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在东盟提20多项新倡议——被隐藏的政治路线

+

A

-
2019-11-05 04:38:31
李克强11月4日在曼谷会晤了美国代表团,美国代表团成员包括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以及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路透社)

中国总理李克强当地时间11月4日晚在泰国曼谷出席第三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当日下午他还出席第14届东亚峰会,11月3日他出席第22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并就中国政策进行了演讲。

李克强在演讲中提出20多项新的合作倡议。“中国愿”、“中国将”、“中国和东盟国家应该”等词汇遍布整个演讲。这并不是李克强第一次在中国东盟系列峰会上发表演讲,2013年以来李克强发表了七份相关演讲。

纵观李克强的这七份演讲不难发现,目前中国的东盟政策,走过了一段弯路之后,开始绕过弯路,直抵坦途。

当地时间11月2日晚,李克强(右)乘专机抵达曼谷素万那普机场,泰国副总理颂奇(左)率政府高级官员到机场迎接。(新华社)

李克强此次演讲主要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回顾中国与东盟政治互信、利益融合、人文互动方面的合作成绩,第二部分是就中国东盟共同体提出六个部分的建议,第三是就南海问题提出四点建议。

历数李克强的20多项新倡议和三个部分的演讲,可以看到大多数是经济发展方面的倡议,包括基础设施建设、经贸合作、交通运输、城市合作、人文交流等等方面。政治方面,在第一部分的政治互信中,李克强称,“中国和东盟国家始终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秉持睦邻友好、求同存异,都主张通过对话协商妥善解决争议。中国在对话伙伴中第一个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第一个公开表示愿同东盟签署《东南亚无核武器区条约》议定书。我们签署并致力于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积极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并不断取得新进展。今天,东亚能成为一片远离战乱纷扰的和平绿洲和世界经济三大板块之一,离不开中国和东盟的共同努力”。

在第二部分的六大板块建议中,第一是深入对接发展规划。指的是“应根据《2030年愿景》设立的目标,尽早启动制定第四份行动计划(2021-2025)”,“中方愿同东盟加快推进现有经济走廊和中泰铁路、中老铁路、雅万高铁等运输通道建设,加强铁路、公路、港口、机场、电力和通讯等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第五才是坚持互尊互信,不断深化安全合作。而安全合作方面提到的则是联合军演、防务部门直通电话等。

李克强全篇演讲大谈特谈的是发展,是经济规划,是具体合作事宜。政治色彩非常淡。

当地时间11月3日上午,李克强在泰国曼谷出席第22次中国—东盟(10+1)领导人会议。(新华社)

这和以往李克强的演讲并不相同。2013年李克强第一次在东盟发表演讲时曾提出两条政治共识和七个领域的合作设想,也就是“2+7合作框架”,当时七个领域合作中第一条就是积极探讨签署中国—东盟国家睦邻友好合作条约。

2014年李克强在当年的演讲中提出六大建议,第一条是协力规划中国—东盟关系发展大战略,包括中方愿与东盟商谈签署“中国—东盟国家睦邻友好合作条约”。

2015年李克强提出六个方面的建议,第一条是进一步加强中国—东盟合作发展机制化建设。包括中方将进一步加大对东盟欠发达国家无偿援助力度,中方也愿与东盟继续就商签“中国—东盟国家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保持沟通。

2016年,李克强在当年的演讲中五个方面的建议,其中第二条是构建政治安全合作新平台。中方愿尽早同东盟国家商签“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为双方长期友好提供法律制度保障。中国支持东盟建立东南亚无核武器区的努力,如东盟方愿与各有核国分别签订《东南亚无核武器区条约》议定书,中方愿首先签署。

2017年,李克强在演讲中提出五大建议,第一是共同规划中国—东盟关系发展愿景,将“2+7合作框架”升级为“3+X合作框架”,构建以政治安全、经贸、人文交流三大支柱为主线、多领域合作为支撑的合作新框架。第二是促进“一带一路”倡议同东盟发展规划对接,第三是稳步加强双方政治安全合作,这个层次提到的政治安全合作仅仅是司法和打击跨国犯罪、反恐、网络安全等非传统安全领域合作、反腐败合作、海上联合演习桌面推演等。

2018年李克强演讲提出五点建议,其中拓展安全合作放在了最后,提到的是海上联合演习、防务部门直通热线、探讨在东盟建立救灾物资储备库。

通过回顾李克强过去的演讲内容可以看出,政治安全合作在演讲中被提及的次数和比重有所下降,李克强更多提到的是经济发展基础设施方面的合作。签订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以及签订《东南亚无核武器区条约》议定书这些事近年来并未再重点提及过。

当地时间11月3日,李克强同东盟各国领导人合影,左为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右为泰国总理巴育。 (路透社)

中国在2013年至2017年非常重视政治安全合作,而到了2017年至2019年中国的东盟外交政策明显有了调整。配合“一带一路”的推进,经济外交占据最重要的位置。

中国倡议的中国东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面临诸多问题,短期内很难签署,中国和东盟的政治关系绝非想象中那么容易向前推进。

中国和东盟虽然是邻国,更多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另外一个地区巨头之间的合作。中国曾经与俄罗斯、巴基斯坦签订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后者同中国的关系几近盟友。随着中美矛盾日益成为当今世界最主要的矛盾,以及东盟作为一个整体,经济体量越来越居于世界前列,东盟很难仅仅以中国邻国的身份立足。它必须考虑中美关系复杂性的问题。东盟在政治上很难向中国靠太近,最起码在姿态上是拒绝站队中国的。

北京强调同东盟的政治安全合作,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收效甚微。以往东盟在政治上依靠美国在经济上依靠中国,但根据过去几年的经验发现,东盟迅速调整了自己的角色,放弃了在政治和军事上仰赖美国支持在南海挑战中国的策略,迅速转为在中美之间中立。中国和东盟的关系本质上在过去几年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中美关系的格局不变,东盟很难在短时间内调整同中国的政治距离。

北京在2017年后隐藏了呼吁同东盟进行政治合作的倡议,大篇幅强调进一步加强经济合作。

这是继续以经济利益共同体向前迈进的方法。北京虽然早就是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但是现在这种经济合作不仅仅是进行贸易,通过规划基础设施建设、民生、人工智能领域等诸多领域的合作,北京意在打造中国和东盟真正的经济共同体。

真正的命运共同体不仅仅包括政治安全合作,更为重要的是有经济利益共同体作为基础。北京并不是要放弃同东盟的政治合作,而是重新规划了抵达政治合作目标的路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陆莲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