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特朗普将首次投票 谁是这场风波的牺牲品

+

A

-
2019-10-30 04:02:46

随着美国众议院弹劾调查的深入,美国两党之间的政治斗争更加白热化,参众两院的议员围绕是否应该进行弹劾调查、调查如何展开的问题而持续撕扯。

10月28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又仍弹劾“炸弹”,宣布众议院将在10月31日表决一项协议,该决议将详细介绍弹劾调查进入公开阶段时的下一步行动,这将是美国国会第一次对弹劾调查进行正式投票。

这项投票并不是针对是否应该弹劾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投票,而是要对弹劾调查“消除任何疑问”,对白宫是否可以扣留文件、无视传票或阻止证人作证等具体问题作出表决。此前,几名政府官员未能向参与众议院调查委员会的作证。佩洛西称该决议也将“确保透明度,并提供一条明确的前进道路”。

弹劾调查引起了特朗普支持者的不满,图为支持者在国会山外举行抗议。(Reuters)

1/7

特朗普的反对者们则认为必须进行弹劾调查。(Reuters)

2/7

在共和党议员之中,对特朗普最为维护的是格雷厄姆。(Reuters)

3/7

美国驻乌克兰代理大使泰勒在国会听证,证词对特朗普不利。(Reuters)

4/7

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近期也在国会作证,引起很大反响。(Reuters)

5/7

白宫安全委员会主任同样在国会的要求下听证,对特朗普的行为承认了担忧。(Reuters)

6/7

民主党即将对弹劾调查程序的决议投票。(Reuters)

7/7
上一张 下一张

佩洛西的将计就计

此次佩洛西决定对弹劾程序举行投票,是对共和党反对声音的一次“将计就计”。一周前,急于维护特朗普的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和同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的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公布了一项决议,批评民主党在弹劾调查上的操作,敦促众议院以举行投票的方式启动调查,并且允许特朗普和共和党人传唤证人和文件。

佩洛西刚开始表示无意举行投票,然而这一周之内,调查中出现了诸多对特朗普不利的消息。

包括美国对乌克兰的高级外交官泰勒(Bill Taylor)以及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Gordon Sondland)在内的多名外交官似乎已经对调查委员会表示,白宫暂缓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与要求调查其竞选对手拜登(Joe Biden)存在“交换”关系。

10月28日,又有消息曝出白宫的乌克兰关系专家文德曼(Alexander Vindman)将对国会表示,他认为特朗普要求乌克兰调查拜登以及拜登之子的行为,可能破坏美国的国家安全,而他因此两度报告上级他的忧虑。

另外,刚刚被特朗普解雇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也被要求作证。

特朗普需要专注于2020年的大选,不过弹劾调查仍可能对他产生伤害。(Reuters)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佩洛西决定“听从”共和党的劝告,对弹劾调查进行投票。这使得共和党人除了批评“投票来的太晚”、“这是象征性投票”之外,并无其他可说,甚至不得不去肯定佩洛西的做法。

按照统计,当前支持对特朗普进行弹劾调查的众议院人数为228,早已超过半数,佩洛西举行投票显然是感到胜券在握。对共和党来说,抓住民主党的法律程序问题,本就是因为在特朗普“通乌门”丑闻本身很难找到辩解的论点。这样一来,共和党人更加不知如何保护特朗普。

对弹劾最恐惧的不是特朗普

特朗普在各个场合和平台对民主党全面的攻击从未停止。称弹劾调查是“骗局”、“政治迫害”、“篡权夺政”这些词汇已不稀奇,特朗普此前甚至用“私刑”(Lynching)一词形容民主党给他的待遇,而这一词汇在美国通常是形容20世纪白人对非裔美国人的非法绞刑。

然而,被弹劾程序逼到悬崖更是夹在白宫和民主党之间的共和党。

通过民主党的弹劾使特朗普下台,可能性极低,毕竟控制国会参议院的共和党很难去判定总统“有罪”。但是这个过程对共和党议员来说则意味着巨大的潜在伤害。

佩洛西(左)的计划最终可能对共和党最为不利。图为佩洛西和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交谈。(Reuters)

2020年是美国大选年,面临竞选的不止特朗普,也有两院的议员们。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如果在明年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那么下一步参议院将决定如何处置这一程序。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此前明确表示,参议院开启审判将不可避免。

根据参议院的规定,在审判期间,如果最高法院的陪审团作出对特朗普不利的干预,而参议院仍然判定其无罪,那么这将严重影响参加选举的议员形象,当然会成为民主党攻击共和党的论点。

若接下来“公开透明”的公共听证会之中,证据持续对特朗普不利,那么共和党人则更加难堪。一方面,按照特朗普的性格,他不会对党内批评他的任何声音留一点情面,共和党议员一旦被特朗普“抛弃”则政治生涯可危。另一方面,不顾调查结果一味维护特朗普,也可能变成“没有道德操守”的代表。

摇摆州的温和派议员尤其面临抉择,如科罗拉多州的加德纳(Cory Gardner))、缅因州的柯林斯(Susan Collin)、北卡罗来纳州蒂利斯(Thom Tillis)等至少8名共和党参议员都在这种尴尬的处境之中。

弹劾风波的牺牲品

这场弹劾调查走向何方,外界还难以预知。不过站在对立面的佩洛西和特朗普,则可能共同将共和党推向深渊。

佩洛西的弹劾目标虽然是削弱特朗普,但是如果这能造成2020年共和党在大选中的失败,也算是很大的成功。无论弹劾结果如何,民主党必然将对地位脆弱的共和党议员发起攻击。

特朗普则从来都不是一个传统的共和党人,在他眼里,自己的选举胜过一切,他可以为讨好选民作出任何承诺,为了胜选他可以和共和党合作,但也可以彻底抛弃共和党,甚至在第二任期和民主党共同制定政策。

共和党在经历特朗普上任之后的多重施压之后,又来到了一个危险的境地,这场风波或许会让共和党的失败成为佩洛西的战利品,特朗普的牺牲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郑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