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冷落只是暂时的 美国有离不开东盟的理由

+

A

-
2019-11-04 07:43:17

第35届东盟(ASEAN)峰会11月2日在泰国正式开幕,第14届东亚峰会(EAS)也将于11月4日登场。中国、俄罗斯、印度和日本等国均由总理级别的领导人参加这一地区峰会,而美国则再次降级,派出国安会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及商务部长罗斯(Wlibur Ross)参加。

其中,罗斯按计划只出席与贸易议题有关的相关论坛。由于美国驻东盟大使迟迟未获通过,布莱恩是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特使身份参会,而特朗普已经连续两次缺席东盟峰会,并且3年来从未出席过东亚峰会。那么,美国是不是真的弱化了对东盟的关注,或者说抛弃了这一战略阵地?

2011年,美国首次受邀出席东盟及东亚峰会。时任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任内5次出席峰会,凸显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外交存在”。期间,奥巴马也曾因为内政预算问题缺席峰会。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出于高调宣布“印太战略”的需要,他参加了在菲律宾举行的美国与东盟峰会,但是并没有参加当年的东亚峰会。2018年,身陷“通俄门”调查的特朗普派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出席了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系列峰会。

2017年11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东盟峰会并与领导人手拉手合影。(AFP)

1/8

2017年11月12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东盟成立50周年庆祝仪式晚宴。(AFP)

2/8

2018年11月15日,新加坡东盟峰会期间,美国副总统彭斯出席美国与东盟峰会。(VCG)

3/8

2019年11月3日,第35届东盟峰会在泰国曼谷开幕。(Reuters)

4/8

2019年11月3日上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左一)和泰国总理巴育出席第22次中国与东盟(10+1)领导人会议。(Reuters)

5/8

2019年11月3日上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泰国第22次中国与东盟(10+1)领导人会议现场。(Reuters)

6/8

2019年8月1日,在泰国第52届东盟外长会期间,美国与缅甸、柬埔寨、泰国、老挝、越南等湄公河流域五国举行“湄公河下游倡议”部长级会议。(Reuters)

7/8

2019年9月2日,泰国春武里府梭桃邑海军基地 ,东盟与美国举行联合海上军演。(AP)

8/8
上一张 下一张

东盟国家必然会将美国今年的这种低规格视为美国对东盟的怠慢及轻视。11月2日,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Mahathir bin Mohamad)批评特朗普是一个不太友善的人。

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研究员爱思特普(Chris Estep)在此次东盟峰会之前曾撰文提到,随着中国加强维护东盟利益,美国应该加大同东盟的接触,一是尽快确认驻东盟大使,二是总统应该出席东盟峰会及东亚峰会。不过,这两个方面,特朗普政府均无法满足。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抛弃或忽视东盟。

首先,在经济层面,美国不可能轻视东盟。

东盟是世界第六大经济体,是美国的第四大贸易伙伴。根据美国国务院公布的数据信息,东盟国家是美国在印太地区投资的首选地,总额达3,290亿美元。随着东盟地区影响力的提升,美国在该地区的经贸与商业利益只会扩大。一些美国媒体甚至注意到,美国同中国的贸易战也使得一些美国企业将生产线或投资项目由中国大陆迁往东南亚国家。

这也是特朗普所谓印太战略的重点所在,即将东南亚视为一个潜力巨大的经贸“市场”。美国知名的中国与亚洲事务专家沈大伟(David Shambaugh)1年前的一篇文章认为,虽然中国能够凭借其地理和经济优势,在东盟被关注和聚焦,但美国对东盟的投资一直都在增加,且超过中国,领域涵盖经济、安全、文化和教育。

其次,从战略层面讲,美国从未真正赢得东盟,但也未抛弃东盟。

2019年9月2日,东盟与美国在泰国举行联合海上军演。(AP)

奥巴马时期的重返亚太或亚太再平衡战略,最终也只是空壳化运作。加上美国鼓动个别东盟国家单方面升级南海争端,美国再平衡战略严重向军事层面倾斜。最终,中国坚持的双边谈判原则,或者被西方媒体称为“逐个击破”的中国策略,促使东盟更多地向中国靠拢。而特朗普上台后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则使得东盟更加质疑美国对该地区的安全承诺。

当然,美国在该地区兑现承诺的力度下滑并不完全归因于中国影响力的提升,二者之间并非是零和关系。

一方面是中国经济和军事崛起带来的挑战,这是美国和东盟都要面对的现实。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则有序推进,虽然遭遇一些阻力,但近年来很多国家的态度都在转变。加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谈判,中国角色也得到了凸显。这些无疑都会继续增加中国在该地区的经济影响力。另一方面则是美国单方面弱化同东盟的接触,比如美国退出TPP。

但美国绝对不会像对待“后院”拉美那样,抛弃或遗忘东盟。相反,为了遏制中国,美国反而会更多地借东盟这一平台,加大对中国的牵制。美国有时会利用或施压个别东盟国家表达对中国的不满,或将自己的诉求强加给东盟或个别东盟国家。比如,菲律宾过去就曾扮演这种角色。就今年的东盟峰会,根据日本媒体共同社11月3日报道,美国计划围绕南海争端向中国政府提出其“主权”主张“具扩张性且非法”,拟呼吁东盟各成员国对中国提出抗议。

再者,特朗普虽在外交上火技术层面缺席了东盟和东亚峰会,但美国军方并没有减少同东盟的合作。这一点从奥巴马时期至今并没有改变。

今年9月2日至6日,美国军方同东盟举行了历史上首次联合军事演习,共有1,000多名军事人员参加。这被认为是美国推进所谓“印太战略”的一部分,以强化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中国2018年10月和2019年4月也曾和东盟国家举行海上联合演习。分析认为,美国和东盟举行联合军演也是为了对冲中国和东盟的这种军事协作。

但东盟总体上不会充当美国的“马前卒”。尽管越南、菲律宾等国同中国的南海争端也让美国有机会更多地介入地区事务,但整个东盟依然采取了平衡策略,保持了相对的独立性。

从特朗普这三年的政策设想和执行情况来看,东盟并不在美国的政策优先方向之内。即便是“印太战略”包装下的接触,也严重偏向军事层面。这和奥巴马时期“偏向军事”的策略一样,问题都在于美国在亚太或东南亚并无有效的战略设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