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议世厅:中东孤儿

+

A

-
2019-11-05 11:07:03

从叙利亚撤军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以来的夙愿,在他看来,“伊斯兰国”(ISIS)已被击败,美国已经没必要再在该地区进行安全投入,10月6日,在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Erdo?an)对话后,特朗普再一次宣布要从叙利亚北部撤出。三天之后,土耳其发起名为“和平之泉”的行动,对库尔德民兵人民保护部队(YPG)发起了进攻,这个组织也是美国一度支持的反ISIS中坚力量,库尔德人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军”(SDF)的成员之一。

虽然在国内的压力下特朗普再一次改变政策,决定向南转移美军但并不撤出,并开始对土耳其进行制裁,然而,他对库尔德盟友的背叛仍是残酷和彻底的。特朗普试图辩解,库尔德人并不是重要的盟友,他们没有在诺曼底战役中帮助美国,甚至指控库尔德工人党可能是比ISIS更大的恐怖主义威胁,却丝毫没有提到,库尔德人曾作为美国的棋子,为对抗ISIS牺牲了超过11,000人。总而言之,美国在叙利亚不可持续的军事活动走到了尽头,而特朗普的眼中只剩下利益。库尔德人绝望地发现,他们独立建国的愿望只是华盛顿实现地缘政治野心的工具,而当美国政权更迭、亟需从中东脱困时,他们就会像被牺牲的棋子一样被丢弃。

与库尔德相比,美国更看重土耳其的战略价值。(AP)

被遗弃的库尔德人

从一开始,库尔德人和美国的合作就鲜少有好结果,从尼克松(Richard Nixon)到老布什(George H. W. Bush),从克林顿(Bill Clinton)到小布什(George W. Bush),在帮助美国对抗伊拉克和伊朗的过程中,库尔德人一直在经历抛弃和背叛,如今在叙利亚的遭遇,不过是历史的再次重演。

美国介入叙利亚的终极目标依旧是政权更迭,推翻阿萨德家族的统治,并扶植美国的代理人。除此之外,还有对俄罗斯和伊朗的影响力加以限制。不过,这些野心被打击ISIS的目标小心包裹着,并逐渐随着美国在叙利亚军事参与的扩大而变得公开化。但是,美国士兵进入叙利亚并没有来自联合国等国际机构的授权,是一场非法的入侵,而且,美国也不想看到大量美国士兵伤亡,在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下,美国开始寻找地方武装作为代理人,有实力且关系友好的库尔德人成了最佳选择。

不管库尔德人是否幻想美国的长期支持,他们之所以和叙利亚政府军以及ISIS战斗,是因为想从这片被战争毁坏的废墟上建立一个新的国家。作为一个具有超过3,000万人口的民族,它至今还没有自身的主权国家,库尔德斯坦地区在《洛桑条约》之后被一分为四,分别并入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因此,库尔德人的诉求事实上与土耳其、伊拉克等与美国友好的政权相矛盾,而美国等西方大国出于自身利益也不愿满足库尔德人的诉求,仅将之视为挑动地区局势的筹码。

现在,尽管库尔德人通过叙利亚战争获得了大量领土,但其称为罗贾瓦(Rojava)的自治区的存续仍然严重依赖于美国的安全和政治保障。在独自面对土耳其的军队时,库尔德人几乎没有胜算。土耳其一直将国内追求独立的库尔德组织视为严重的安全威胁,对美国与库尔德武装合作的态度一直是反感的,埃尔多安定期向美国施压,要求在叙利亚北部边界设立没有“叙利亚民主军”的缓冲区,特朗普在2018年12月宣布的第一次撤军,就让土耳其看到了成功的希望,现在,埃尔多安已经用实际行动在推进这一目标。而且,由于ISIS的威胁消除,美国实际上已经没有足够理由来阻止土耳其对库尔德人采取行动,对于特朗普来说,他的孤立主义和利益至上的倾向更是督促着他向土耳其妥协,从叙利亚的麻烦之中脱身,这不可避免地使昔日与美国并肩作战、美国中东反恐政策出力最多者库尔德人再次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国际现实永远是残酷的,库尔德被美国抛弃并不意外。(VCG)

唯一的输家

尽管美国是仓促撤退的一方,但对于它来说这并不完全是一场失败,对特朗普来说甚至是一个机遇。尽管随着俄罗斯在2015年开始为保卫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美国的政权颠覆计划已经逐渐死亡,这对于美国的领导力和形象来说是一个打击,但是,它至少避免了在那里的深度参与,并使得军事撤出不至于产生像在越南那样高的政治成本,同时,也没有与俄罗斯发生失去控制的直接军事摩擦。对于特朗普来说,撤军首先是他的政治承诺,而结束“荒谬的无休止的战争”是很多美国选民的愿望,在2018年12月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后,Politico的民意调查显示,有49%的美国人支持该决定,而只有33%的人表示反对。此外,在弹劾程序启动之后,特朗普也可以利用国外事务来转移国内的注意力。

其他几方也是获益者。土耳其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叙利亚,在所谓的“安全区”内建立亲自身的聚落和势力范围,并已经了解到美国的抗议和威胁不过是虚张声势。叙利亚的阿萨德政府已经不用再担心美国的颠覆,终于可以逐步开始恢复其领土和主权,而由于美国的背叛,库尔德人除了与它结盟已经没有选择,这使得叙利亚政府军在时隔七年后得以再次进入北部已经失控的地区。俄罗斯当然也是赢家,它将美国的影响力成功地驱逐出叙利亚,美国已经丧失了当地的盟友,因此彻底撤出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甚至连基本上被荡平、苟延残喘的ISIS都得以在库尔德人薄弱的看守中脱身,土耳其对他们的暧昧态度更是让其有了死灰复燃的潜在威胁。

唯一的输家是库尔德人,在长久的合作关系中它又一次遭受了遗弃,自土耳其向叙利亚库尔德人控制区发动攻击以来,已经有20万平民被迫逃离家园。在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和埃尔多安的最近交易中,库尔德武装被要求完全离开边境32公里的地区,以换取土耳其暂停进攻,但土耳其并不愿承认这是一个“停火协议”。而且,在库尔德人不得不转向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之后,它现在事实上的自治也得不到承认。叙利亚总统顾问在10月17日表示,其政府不会允许叙利亚境内出现库尔德人的自治区。可见,两者之间的合作不过是建立在对土耳其进攻的共同反对上而已。库尔德人的建国梦想,如果不是虚无缥缈的话,至少在中短期内已经破灭,因打击ISIS而来之不易的自由和领土,随着美国的冷血背叛也有丧失的危险。

不要相信美国的绳子

“永远不要顺着美国的绳子下到井里”,这是在中东流行的一句俗语,库尔德人的遭遇再次证明了这一点。美国一直利用少数民族和不满的政治团体在全球范围内煽动斗争,但对这些缺乏自治能力的“盟友”,短期目标上的合作几乎总是服从于美国长期的区域利益。在叙利亚的例子中,美国以后还将需要土耳其人,但库尔德人却不一样。不管华盛顿的议员与政客如何反对特朗普的突然撤出,他们也清楚这个道理,美国国内的争议最终只是一个形式问题。

这一点在台湾和香港的问题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对台港来说,和中国大陆总体关系的稳定可控,要超过所有美国能从两地中所取得的利益,一旦中国大陆和美国之间产生任何能够维持的协议,白宫将立即松开手中的绳子。而相比于在中东撤退所产生的严重人道主义后果,以及随之而来的道德压力,特朗普政府对于放弃在国际社会本来就得不到普遍承认、反而可能带来诸多麻烦的港台分离主义团体,几乎不用付出多大政治代价。的确,国会的“良心”不会停止聒噪,但这不会起到实质性的帮助,在美国的利益面前,什么都不会改变。

对于库尔德人来说,他们再一次押注了错误的一方,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但台湾和香港并不是,在库尔德人正经受“狡兔死,走狗烹”之痛时,更应该认真考虑联美制中的危险性。

本文转自《多维CN》051期(2019年11月刊)精粹栏目《议世厅:中东孤儿》一文。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卢相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