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技术欧洲标准为何碰壁 从河内轻轨管窥越南转型期

+

A

-
2019-12-03 06:06:47

进入2019年12月后,河内的各界人士已时刻紧盯当局在河内城市轻轨2A线(又称吉灵河东线)上的最新动作。由于河内市人民委员会(即河内市政府)主席阮德忠已在11月15日放出情报,暗示该线路应在2019年12月内开始运营,因此,有关该线路的任何情报都会引发高度关注。

到12月2日,越南电视台(VTV)、越南《民智报》、《劳动报》等各大媒体都在当天刊登了河内城铁公司总经理武宏长(音译)的采访报道,并得知河内轻轨2A线的在11月试运行期间的运维已通过了法国阿拜维公司的专业安全评估。为此,上述各大媒体均以“中国技术符合欧洲标准”等语高度评价此事。

在分析人士看来,它意味着2A线排除了商业运营前的最后一道障碍,河内人总可以在2019年内搭乘轻轨了。这也算是越南在迎接2021年“十三大”,准备“革新开放2.0”之际的一大好消息。而它此前两年间的连续碰壁,更令观察家们感慨万千。

自成功解决了2018年胡志明市守添新区拆迁风波后,越南总理阮春福一直奔波在该国各地,专门解决各种难题,但他并不是万能的,很多问题汇报到他手上也可能无解。(新华社)

1/4

阮春福身后经常有一群年轻技术官僚,他们也是越南政府中的“救火队员”,会卷入某些利益纷争,如在2019年10月17日离奇坠楼身亡的教育部副部长黎海安就是其中一员。(新华社)

2/4

河内商界人士一直对轻轨项目抱有好感,譬如越南-波兰合资的TSQ集团就在2A线附近修建了“河内欧洲村”小区,该小区因为交通便利,在河内颇为抢手。(新华社)

3/4

很多河内轻轨的越南司机已经在中国有了几万公里的驾驶记录。(新华社)

4/4
上一张 下一张

河内轻轨2A线面对的这个“专业安全评估”来的相当不易,它是在越南总理阮春福自2019年9月下旬屡次催促后才促成的。就在2019年上半年,越南交通运输部还屡次以“中国总承包商尚未提供完成系统安全评估所需的所有必要文件”为由,对中国承包商亮红灯。

中方固然希望越方“予以指导”,但河内市政府与越南交通部等机构间的矛盾还是让这场风波最终经外交等渠道逐级上报:自2019年6月的越南第十四次国会之后,越南交通运输部就和越南贸易部以及中国大使馆已每两周展开一次工作会议,专门商谈此案。

最终,在阮春福的亲自施压下,越南各方促成了“相关各方机构积极配合,共同解决问题”的结果。而这种高压之下特事特办的结果,可能也是当下越南社会转型期阶段的某种难免的新常态。

相比河内,越南另一大城市胡志明市的地铁、城铁修建进度更为堪忧,胡志明市地铁一号线在2011年开始建设,原计划2021年完工,目前该项目已有迹象延期到2025年。(视觉中国

必须承认,河内轻轨2A线在高压下迅速得到解决也与该项目本身的高质量、高素质有关。

资料显示,河内轻轨公司的600名职员中,不少技术、调度职员都有过前往中国受训多年的过硬经验,不少司机在中国受训期间其累计训练历程甚至超过20,000公里。

因此,越方在11月最后一次试运行(即安全评估)期间“每天开行客车6至9列”的状态是远低于中方6月组织演习时每天“依据时刻表开行客车74列”的标准的。加之越南司乘人员早就在2019年6月时可以独立操作,它意味着越方只要停止责难,那么中越双方便可以皆大欢喜。

相比之下,发生在越南的一些其他重要问题可能是高层施压都难以尽快解决的。

在2019年6月至8月间,越南大案要案频发,发生在同奈省的“黑帮围攻警察”事件,知名企业阿三祖(Asazno)公司的“伪造越南制造”案以及发生在河内的“曙光(Rang Dong)工厂”汞废料污染事件都最终逐级上报到了中央层面,并最终变成阮春福亲自督办的案件。

参与项目的中国建设者显然并不太习惯越南的气候与建设速度,日本、法国等国的建设者可能也不太习惯这一点。(新华社)

但是,这些案件最终只有同奈一案以几名公安高官被撤职告终。到12月初,阿三祖案就不了了之,该公司还在11月中发布了由中国冠群公司代工制作的“阿三祖S6”型手机,其每台249万越南盾(约合108美元)的售价瞬间引发抢购热潮。至于发生在2019年越南国庆前夜的“曙光工厂”案,更已淹没在了河内、胡志明市等地城市污染恶化引发的风潮中。

这些风波也意味着河内方面也许在摸索中找到了一些克服社会转型期“新常态”的有效手段,但更多问题仍需该国高层积极应对,进而以“实干兴邦”的态度于“革新开放2.0”、“工业4.0”的风潮中做出些实际名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单生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