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韩悄然松动 王毅访韩释放的政经新信号

+

A

-

到2019年11月下旬,有关中、日、韩三国自贸谈判的各种利好情报纷纷出现。

11月26日时,以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日本外务省国际贸易和经济特命全权大使香川刚广和韩国产业部通商交涉室室长吕翰九为代表的三国政要已前往首尔,展开第16轮自贸谈判;27日,日韩之间又传出了日本计划将“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等重要工业原料在2020年1月移回贸易白名单的动向。

到11月28日,韩国外交部又传出消息,称中国外长王毅将在12月4日到5日间访韩,这也是自2016年美国“萨德”(THAAD)导弹系统入韩后,中国高级别官员重返韩国。一时间,来自政界、财经界的消息让三国政要信心大增,进而开始期待在12月在中国举行的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能否带来些特别信号。

中国外长王毅(右)在12月的韩国之行名义上是应韩国外长康京和邀请前往,但外界大都清楚,他此行更多是为此后的首脑会议打前站。(新华社)

1/3

就中韩两国的当下局面来说,前任政府遗留的“萨德”问题仍是困扰现政府的一大难题。(视觉中国

2/3

早在2015年11月30日,韩国国会就通过了中韩自由贸易协定(FTA)的批准案。但是此后“萨德”入韩带来的一系列问题还是严重阻碍了中韩乃至中日韩的自贸进程。(法新社)

3/3
上一张 下一张

在韩国,观察家还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20年计划中的首尔之行提前视为“中韩关系解冻”的里程碑。但在另一些分析师眼中,中韩关系的好转不必非得集中在某些特定的重大事件上。此前中国针对韩国娱乐业展开的“限韩”行为同样是重要指标。

也就在11月29日,韩国YTN电视台已发布独家报道,称该国“文化广播公司”(MBC)已计划在12月27日将其制作的电视剧《意外发现的一天》的两名主演金惠允和金路云派往中国青岛,并举行“粉丝见面会”等活动。

分析人士发现,MBC电视台此举是2016年7月“萨德”入韩,引发中国娱乐业的“限韩”风潮后,韩国电视剧及相关演艺人员首次重返中国大陆展开宣传。至此,中国娱乐业延续三年多的“限韩”势头似乎也将呈现一点松动。

近年来,韩国一直把流行音乐、电视剧、电影的对外输出视为国策的重要一环,但是这一国策在中国已经碰壁。图为在2018年平昌奥运会闭幕式上演出的韩国男子组合EXO,该组合原有三名中国籍队员,但他们已先后退出。(视觉中国)

不可否认,青岛作为中国在2019年8月30日时确立的新一批“自由贸易试验区”,其政策确有一定特殊之处,其“推进中日韩区域经济合作”的宗旨尤为突出。

此外,青岛作为自贸区,其制度创新与内地其他城市也存在差异。因此,韩国演艺人士在青岛宣传韩剧,可能也只是某种特殊场合下的特殊行为。但外界必须承认的是,伴随着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的不断推进,韩国娱乐界人士遭遇到的“限韩”局面正在逐渐改善。

此前,韩国歌手Rain(即郑智薰)已在2019年5月于北京举办的“第一届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期间受邀表演,并成为“萨德”风波后首次在中国舞台上登台表演的韩国艺人。这一松动态势也让韩国娱乐界看到了重返中国市场的希望。

事实上,也有分析认为,中国娱乐圈在2016年后的集体“限韩”也有可能是在“韩流”冲击下,为保护国内娱乐产业而展开的某种“贸易壁垒”措施。

2017年时,中国商务部、财政部等多个部门已制定了《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该通知旨在增加原创电视剧,进而努力在五年内提高自身竞争力,而娱乐业的“限韩”行动也客观上为自身赢得了闭关修炼的宝贵时间,原先粗放型的中国影视、娱乐产业也逐渐引入了培养、选拔等机制,进而建立了一支实力不亚于“韩流明星”的队伍。

在2014年时,韩国演员金秀贤(左)依靠在电视剧《来自星星的你》中的表现,在中国赢得了不少广告代言的机会。但他在中国的星路及财运最终还是因萨德入韩的风波被阻断了。(新华社)

与此同时,随着资本的流动,很多韩国影视剧从业者也前往中国淘金。不少韩国影视服装、化妆和造型人员已经前往中国就业,一些韩国电影特效公司还参与了包括《建军大业》、《流浪地球》在内的很多中国“大片”的后期制作。这些专业人士带来的技术正促使中国影视剧、综艺等节目水平在近三年间逐渐于服装、化妆、道具等细节上逼近国际一流标准。

这样一来,当中国的娱乐业较之2016年已初具规模,且具备一定的“价值观输出”能力后,或许其自发展开的“限韩”行为就有望随周边局势的好转而告一段落。在中、日、韩三方已商定将进一步提高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自由化水平和规则标准,打造超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自贸区之际,北京或许还会在其他领域加大开放的态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