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双管齐下”图破特朗普的政治魔术

+

A

-
2019-11-07 07:00:00

“如果我们赢了,他们只会说句‘嗯嗯嗯’;如果我们输了,他们就会说‘特朗普遭遇世界历史上最重大的挫败’。你们不能够让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特朗普周一(11月4日)在肯塔基州(Kentucky)为共和党州长候选人兼现任州长贝文(Matt Bevin)拉票时如此高呼,请求支持者票投贝文。

“特朗普”失选战王牌地位

周二(11月5日)举行的选举结果出炉后,民主党候选人贝希尔(Andy Beshear)以数千票之微领先对手,贝文要求重新点验票数,拒绝承认落败。特朗普只好在Twitter上打完场,大赞共和党同日在肯塔基州举行的六场选举中赢了五场,而贝文虽然落后,却因为他站台支持,至少追近了对手十五个百分点。(事实上贝文与贝希尔在民调上只有个位数的百分点差距。)

有见于州政不得人心,贝文将选战包装成对特朗普的公投,大打特朗普牌,炒作在共和党中不受欢迎的弹劾议题,以攻击民主党对手。最后,在这个特朗普于2016年大选大胜希拉里近30%的红色州份中,贝文最终似乎难以逃避落败的厄运。“特朗普”似乎再非“王牌”。

不服输而指选举有不正常情况出现的贝文。(路透社)

不少民主党人都希望这场选举预示着特朗普2020年连任选战的失败。不过,连特朗普认为最为反对他的媒体《纽约时报》(白宫已正式停止订阅此报)也有解读选情的文章表明“选举结果并不代表肯塔基州已成为由红转蓝”——贝文本人实在是一个太差劲的州长,而共和党在该州的其他选战中也尽数得胜。

温和派赢不代表民主党赢

然而,父亲已曾在肯塔基州当过州长的贝希尔,却代表了民主党在红区反胜共和党的策略:集中地区或国内政策议题,坚持对“房间里的大象”特朗普视而不见。他的选战只聚焦在公共教育、退休金等当地议题上,并集中攻击贝文的政策,而非像后者一般大骂前者是“危机的极端自由派”

贝希尔在选后就表示:“全国民主党人说什么,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肯塔基州这里的家庭,以及我如何为他们服务。”对于特朗普本人,他只说他不认识特朗普,称只要对肯塔基州有利,他乐于与特朗普合作。此等言论,如果放在民主党进步派的网上平台中,恐怕将被骂得狗血淋头。

此等温和派的策略,是民主党的一贯做法。然而,在今天党派分裂两极化的美国,已全然不足。目前代表这种温和派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在多项民调中依然排在首位,可是观乎他在11月2日艾奥瓦州的民主党大集会中,获得的支持者欢呼远弱于其他主要候选人,可知民主党必需另一策略搭救。

靠民主党传统温和派策略在红色州份取胜的贝希尔。(路透社)

这另一个策略,正是民主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之所以要启动“通乌门”弹劾调查的背后原因。

弹劾调查走出新路 稍有小成

弹劾调查的推展至少有三大目标:一是团结全党温和派与进步派,枪口对准特朗普;二是藉“通乌门”剧情的新闻推演,夺去以往一直由特朗普一言一行主导的政治舆情;三是以弹劾案的丑事拉散特朗普的支持。目前,第二与第三项似乎已有小成。

众议院情报委会在9月底弹劾调查开展后,一直进行闭门听证,资讯的流出尽数由民主党人控制;而且,资讯理论上的隐密性,也迫使国会的记者们四出奔走,寻找大门之后发生的事,造就了不少新闻故事,成功维持公众注目。

曼哈顿地区检察官万斯(Cyrus Vance,中)要求特朗普的会计师行提交2011年至2018年特朗普的个人和公司税表以及其他纪录。在特朗普的司法阻挠下,周一获纽约上诉法院获判得直,官司势将打上最高法院。(路透社)

1/5

特朗普竞选团队顾问斯通(Roger Stone)的“通俄门”官司周二开审。(路透社)

2/5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已被证两次为“通乌门”作虚假宣称。(路透社)

3/5

下议院民主党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至今对“通乌门”的宣传战掌握得洽如其分。(路透社)

4/5

“让美国继续伟大”是特朗普的新口号。(路透社)

5/5
上一张 下一张

在众议院共和党人抗议阻碍听证闭门进行之后,民主党人又来了一记顺水推舟,将弹劾调查推至公开阶段,本周一至今每日分段公布此前闭门作供的纪录,把早前已报导过的事件加入不少细节、剧情与金句,再连日炒作:

周一所公开的证词,可见被特朗普提早撤换的前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约万诺维奇(Marie Yovanovitch)自知身陷乌纱不保之险时如何四出求救,而驻欧盟大使桑德兰(Gordon Sondland)又如何建议她在Twitter上向特朗普表忠以自保。

周二的证词却有出自桑德兰本人的“补充声明”,让媒体可以重新炒作此人如何在短短一个月来走上“骑墙自保”的道路,如今更突然记起他本人就曾经向乌国人员通告特朗普一直宣称不存在的“利益交换”。

周三公开的证词出自暂时接替约万诺维奇职务的驻乌临时代办泰勒(William Taylor)。泰勒直言他“很清楚理解到”利益交换存在,而且将“通乌门”的源头归于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亚尼(Rudy Giuliani)。后者正是散播不实传言把约万诺维奇赶走的人,可算是“首尾呼应”。

目前,众议院已邀请9月被特朗普辞退的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及现任署理白宫幕僚长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作证,料将遭到拒绝。不过,其中巧妙之处是,众议院同时向与博尔顿用同一位代表律师的前下属、前副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库珀曼(Charles Kupperman)发出传票,而后者正向法院寻求判决,要求厘清这些前白宫官员到底是要听从国会传票,还是白宫禁止作证的命令。配合国会下周将传召泰勒与约万诺维奇等三人进行“通乌门”的首次公开听证,可见未来的剧情将会继续精彩到底。

特朗普在其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通话中亦有提及约万诺维奇,指她将面对“一些事情”,被认为是对她的威胁。(路透社)

共和党支持者逐渐流失

政治舆情的控制其实就是要为拉散特朗普的支持服务。排除特朗普的死忠分子不算,周二的三个选举州份——肯塔基州、维珍尼亚州、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都出现市郊选民转投民主党的趋势。这些选民大多是收入较高的知识分子阶层。虽然他们对特朗普的政策、价值甚为认同,可是特朗普本人“望之不似人君”的行为却让他们甚为反感。

弹劾调查引发一众高层官员作证抵触特朗普的言论,将加剧这一种趋势。曾为共和党服务的策略师海伊(Douglas Heye)就直言此次选举结果应该让共和党感到恐慌。另一位共和党策略师科南(Alex Conant)则指未来共和党参选人将面对一个难题:如何获得比特朗普更佳的市郊支持,又不得失特朗普的支持基本盘?

虽然弹劾调查的策略似有小成,然而弹劾本身却会为在共和党区的民主党人带来重大争议——有人认为贝希尔之所以没有大胜对手,全因弹劾案引起共和党选民反应;而且,在目前民主党三大主要总统候选人若非温和派就是进步派的壁垒分明之下,“反特朗普”这个共同议题能团结党人多久,还是未知之数。

根据穆迪分析按经济表现所作的预估,虽然特朗普全国民望落后,却仍将胜出总统选举(差距更比2016年大)。弹劾案的开展可算是民主党改变特朗普主导美国政治风向局面的第一步,开始打破他“当街开枪扫射也不失支持”的政治魔术,但这一步离2020年大选取胜的终点仍然很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叶德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