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预估12月或1月签署 中美力求面子与里子兼顾

+

A

-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20日参观苹果公司(Apple)位于德州的工厂后,表示中国在贸易谈判中的行动未达到他的预期,指仍未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事实上,中美贸易谈判确实也未展现出可供夸赞的积极进展。

按两国原计划,美国将于12月15日对18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中国亦将于同日对912个税目美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对2449个税目商品加征5%的关税,涉及约400亿美元美国商品。

而按照此前各界的预估,中美两国将由习近平和特朗普在11月底或12月初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是随着主办国智利取消了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中美元首没有了在多边论坛会晤的机会,而今习近平也已在巴西参加金砖组织(BRICS)峰会后从西半球归国,《人民日报》更将习近平金砖之旅称作“今年出访的收官之作”,特朗普亦不可能年内访华,中美元首已然没有了在2019年见面签署协议的机会。

其实,当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于11月15日在白宫前对记者讲出“两国元首都曾多次表示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以由两国官员签署”时,第一阶段协议就已经不太可能由特朗普和习近平二人签署。

特朗普也许应该明白,中美间没有他施展“交易的艺术”的空间,而他在两年间的腾挪闪转,更让中国在内的各方看到他的路数。(视觉中国

1/6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2018年6月14日的北京之行让中国第一次领会到特朗普政府朝令夕改。(路透社)

2/6

美国的反复无常,让罗斯(左)、刘鹤(右)等中美要人在2018年5月的对话成果变得毫无价值。(路透社)

3/6

2020总统大选年临近,中美之间的贸易协议也成为其中一环。(视觉中国)

4/6

中国副总理刘鹤的华盛顿之行让北京发现一个难题:中国不仅要解决贸易战问题,还要顺带解决舆论战问题,而后者更难。(路透社)

5/6

对特朗普及其阵营来说,他“让美国继续伟大”的口号固然深入人心,但更多人了解其“交易的艺术”的话术后,就不免对其将信将疑。(路透社)

6/6
上一张 下一张

第一阶段协议应在12月或1月签署

现在可确定的是,第一阶段协议将会由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刘鹤这两位贸易谈判代表签署。至于签署时间,虽然还有不少可变动因素,但按照两国近几日“谨慎乐观”“将继续保持密切沟通”的表态来看,应该就是今年12月或1月的事,无论是赶在圣诞节或是中国农历新年之前,或许都是蛮合适、蛮喜庆的时机。

当然,纵使近日的新闻应当不会影响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但是中美不再谈论“由首脑签署”、“谨慎乐观”等表态,乃至特朗普的“牢骚”,都说明中美谈判进程中有一些未能敲定之事。诸如关税降幅,农产品采购量,乃至第一阶段协议要写入多少国企、金融、知识产权保护的改革计划等等。毕竟,一如路透社11月20日引述贸易专家和接近白宫的人士报导,特朗普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承认,如果在协议未涉及核心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移等问题的情况下就撤回关税,这对白宫而言不是好事。

因此,在这些“未能敲定之事”当中,农产品采购量都是好解决的,美国也必然需要为之做出适当关税降幅,这些都会被包括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之内。至于改革性措施和更多的关税降幅,则更可能发生在之后的“第二阶段”、“第三阶段”又或是“最终协议”之内。

但另一方面,两国贸易谈判之所以依旧没有确切时间表,看来也确实是因为北京“拖延谈判”。特朗普“中国在贸易谈判中的行动未达到他的预期”的指责是属实的。贸易谈判发展到当下局面,受两国国内政务和两国政治制度影响,白宫明显较中南海更为焦急,否则特朗普也不需要“此地无银三百两”般一再表示“中国比我更希望尽快达成协议”。

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可以也应该更主动地掌握谈判进程,适度予以配合,陪特朗普唱好这一出双簧剧,确保面子与里子兼顾——这也是中美贸易谈判的本质:一场关乎面子与里子的双簧剧。

一场相互配合的双簧剧

在这场相互配合的双簧剧中,中国和美国政府都有自己想达到的表面诉求和更为关键的实质诉求。

对华府白宫而言,削减贸易赤字是“面子”,为选举政治提供助力则是“里子”。无论是对中国对美农产品采购量的执着,还是对“美国赢、中国输”的谈判追求,都是为了能够更好地交出一份亮丽的进出口数据,缩减那近四千亿美元的美中贸易赤字,而这又是为了能为选举政治提供可供夸耀的成绩。

能否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成绩、资源及工具打赢2020年总统大选,这是白宫的核心诉求。

特朗普将中美第一阶段协议视为助选利器。(AP)

而对北京中南海而言,促使美国撤销关税是“面子”,维稳中美关系则是根本的“里子”。撤销关税一方面可以为众多中国企业提供更多订单,确保厂家和工人们的收入及生计,另一方面也可向国民展示自己与美方的交涉成果,提振市场信心。至于大买美国农产品,本就符合中国市场迅速增长的消费力,只要数额合理实际,便不是问题。而更关键的目标则在于维持中美关系的整体稳定,通过减少摩擦,防止对华强硬乃至激进的立场在美国进一步坐大,阻止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

能否通过加大对美商品采购,以及在符合自身改革规划的框架内满足美国对华改革诉求,从而确保中美关系和平稳定,为中国继续完成未竟的发展和改革创造平稳的外部条件,以实现“两个100年”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是中南海的核心诉求。

中美这两国各自怀揣自己“面子”和“里子”的目标,这就为两国终将签署贸易协议、终止贸易战,提供了共识基础。中国从一开始就不想跟美国打贸易战,而特朗普从开始打贸易战的那一刻开始,也就想着如何漂亮地终止这场贸易战,这与地产商从投资地皮开始就想着如何套利退场是一样的道理。

因此,中国为了自身的实际目标,亦可以适当配合特朗普,为他将协议装饰得更为“宏大”,从而以供他向美国观众交货。中美很快要签署的只是第一阶段协议,该协议能由特朗普和习近平签署当然会有更好的视觉效果,但由两国贸易代表签署并无不可,待明年离得美国大选更近,再由两国元首出面,也不失为好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吳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