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试组首个左翼联盟政府 加泰独派的战略角色

+

A

-
2019-11-13 09:20:12

西班牙四年来第四次大选周日(11月10日)结束后,各党分裂比4月时的选举更严重。此前连与左翼“我们可以党”(Podemos)领袖伊格莱西亚斯(Pablo Iglesias)见面也不愿的工人社会党(PSOE)现任过渡性总理桑切斯(Pedro Sanchez)周二(11月12日)竟作出180度大转变,宣布与“我们可以党”组成联合政府,更与伊格莱西亚斯在镁美灯下“热情相拥”。问题是:两党议席总和离国会多数尚欠21席。

工人社会党与“我们可以党”的合作,可算是匆忙成军,内阁人事分配也未有公布。不过,选前被桑切斯拒绝加入内阁而导致提前大选的伊格莱西亚斯,料将出任副总理一职。

加泰独立运动 打破如意算盘

桑切斯在4月大选后,配合5月欧洲议会选举的民望优势,以为可以藉再次大选一举夺得176席的国会多数,或者以接近此数的席位组成稳定的少数派政府。岂料近月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的重新爆发,激起了西班牙右翼的民族主义情绪,对主张以“温和”态度处理加泰独派的桑切斯极其不利:工人社会党的席位与上次选举相比下跌了3席,至120席。

相较之下,主张“在加泰仍有暴力示威,必须收回自治权”,甚至“直接将西班牙各个地方政府的管治权收归中央”的右翼政党却获益甚多:现已明显右转的传统中间偏右政党人民党(PP)多取22席,至88席;去年才首次在地方选举获得议席的声音党(Vox)更多取近一倍议席,由4月时的28席,上升至52席,成为西班牙第三大党。相反,亲市场的中间偏右政党公民党(Ciudadanos)则成为最大输家,议席由57席下跌至10席。

桑切斯(左)与伊格莱西亚斯突然变成盟友,热情相拥。(路透社)

虽然一向免疫于欧洲右翼政风的西班牙,此次大选后已“赶上潮流”,不过筹组政府的权利仍然在于最大党工人社会党手上。后者如果拿好仅余的手牌,也非无力回天。

地方性小党成造王者

根据西班牙的体制,总理人选在得到王室提名之后,须获得国会绝对多数(350席中的至少176席)投下信任票。如果人选未能通过信任投票,第二次投票将在两天后举行,而有关人选只须获得简单多数(投票支持的人数高于投票反对的人数)支持即可。在此等体制下,配合如今左翼两大党合作也不及国会多数的形势,各个地方政党将扮演关键的造王者角色。

工人社会党的120席与“我们可以党”的35席联手,只有155席,离国会绝对多数尚欠21席。如何与其他政党达成一个各方都可以接受的条件交易,将决定西班牙会否再次组阁失败、提前大选。

首先,人民党为对抗声音党的崛起,势必不会加入政府,而让后者以第三大党的地位当上最大反对党,因此西班牙将不可能见到大联党政府的出现。

其次,最后可能加入政府的右翼政党公民党,也表明反对工人社会党与“我们可以党”合作,认为这种结盟对西班牙人是“灾难性”的,更嘲讽:“两天前桑德斯因为‘我们可以党’而睡不着,今天他们却决定要同居。”

加泰独派示威者阻塞西法之间的公路。(路透社)

1/5

加泰示威者指责法国是西班牙中央政府“法西斯政权”的“共犯”。(路透社)

2/5

加泰议会通过争取自决的动议。(路透社)

3/5

巴塞罗那的独派示威者。(路透社)

4/5

桑切斯的工人社会党虽然仍是国会最大党,然而要筹组政府,却要克灵于其他政党。(路透社)

5/5
上一张 下一张

在此等情况下,工人社会党与“我们可以党”必须得到其余11个在国会拥有议席的政党甚种程度上的支持。排除加泰独派政党后,其余8党拥有22席,仅足两党通过国会信任投票。然而,除了要巴结的政党数目太多之外,当中也包括巴斯克民族主义政党——在此西班牙今天的政治形势下,实在难以得到这些分离势力的信任,而不失却统派选民的支持。

因此,这个自西班牙70年代民主化以来的首个联盟政府要能组成,只得靠这些小政党在信任投票失败后的第二次投票中“暗中配合”,以半弃权、半支持的方式,利用简单多数决的便利,让西班牙能够避免再次提前大选。

加泰独派机会来了?

其中,手握23席的加泰独派政党就成为关键。如果这些政党在国会第二次投票中投反对票而非弃权,工人社会党与“我们可以党”根本没有组成政府的可能。然而,要获得他们的“弃票”,背后的一些交易与承诺必不可少。

选战前的桑切斯为免得失统派选民,多次拒绝与加泰自治区主席托拉(Quim Torra)的对话请求。如今选举结局已定,加上“我们可以党”一直主张对话解决问题,重启加泰自治甚至独立公投对话的承诺,似乎是无可避免。

眼见自己成为了造王者,加泰独派政党与民众也双管齐下的为自己争权。首先,由独派政党控制的加泰议会周二通过了一项没有法律约束力的动议,表明“以具体方法行使自决权利”的意愿。不过,为免过度挑战中央政府的权力,议会却没有将动议加进官方正式的记录册中,为未来各让一步的可能留下空间。

另一边厢,加泰的示威者也将堵路活动,扩展至巴斯克地区,似乎是要提醒工人社会党,加泰与巴斯克的两帮分离主义势力,并非没有互相支持的可能。如果两方同共进退,桑德斯只有再次无奈提前大选的份儿。

比较2017年加泰政府不顾中央强硬反对,单方面发动独立公投,更在国会宣布独立,最后落得惨淡收场,如今的加泰独派却似乎真的看到了一个“机会来了”的时刻。虽然前面路途依然遥远,而且权力对比悬殊,然而如果策略得宜,配合对方势弱的时机,权力弱者也并非没有可能在权力游戏中将自己逐步推近胜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叶德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