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峰会被迫取消后习特会签署协议的三种可能性

+

A

-

智利政府10月30日宣布因国内治安原因放弃主办原定于今年11月16日至17日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这就意味着中美元首无法借此次国际峰会举行会晤并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除了今年的APEC峰会,短期内尚无其他由两国元首出席的大型国际峰会。所以,就第一阶段协议的签署,中美只能另择时机和地点。

当然,智利APEC峰会被迫取消,并不影响中美第一阶段贸易文本的敲定。中美两国政府第一时间也做出了表态。

智利政府公布这一消息后,白宫在一份声明提到,美国期待在同样的时间框架内达成第一阶段历史性的协议。白宫发言人吉德利(Hogan Gidley)也表示,美国仍然期待和中国在11月敲定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正在中东访问的美国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向英国路透社强调,美中贸易谈判富有成效,双方正在努力敲定协议文本。

特朗普希望借多边峰会之便和习近平签署协议的计划暂时落空。(Reuters)

北京时间10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曾提到,中美贸易谈判代表很快将再次通话。北京时间10月31日,也就是智利政府宣布取消APEC峰会后,中国商务部宣布,中美经贸磋商牵头人将于11月1日通话。中美双方经贸团队一直保持密切沟通,目前磋商工作进展顺利。双方将按原计划继续推进磋商等各项工作。

可以看出,中美彼此的立场和态度基本上没有大的差别。眼下外界最关心的莫过于中美会在何时何地举行第一阶段协议的签字仪式。从双方官员对媒体透露的信息及以往经验来看,主要有三种可能。

第一,副部级或部长级先达成文本协议,习特会之后择机举行。

也就是先让双方团队再次谈判并达成协议,然后两位领导人再择机举行会晤。这样的选项主要是为了协议签署后,让双方取消部分关税,或者延长相关关税豁免期。这里有一个时间点,那就12月15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访美后,美国宣布暂停在10月中旬提升对华商品关税税率,而12月15日加征关税的计划并未取消。也就是说,双方团队应该选择在此之前达成协议。

另外,2018年12月,在美国国内进口商的请求下,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免除2018年7月首次设定的25%的关税。这些商品的关税豁免将于今年12月28日到期。这一豁免期是否延长,也取决于协议文本能否达成。

很多分析人士认为,面临弹劾调查的特朗普也希望在今年年底前达成贸易协议。在出现第三方因素导致的技术性变量的情况下,双方领导人最重要的就是确保贸易磋商正常进行,避免彼此贸易紧张关系再次升级。而从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10月的演讲看,美国口吻也已经缓和了很多,非常注重尽快达成第一阶段协议。

第二,特朗普再次访华,或者习近平再次访美。

“再次”意味着和上次访问应该有所不同。习近平曾于2017年4月访问美国佛州海湖庄园,同特朗普举行非正式会晤。当年11月,特朗普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而特朗普执政以来,习近平尚未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据英国路透社10月31日报道,美国提议在阿拉斯加或夏威夷举行习特会。所以,如果习近平再次访美,中方可能会向美方要求,必须是国事访问级别,也就是必须到访华盛顿。

就接下来习特会举行地点,中方可能会邀请特朗普再次访华,这在年初的贸易谈判中就有涉及。或许习特会地点不是北京,而是北京之外的城市,比如第十二次贸易谈判地上海,这样可以少一些政治色彩,多一些经贸气氛。不过,据媒体10月31日报道,中方此次提议在澳门举行,而非中国内地城市,其实也符合这种考量。

10月11日特朗普和刘鹤会面最看重第一阶段的农业购买协议。(VCG)

不过,无论是何等级的访问,特朗普再次访华都会在美国国内引发争议和批评。特朗普身边的鹰派幕僚也不赞成这样的访问,认为这样是向北京低头。

第三,在第三方国家举行习特会。

如果中美元首访问对方国家的选项无法实现,那还可以延续美朝“特金会”的模式,在新加坡这样的第三方中间国家举行习特会,签署贸易协议。英国路透社注意到,特朗普有意参加12月9日在墨尔本举行的总统杯高尔夫锦标赛。但即便特朗普决定前往,中方答应在这种场合举行元首峰会的可能性很低,更何况澳大利亚今年也因为在人权、网络和学术等领域对中国的批评多次引发中国不满。

也有媒体报道,美国盟友泰国也是其中一个选择。中国对泰国这一地点的接受程度相对较高。

另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计划于11月13日至14日访问巴西出席金砖峰会。但该峰会和美国没有关系。除非习近平借此次出访前往和特朗普会晤的地点。

其实,中美之前也完全考虑了一些可控和不可控的因素。此次智利宣布取消APEC峰会算是不可控的变化因素。不过,特朗普10月初在会见刘鹤时曾说,他最期待能和习近平主席在智利签署贸易协议,或者在那之前,也有可能在峰会后之后签署。所以,智利APEC峰会取消不会影响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谈判,只待双方重新沟通商定需要签署协议的地点。

预计两国政府会加速协调习特会的日期和地点。因为美国寄望年底前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后,在明年开始第二阶段的贸易谈判。加上特朗普在国内面临弹劾调查,特朗普也急需在贸易层面有所成就。从中国角度看,也会积极沟通元首会晤的时间和地点,因为中方期待双方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后,尽早促使美国取消已经加征或计划加征的关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