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雅万高铁到雅加达地铁 印尼铁路见证中日竞争

+

A

-
2019-12-02 06:59:34

进入当地时间11月下旬后,雅加达-万隆高速铁路(即雅万高铁)正在中国铁路建设公司(CRCC)及印度尼西亚合作方的共同努力下渐入佳境。到2019年11月22日前后,印尼《雅加达邮报》更披露高铁或将在2021年完工,较之印尼方面预测的工期还提前了三年。

至此,中日铁路工程人员在2015年时围绕雅万高铁等项目,在印尼总统佐科(Joko Widodo)面前的一系列较量就以中国取胜暂告一段落。但两国在印度尼西亚的良性竞争也才刚刚开始。日本在雅加达地铁上的表现以及该国未来在雅加达-泗水一线铁路工程上的进展同样值得注意。

印尼总统佐科(中间做手势者)是雅万高铁中国方案的积极支持者,日本当局曾对他抛弃日本方案的决定“深表失望”。(路透社)

1/4

佐科在2016年1月21日亲自出席了雅万高铁的开工仪式,但此后沿线的征地问题让实际开工日期不得不拖延了两年零五个月。(路透社)

2/4

在2018年6月全面开工之后,中方的建设进度随着大批重型工程机械的投入而不断加快,图为中国以出售方式提供给中印尼高铁合资公司的东南亚最大的盾构挖掘机。(新华社)

3/4

在瓦利尼隧道贯通之后,印尼官方也修正了2019年2月时的猜测,即2024年工程完工,开始接受该铁路2021年贯通的新计划。(新华社)

4/4
上一张 下一张

的确,自从佐科为首的印尼当局在2015年选择中国工程方案后,这条在2016年1月21日启动,却迟迟未能开工的项目让外界看到了来自印尼各方势力的阻力。尤其是在2016年5月到2017年3月间,印尼空军两次因地产问题与承建项目的中印尼高铁合资公司(KCIC,即CRCC与印尼多家建筑企业的合办公司)发生冲突。

不过,在北京与雅加达高层的频密互动之下,印尼方面还是充分展示了该国对于工程的热心与决心,这其中最突出的莫过于印尼国营企业部长莉妮(Rini Soemarno)在2018年4月5日访华期间向中方拍板保证,称印尼方面将在当年5月底完成征地等事务。到当年6月,印尼方面果然如约确保了工程的正常启动。

很快,中国工程人员在此后16个月的工期内就完成了高铁30%的工作量,这一效率让雅加达方面喜出望外,也让一直观察印尼铁路电气化等改造进程的日本方面颇为不安。

印尼总统佐科(中间持地铁卡票者)在2019年3月24日成为首个使用雅加达地铁的人。这条长达13公里的地铁项目由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牵头,联系了包括东急、大林组、清水建设、三井住友、日本车辆在内的多家知名铁路、工程、制造企业一同完成。它也因此成为佐科的政绩之一。(视觉中国

幸而,日本一直强调自己与印尼均为窄轨铁路,日本相对成熟的半高速铁路方案也可以应用在印尼当地,在日方游说之下,两国从2017年5月到2019年9月终于敲定了由日本修建从雅加达到泗水的半高铁方案。而这条耗资43亿美元,长约720公里的动车半高速项目,也让日本不至于一无所获。

其实,日本铁路及工程人员在2018年6月时就发现了危机。当时,曾被日企视为禁脔的台湾铁路管理局(台铁)在更换列车时选择了韩国现代Rotem公司生产的新型列车。不少日本分析人士便大为光火,直指台铁“没有眼光”,强调韩国的列车技术本身也是脱胎于日本。

在2018年10月21日的台铁普悠玛列车出轨前,台铁选择韩国现代Rotem研发的通勤列车组已经让日本观察家感到不快,但值得讽刺的是,日本企业也并未参加台铁此前的招标活动。(视觉中国)

但包括《东洋经济周刊》在内的不少日本权威经济媒体就认为,韩国的轨道交通在历经多年发展之后,早已在技术和成本上超越了日本。不少日本企业家还认为,比起韩国,中国在吸收、消化外来经验上的效率更为突出,以至于“当中国开始接触新干线技术时,日本的失败就开始了”。

更糟的是,日本车厢在印度尼西亚本身竟也是某种“破烂”的象征。在雅加达周边的通勤铁路线路上,大约有近千多列经由日本政府开发援助(ODA)项目运进该国的二手列车。

的确,印尼在2000年前后引入日本“报废”列车时,它们仍能发挥余热。但这批早已报废的列车终究还是在热带的风吹雨打中逐渐不敷使用,而日本各型列车之间配件不通用的局面更加剧了这种尴尬局面。虽然自2010年后,东京地铁公司和JR东日本公司开始系统过问此事,并确保了印尼方面能正常取得配件。但这种“废物利用”终究只是权宜之计。

从2019年3月24日开始运营的雅加达地铁一号线至今运营正常,当地民众也很快习惯了使用地铁上班上学的生活,但仍有些日本观察家对印尼人未能激烈地表现出“感谢日本”、“日本真了不起”之类的情绪而耿耿于怀,日本知名经济杂志《东洋经济周刊》网刊刊登过一篇题为《印尼冷对雅加达地铁》的文章,并引来了读者嘲笑。(视觉中国)

当然,日本的铁路技术在全球范围内仍然是相当先进的,该国拥有百年以上的城市轨道交通经验,这使得日方在争夺雅万高铁失败之后就开始沉下心来展开对雅加达地铁的运作进程。并尝试借此树立日本铁路的正面形象。

这条从2013年开始开工的项目到2017年12月就基本完成桥隧等项目。日本施工方还应佐科要求,在2019年4月的大选前完成了第一期南北线的建设。

虽然佐科在通车仪式上交口不谈“日本援助”的表现让一些日本观察家有些不满,但该线路运转至今一切正常的局面,已经可以让日本施工方和东京方面感到满意。

这种中日双方依靠汗水与技术的良性对抗,似乎也将让东盟诸国从印尼身上看到未来区域合作的良好前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