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激烈反华 BBC:5任澳大利亚领导人暴露什么

+

A

-
2019-11-08 04:41:46

澳大利亚贸易、旅游、投资部长西蒙·伯明翰率领200家澳大利亚公司组成的代表团出席了上海国际进口博览会,这是近一年来首位访华高官。英国媒体11月7日刊文指出,对澳大利亚来说,中国已成为举足轻重的角色,可澳总是迷失方向。

澳大利亚限制中国企业华为设备供应以及通过的打击外国干涉法律,使堪培拉和北京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导致双方部长级会晤几乎冻结了一年时间。(VCG)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7日报道,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11月6日在北京与记者们对话时,呼吁中国根据国际贸易规则终止大麦反倾销调查。按照中国商务部公开消息显示,11月19日,耗时一年的调查工作即将结束,但不排除还将延长半年。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一年中,西蒙·伯明翰是首位访华高官。此前,仅在2018年11月,澳大利亚外长佩恩(Marise Payne)曾访问过北京。

BBC指出,长期以来,堪培拉总是批评北京,却从未正确审视自己。过去10年,澳大利亚领导人变更5次。从会讲中文的陆克文(Kevin Rudd)到现任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这些人各不相同,却有个共同点,都发现与中国打交道绝不简单。

这并非因为澳没试过找寻有效模式。陆克文试过“诤友”模式,但无疾而终,北京指责他太接近美国。吉拉德(Julia Gillard)试图扩大为整个亚洲的模式,但中国太大,此路线难以落实。阿博特(Tony Abbott)想向日本靠拢,这或许会有效,前提是日本真能拿出什么财务方案,哪怕吸引力稍微接近北京的方案。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 )上台后人们以为他会平衡好对华关系,却因一些政治人物受到北京影响的指责而泡汤。接着便是澳大利亚推出针对中国的反干涉立法。

如今,莫里森又走上来回摇摆的老路。嘴上对华强硬,却不得不接受残酷现实,对澳大利亚未来繁荣来说,中国仍是最佳下注对象。从莫里森11月3日与中国总理李克强的会晤来看,对中国客气几乎总是会有回报。

10月20日,在雅加达出席印尼总统的就职仪式期间,莫里森(左)与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会晤30分钟。此次会晤是应澳大利亚方面请求而举行的。(微博@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

为何澳大利亚总是迷失对华方向?这背后有着根深蒂固、有时藏而不露的脆弱国家心理。尽管澳地理上靠近亚洲,但直至近年来才自视为属于亚洲的一部分。几十年前,欧洲是澳移民的主要来源,美国为其提供安全保护和多数经济增长。而现在,澳的大量新移民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

澳大利亚高校是典型例子。有些大学有数千名中国留学生,这意味着这些学院如今在仰赖价值观迥异的外来者的资金。但澳大利亚媒体称,这个人数众多的群体对澳构成安全风险。一些中国人也对此感到困惑,他们是赴澳求学和掌握新技能的,给当地带来收入,却遭到如此恶意解读。

简单事实是,没有一名澳领导人真正正视过对华关系等式的另一部分。他们随心所欲,热衷从自己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谈论中国这个既大又很不同的新伙伴构成的威胁,却不提及自己国家的怯懦和内部问题。如阿博特私下说的,“恐惧与贪婪”主导着澳对华政策。

2018年中澳外长会晤,王毅(右)要求澳大利亚管控分歧,谨慎处理敏感问题。(新华社)

1/7

2019年6月2日,莫里森连任后首访所罗门群岛,当时这也是台湾邦交国之一。(AP)

2/7

澳大利亚反华情绪还波及华裔女议员,廖婵娥因与中共组织联系9月15日遭到众议院质询。(AP)

3/7

反对党指责廖婵娥参与中共组织,怀疑她对澳大利亚“不忠”。图为婵娥在众议院进行辩护。(AP)

4/7

香港出生的廖婵娥是首位在澳大利亚联邦众议院获得席位的华裔议员。(AFP)

5/7

莫里森力挺廖婵娥,驳斥反对党议员的批评是“对所有澳大利亚华人的侮辱”。 (AFP)

6/7

莫里森与廖婵娥同属自由党,竞选时期两人海报摆放在华人社区。(AFP)

7/7
上一张 下一张

澳大利亚可以拒绝中国的投资、学生和机遇,有时也确实如此。但想要大规模这样做,就意味着巨大代价及思维大调整。眼下,莫里森仍在走前任们的老路,采取非常自相矛盾的态度。这或许是因为一个简单的严峻现实,尽管誓言对抗中国威胁,但他的政府和国家其实别无选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聂振宇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