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轻轨即将在河内突围 越南尝试克服尴尬新常态

+

A

-
2019-11-18 18:10:28

到当地时间11月18日前后,由中国承建的河内城市轻轨2A线(又称吉灵河东线)即将首次在越方人员操作下完成最新一轮长达20天的“商业试运行”。

对从2018年9月就坐等轻轨开动的河内各界来说,这次“试运行”较之以往有些与众不同,因为和轻轨相关的各种新闻竟在此期间偃旗息鼓了半个月。到当地时间11月17日,来自《前锋报》、《越南快报》等越南主流媒体的声音就满足了外界的更多期待。

据报道显示,河内市人民委员会(即河内市政府)主席阮德忠已在15日发表讲话,称河内市政府正与中国总承包商全面合作,计划在2019年12月内尽快完成轻轨运营的各项事宜。至此,中、越各界人士漫长的等待终于走到了尽头。这也意味着河内方面已在艰难地摸索中找到了一些克服社会转型期“新常态”的有效手段。

穿城而过的中国产D12E型机车与滇越铁路越南段让河内老城区充满神秘感和旅游的趣味。但越南各界也大都承认,这条具有百年历史的米轨铁路终究还是落后于时代太久了。(视觉中国

1/7

河内的各界人士一面已经接受了米轨铁路带来的各种不便,另一面也希望当局能给这座千年古城带来一点新意思,而轻轨列车就是苦于通勤的河内人比较期待的。(视觉中国)

2/7

在历经了三年的征地风波、五年的建设停顿和资金流断裂后,命运多舛的河内轻轨2A线终于在中国工程人员的手中率先建成,它也是目前越南唯一一条基本成型的轻轨线路。(新华社)

3/7

河内轻轨2A线总共有近千名在职员工,其司机、调度等重要技术岗位曾在中国进行过多年培训。(新华社)

4/7

对河内各界人士来说,轻轨2A线沿线的地价不仅见涨,当局还有沿轻轨站设BRT(快速公交系统)的进一步规划,但轻轨项目迟迟未能通过,导致河内市政府只能望洋兴叹。(新华社)

5/7

越南媒体对河内轻轨2A线一度很不友好,在2018年6月时,曾有媒体混入站内,拍摄了站内为方便中方工作人员而做的中文标识,并以此小题大做。为此,中、越工程人员在此后就很少允许媒体进站拍照。图为2A线的罗溪站,越方已有在出站口设BRT的初步规划。(新华社)

6/7

按2A线的远期规划,越方有将其延伸到该城西南彰美县一带的远景规划,越方希望利用轻轨的运力,有效起到连接城区和工业卫星城的作用。(新华社)

7/7
上一张 下一张

越方解决轻轨2A线的手段可能没什么新花样。它的进展仍与越南高层的直接过问和施压有关,力度越大,效果就越好。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在即将迎接“革新开放2.0”、“工业4.0”的越南更显出了某种“实干兴邦”的意味。

目前,越南总理阮春福已在9月30日和10月30日两次就河内轻轨2A线发表指示,两次指示都对越方各部委产生了积极的刺激效果。

在阮春福第一次亲自宣布督办并逼问轻轨事务后,越南交通运输部就一反此前推卸责任的态度,转而认错,并承诺要在2019年内完成轻轨通车计划。这种态度的转寰也促使河内方面时刻施压,推动进展。

面对高层的直接压力,此前一度互相攻讦的河内市政府、越南交通运输部的官员在10月间与委派的第三方法国专家一起戴上安全帽,登上轻轨列车,开始实地评估、测量相关数据。这一局面较之越方此前推说“中国总承包商未能提供相关数据,导致第三方检测专家无法得出结论”的借口,就显出了鲜明的讽刺意味。

事实上,越南朝野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怀疑越南交通运输部因“数据不完整”而故意拖延评估进程的动机。

也就在10月下旬,越南交通专家阮春水(音)博士在接受越南之声电台采访时指出,轻轨铁路的实际参数“缺失”是不可理喻的,即便是运用现代科技设备进行测量与评估,也只需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因此,越方长达一年的拖延必有隐情。

很快,这种质疑的情绪又折射到了阮春福身上,而他在10月30日发表的“要彻查轻轨延期风波背后的违法行为”的第二次讲话又进一步加速了河内轻轨2A线运营的进度。

河内急于向任何国家展示自己锐意改革的一面,譬如在2019年2月的“特金会”期间,越方虽明知朝鲜不太可能产生兴趣,但他仍坚持向朝方及随行的各国记者展示其“国产”越捷(Vinfast)汽车的生产基地。河内轻轨悬而未决的动向因此就令越共高层大为不快。(美联社)

在10月30日当天,越方不仅宣布参与评测的法国专家已经使用相当于中国GB/T21526-2008标准的欧盟EN50126标准来评测城铁轻轨的可靠性,接受中国标准培训的河内城铁公司还开始了在全越南员工班底下展开的第一次商业试运行。到11月15日,外界就听到了阮德忠有关“年内正式运营”的最新表态。

当然,越方在加速解决河内轻轨问题的进程中仍会遇到新的问题,譬如也就在11月15日,阮德忠在河内市还剑区的“选民代表会”上谈及了轻轨项目由于进度拖延,累计已造成280名员工辞职的困境。但这280人并不包括司机、调度、控制等核心岗位,因此这一问题相对于轻轨项目的最新进展,其影响已可以忽略不计。

有分析认为,越南此前多年来因分权、改制与政企分离导致国内政治效能不高、管控能力出现空腔。河内方面自“十二大”后也一直努力尝试整顿政治纪律与政治规矩。从这里看去,河内轻轨项目的拖延、调整与加速似乎也就成了越南近年来整顿全国贪腐、懒政的一大缩影。而越方高层“救火队”的干预进程,亦将成为外界解读越南政情的重要线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