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比拚:林鄭能否成為改革領袖

+

A

-
2017-06-18 22:49:20

每有新任領袖登上政治舞台,人們常用“繼往開來”寄語其即將開始的政治生涯。不過此語卻未必適用于即將上任的香港新特首林鄭月娥。港人現在除了只有部分對林鄭有“繼往開來”的期待,更多的人,則是希望她能丟掉以往的历史包袱,特别是丟掉梁振英留給她的包袱,為香港開創一個全新未來。中央政府在勸退梁振英的同時卻給林鄭以特别加持,想來也是不希望她再“繼往”成為2.0版的梁振英,而是希望她能成為一個1.0版的林鄭。

2017年是林鄭的轉折點,更應該是香港的轉折點。香港回歸二十年來所積累的各种矛盾冲突正在集中爆发,“一國兩制”的實踐還從來沒有遇到像今天這樣大的挑戰。所以,林鄭任務艱巨,機遇與挑戰并存,尤其是面臨的挑戰要遠比她当前面臨的組閣困難更大百倍。她必须認識到這些問題的嚴重性及重要性,要拿出解決問題的辦法,展示出解決問題的魄力。她同時還要認識到,在前段時間特首選舉中因為中央對她的排他性支持所招致的社會反感情緒,要認識到修補社會撕裂需要的不僅是口頭的表示,還有能力,耐心,以及誠意。


解決好香港問題是中央和港人對林鄭的期待(圖源:VCG)

相較于前任梁振英,中央給予林鄭更多信任,這是她具有較前任甚至前三任更大的優勢。林鄭在面對連串亟待解決問題前,能否充分发揮中央賦予給她的先天優勢,以及发揮她女性獨有的柔軟身段配以好打得個性,剛柔并濟的管治香港,彌合社會撕裂,值得期待。

香港回歸20年,港人見證了三位特首先后上台,也親眼目睹他們在一片爭議聲中黯然離場。過去20年亂象,似乎已令港人厭倦了港府保守的管治理念,急切渴望新的突破和變革。簡單省事的蕭規曹隨或許能讓林鄭未來5年在特首位子上過把癮,但市民對變革的呼聲,以及中央對香港的期待,可能令香港和北京都不會給她偷懶的機會。

與前任特首們相比,新特首林鄭面對的香港沒有董建華時代香港榮歸祖國時万象更新聚集起的人氣。也不像曾蔭權時代,社會发展尚未走到必须徹底反思經濟結構的“改革深水區”。擺在林鄭面前的,是亟待解決的社會深層次矛盾,以及從梁振英那里繼承的一筆政治爛賬,即由社會、議會到政府及陸港之間所呈現的嚴重撕裂狀況。

不過,正所謂時勢造英雄,在這個亂象凸顯、呼喚改革的時代里,也潛藏著林鄭的機遇。與前任們相比,林鄭個人特質明顯,她是首位女性行政長官,組班的多位愛將亦是女性,女性的溫柔有利于彌合社會撕裂;她曾多次臨危受命、執行力強,受到中央信任。若她能团結香港社會,與中央政府一起完成香港亟须的一系列政治經濟變革,就有機會成為一個令人尊敬的改革領袖,成為一個和其他三位特首不一樣的特首。林鄭曾在勝選感言中指,“在選舉過程中,我聽到很多人的心聲,學了、體會了很多新的事物和對事物的不同角度……作為行政長官,我有責任找出事情的症結,更宏觀地梳理問題。”我們希望她能夠言出必行。

回顧往昔,当香港帶著東方明珠的光環回歸祖國時備受矚目。作為一介富商的董建華出任第一位特區行政長官,自然免不了有想要光宗耀祖的想法。就任后他曾推出多個宏大的发展概念,如數碼港、矽港、鮮花港、國際中醫藥中心、國際設計及時裝中心等等,為香港計划了許多美好藍圖,更推出“八万五”計划(每年供應住宅單位不少于85,000個,10年內讓全港70%的家庭可以自置居所)來滿足市民買房需要。不過這些計划最終因空有雄心卻無力落實而擱淺。特别是“八万五”計划,造成了大量供房者的破產。可以說,董建華想解決香港的深層次問題,但一方面商人出身的他無法從根本上觸及經濟結構性問題,另一方面他所推出的宏偉計划紛紛觸礁,亦在社會上引发極大爭議。推動多項改革有心無力,董建華2005年以身體健康理由請辭。

董建華的接替者曾蔭權是公務員出身,他以“我會做好呢份工”(I will get the job done)作為2007年競選連任時的宣傳口號。這句打工仔常用語也因此流行一時。不過,隨著曾蔭權的上任,這句口號亦因暴露了他典型的打工心態而被人詬病——“做好呢份工”,只要搞定眼前的分內之事即可,看重的是個人經濟利益得失,卻缺乏為香港未來某福祉的擔当精神。其實,憑著這种打工仔態度,他在特首位置上也作出了一些成績,如落實最低工資、推動政改等。但可惜,也因著這种打工仔心態,令他過分看重個人利益,卷入多宗不当收受利益的刑事指控,被廉政公署以公職人員行為失当等罪名提出起訴,其中一項指控在2017年2月被判罪名成立。曾蔭權成為香港首個因為在任期間觸犯刑事罪行,而被判處入獄服刑的前任最高級政府官員。近年來北京方面不斷強化各級領導的紀律性,而曾的做法顯然辜負了中央信任。

到香港第三任特首梁振英在任時,香港社會的許多頑疾已然充分暴露。但梁政府不僅未能著力解決社會深層次問題,更因作風強硬博取中央信任而激化民怨。譬如梁振英在任內處理占領中環運動的強硬做法頗有爭議性,当時警方向示威人群施放87枚催淚彈。港府這一強硬做法在參與和平示威的年輕人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有人指他是以催淚彈激化“港獨”。與林鄭和曾俊華一同競選特首的胡國興,就曾質疑梁振英不斷將香港“港獨”問題小事放大,有意夸大“港獨”情況并以強硬手法打壓,藉此博取中央認同、爭取連任。這樣的行事作風在社會上引发的反彈情緒,自然令這位特首腹背受敵,泛民主派痛斥其獨斷,建制派中亦有人擔心被他的低民望拖累而不接受他。最后梁在中央的“規勸”下,才報稱家庭原因不尋求連任。

應該說,林鄭面對的2017年的香港,是個充滿新傷舊患的爛攤子。與董的有心無力、曾的打工仔心態和梁的私心相比,林鄭有著截然不同的個人特質。林鄭不僅是首位女性行政長官,她的管治团隊中亦不乏女性身影。女性溫柔、耐心等特質正是目前面臨嚴重撕裂的香港社會所急需的。譬如被林鄭視為愛將的前郵政署署長丁葉燕薇已获任候任特首辦秘書長,民主黨胡志偉稱這位女士“語氣溫柔,細心聆聽”。相信這些女將的加入或令林鄭班底具有发揮親和力的天然優勢,有利于彌合社會撕裂。

更重要的是,有“好打得”之稱的林鄭敢于觸動别人不敢動的利益結構。林鄭出任发展局局長期間,曾經強硬取締新界丁屋僭建;亦曾在2012年表示,丁屋政策不能永久存在,建議以2029年為界,之后出生的原居民男丁不能享有丁權,吁下屆政府開展檢討工作。這种以香港未來和市民利益為依歸的改革魄力正是解決香港深層次問題所需要的。

但不可否認的是,相較于董、曾二任時的香港社會處于陸港兩地的蜜月期,今日的香港在历經近年社會撕裂下,由社會、議會到政府內部都呈現不同程度的撕裂,林鄭月娥不能僅以董的老好人心態、曾的打好這份工心態來管治香港,更不能重蹈梁的過于剛硬斗爭心態來管治香港。擺在林鄭面前的局面,遠較她的前三任艱巨,林鄭能否充分把握中央對她信任,結合個人能力來管治好香港,解決好香港問題,這是中央和港人對她的期待。

撰寫:魯鳴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