年前曾将奥巴马(Barack Obama)和小布什(George W. Bush)时期的竞选经理招致麾下。很多人认为他有可能以民主党人的身份竞选总统。但是,随着民主党内部左翼极端势力的崛起,扎克伯格以科技巨头精英身份竞选,自然不合时宜。

虽然美国人不拒绝企业高管或商业精英竞选公职,也不拒绝让毫无从政经验的商人担任总统,但扎克伯格竞选总统,脸书的弊端自然会被放大。

脸书庞大的数据储存和隐私保护体系始终备受诟病,加上政治上对不同言论的管控,已经开始侵蚀美国民主权利。如果扎克伯格再竞选公职,难免让美国选民和政客担心脸书“权力”的扩张。扎克伯格诉诸美国宪法、美国自由价值观为自己辩护,但他却忽略了科技力量带给美国民主体制的冲击,以及当下反全球化及民粹主义潮流下脸书面临的艰难发展困境。

现在,扎克伯格当前的言行算是一种危机公关,也是一种辩护,更是一种在内外政治风暴中的一次“重新调整”。他放弃生意人的姿态,采取政客的手法,从民主自由层面批评中国。但他这么做虽然可以在口头上迎合国内政客对中国的抱怨和不满,但却无法缓冲来自政府的强力监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