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论:理解RCEP意义的三重维度

+

A

-

历经七年的谈判,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终于在11月4日取得重大突破。除印度之外的15个成员国,已经结束全部文本谈判及实质上所有市场准入谈判,各方原则上承诺将于2020年签署协定。RCEP起初是2012年由东盟十国发起,邀请澳大利亚、中国、印度、韩国、日本、新西兰6个国家参加,旨在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达成一个现代的、全面的、高质量的、互惠的大型自由贸易协定。尽管印度由于担心国内产业受到冲击,在国内各政党和产业力量的反对下不加入,使得RCEP的人口和市场规模没能达到预期效果,但签署后的RCEP依然是全球最大自贸区,涵盖22亿人口、29万亿美元GDP、5.6万亿美元出口额。

在中美贸易战、孤立主义和反全球化思潮兴起的国际形势下,RCEP一旦明年签署,对于中国冲破美国围堵战略、东盟经济发展升级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构建国际经济统一战线

RCEP第一重意义是有助于中国突破美国围堵战略,替代美国扛起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大旗。RCEP虽然是东盟十国发起,中国政府一直以来也反复强调要尊重和支持东盟十国在RCEP谈判中起主导与核心作用,但考虑到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庞大人口和市场规模,其GDP直接占据RCEP总量一半以上,中国一旦进入RCEP谈判,不可避免地成为这个以经济为导向的协定的实际核心,具有实际主导权。

RCEP在某种程度上成功冲破了印太战略、TPP对中国的围堵。

在以中国为实际群主的RCEP协定里面,有多个国家如日本、马来西亚、越南、文莱、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曾是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美国意欲拉拢、纳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以孤立、遏制中国的国家。后来特朗普(Donald Trump)虽然退出了TPP,令TPP围堵中国效用大减,但同步推出了印太战略,试图拉拢印度洋和太平洋区域的国家共同遏制中国,其中就包括RCEP里面的大多数国家,尤其是日本和身为五眼联盟成员国的澳大利亚、新西兰。不料的是,印太战略雷声大、雨点小,还只是一个影子概念的时候,中国就已将美国试图拉拢的大多数印太国家都纳入了RCEP。尽管多数印太国家依然是延续经济上靠向中国、政治和安全上倒向美国的传统平衡策略,但能在美国连番围堵、孤立战略下,中国成功与多数印太国家实现区域经济整合,并顺理成章地成为RCEP实际群主,必然有在经济领域构建国际统一战线的重要意义,甚至可能由经济整合延伸到政治秩序的重构,有助于中国冲破美国围堵,提升区域影响力。如果以中国推动和主导的安全与反恐合作的样板上海合作组织作为类比,RCEP之于中国的意义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视为中国东南方向的另一个经济意义上的上海合作组织——中国通过RCEP构建经济利益共同体,进而向命运共同体迈进。

进一步讲,中国能促成和实际主导RCEP这个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其实再次巩固了中国替代美国扛起自由贸易和全球化旗帜的国际形象。自2017年特朗普上任以来,不仅将近年来日益兴起的右翼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推向高潮,频繁退出各种国际组织和协定,比如TPP、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核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导条约,而且奉行毫不掩饰的“美国优先”路线,凭借一对一的绝对优势,向中国、日本、欧盟、加拿大、巴西、墨西哥等发起贸易战,令过去多年给全世界发展注入极大动力的自由贸易和全球化进程蒙上一层阴霾。与美国四处退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中国反复宣扬全球化,顺势扛起自由贸易大旗,在世界范围内乃至去西方资本主义大本营瑞士推广全球化理念、反击贸易保护主义,加快推进“一带一路”,开放国内市场和自贸区试点。如果明年RCEP顺利签署,无疑再次向世界宣示以中国为代表的亚太国家致力于维护自由贸易。

中国有句古语,叫“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人类社会发展至今的经济交流史足以说明,尽管自由贸易和全球化有其适用性,可能扩大贫富分化,但的确已经是世界大势,某种程度上是当下和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道”。中国若能维护好这个“道”,真正成为全世界眼里令人信赖的维护者,纵使一些具体利益有所折损或在具体的贸易战中不敌美国,但仍然会得道者多助,从更高层面赢得中美这场世纪博弈。这正是RCEP乃至未来更多扩大开放举措之于中国长远发展的意义。

RCEP所代表的自由贸易和全球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大趋势。(新华社)

RCEP昭示东盟尝试构建内生经济循环系统

RCEP第二重意义是昭示东盟经济在经历早期相对被动的发展阶段后进入了一个更加主动、参与性高的新阶段。历史上的东盟国家,经济非常落后,近代以来纷纷沦为西方国家的殖民地,基本上都是“单一种植制”的殖民地经济结构,主要经济功能是作为西方国家的商品销售市场、原料供应地。二战后,东盟国家相继取得独立,开始了工业化进程,逐渐改写贫穷落后的历史,成为亚太经济重要的增长极和国际生产网络的重要节点,其中新加坡和文莱都已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尤其是新加坡更是已经崛起为闻名世界的国际贸易中心、航运中心、金融中心。

长期以来,东盟国家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经济增长高度依赖于外生力量,在全球经济网络上处于相对被动的地位。作为亚太乃至全球最主要的经济体,美国、日本和中国都在东盟国家发展、经贸往来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二战后,受制于美苏冷战的国际格局,美国为了“阻止东南亚国家被纳入共产主义轨道”,在东南亚地区启动了大规模经济援助计划。这与同时期美国在欧洲进行的马歇尔计划(The Marshall Plan)有相似之处。紧随美国而经营东南亚的是日本,1950年代开始日本为了满足日益强烈的资源和能源需求,改变二战酿成的不良国际形象,在东南亚开展了经济外交和经济援助,输出日本的劳务和产品。那时日本有一个著名的理论——“雁行理论”,意指日本应该在亚洲扮演领头雁的角色,把东南亚作为本国产业链向外的一个延伸。到了1990年代后,中国藉由改革开放的契机加大与东南亚的经贸合作,逐渐成为东盟最大贸易伙伴。与美国、日本对东盟具有浓厚援助色彩的经济关系不同,中国与东盟的经济关系侧重正常的经贸往来。这种背后的变化主要是因为东盟国家经济结构的优化,开始强化内生型发展。

时至今天,东盟已经从二战初期的贫穷落后的殖民地经济发展为新兴工业化经济体,崛起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和第四大进出口贸易地区。世界经济论坛预计,到2020年,东盟将会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今年预计,东盟将在2030年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这样的经济体量、发展前景和世界第三的人口规模,让东盟经济发展的主导性参与性不断提升。RCEP正是东盟发起、推动的全球最大自贸协定,反映了东盟国家随着经济的发展,开始主动参与制定国际经贸规则,尝试构建一个内生的、更具抗风险机能的经济循环系统。

区域一体化的样板效应

RCEP第三重意义是将在欧盟、北美自贸区之外,为世界各国树立新的自贸区样板。在RCEP之前,目前世界最主要的自贸区主要有欧盟和北美自贸区,这两个自贸区都运行相对成功,尤其是欧盟堪为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楷模,走在世界最前列。不同的是,今天的欧盟已经日益超出最初的欧洲经济共同体范畴,越来越趋向政治一体化,北美自贸区情况则非常特殊,主要是因为美国太过于强大的虹吸效应,将加拿大、墨西哥吸附在一起。而RCEP既无关政治,各成员国又相对独立。更重要的是,欧盟和北美自贸区的成员国在政治、经济、文化、民族上都非常接近,而现今世界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缺乏这样的得天独厚条件,所以欧盟和北美自贸区的样板效应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不如内部成员国情况千差万别的RCEP。

RCEP一旦签署,堪为区域一体化的样板。图为RCEP成员国领导人会议合照。(Reuters)

很少会有区域的内部构成情况像RCEP成员国那样复杂多样。从政治上讲,RCEP既有本就存在显著区别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越南、老挝,又有君主专制体制的文莱,君主立宪制的日本、马来西亚和柬埔寨,以及不同程度上受军人阶层影响的泰国、缅甸,还有总统制共和制的韩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议会民主制的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些国家之间又彼此存在许多历史、领土和国家利益的矛盾,比如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南海纷争,日韩之间的历史宿怨,中日之间领土争议、历史问题分歧。从经济上讲,RCEP成员国之间的差异非常大,既有身为发达经济体的日本、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又有落后贫穷的柬埔寨、缅甸和老挝。从文化上讲,RCEP里面同时有儒家、神道教、佛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文化,有东亚文化圈、西方文化圈。如此复杂多样、迥然相异、矛盾重重的15个国家,竟然能达成RCEP,让不同的诉求、利益和经济规则、制度能互相兼容,不失为区域互联互通乃至一体化的一个样板,为世界上大多数缺乏欧盟和北美自贸区那样优良条件的区域构建经济利益共同体提供了借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多维专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