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克人攝影師揭秘六四采訪全過程 曾被學生打傷

+

A

-

30年前,原本在泰國曼谷從事東南亞新聞拍攝的路透社(Reuters)香港籍攝影記者曾顯華主動請纓前往北京,參與到對天安門學生運動的拍攝報道工作中,并拍下了《坦克人》這一具有历史性意義的作品。

就在六四事件30周年紀念日前夕,曾顯華接受了多維新聞專訪,對30年前自己在北京采訪的全過程進行了分享。他表示,当時北京情勢混亂,學生與軍方之間確實爆发了冲突,自己也在冲突中被學生誤傷。六四清場后,受傷的曾顯華在北京飯店的一間客房中,拍下了其廣為人知的作品《坦克人》。【相关閱讀:坦克人攝影師六四采訪心得:這是大新聞 我也是中國人攝影師親述坦克人事件 部分謎团永遠無法解開

当時拍下“坦克人”一幕的共有四位攝影師,圖為曾顯華所拍攝版本(圖源:Reuters)

多維:能不能簡單的說一下当時的經历,從曼谷到北京一個經過,我看到有一些說法当時有很多記者也是遭到了一些官方的審查,比如會被沒收膠卷。当時你是怎么回來的?

曾顯華:
我那個時候是路透社的攝影記者,在泰國曼谷做東南亞新聞的采。八九民運期間,当時通訊社每天都有新聞稿,報道北京的學生運動,從胡耀邦去世,到運動越來越大。

雖然路透社在北京有特派員記者,因為這個新聞很大,就要增加人手。我是中國人,會說中文,所以我就說我也要去,我就被派去北京了。

多維:所以当時是主動申請要去北京的?

曾顯華:
主動。

当時有個事件,三個抗議者向天安門的毛澤東像潑灑油漆,我在這件事发生后的第二天到的。到首都機場后,第一個麻煩是機場說我的照相器材太多,要交好多錢,我就把器材放在了機場。几天后,公司交了保證金就拿回來了,采訪也是沒有什么太大問題,但是現場有很多人,太混亂。每天我都在廣場那邊,差不多每天都是通宵。

我們24小時都有人在廣場,每天都有謠言說:“今天晚上清場,軍隊又來了”,每天都是這樣。到了最后清場的時候,我就跑到北京飯店一位香港的電視台的同行的房間里,因為我受傷了。

多維:我記得您是說有被毆打?

曾顯華:
對。但是是學生打的,不是警察。

多維:是學生打的?

曾顯華:
對。

多維:是什么原因呢?

曾顯華:
当時是晚上,在人民大會堂后面,好黑的,沒有太多人,我跟另一名記者,跑到那邊去,不知是學生還是平民,他們正在拿磚頭在打裝甲車,然后我就跑過去拍照,閃光燈一亮,他們覺得好奇怪,因為我不是外國人,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他們就是要過來搶我的相機,他們也害怕,擔心你是公安。

多維:害怕被拍到?

曾顯華:
對,然后拿磚頭打我。

多維:中共官方的說法是學生也有打解放軍,您見到的是這樣嗎?

曾顯華:
這是一定有的,但是雙方的實力是完全不對等的。我受傷跑出來,就在故宮門口,看到兩輛裝甲車冲過來,他們(學生)把它弄停了,然后去燒,然后就有軍人出來。

然后我逃到北京飯店,差不多0時到1時左右,軍隊已經到了故宮,我想再到廣場去,但是到了樓下,看到好多公安守著門口,去不了,只能再回到房間去。在那邊差不多呆了3天。

我們在陽台可以看到學生,看到故宮門口,但是看不到廣場,只能看到升旗的地方。然后每天在那里拍照,看看下邊有什么動靜,看到下面清場了。

多維:這是6月3日晚上,6月4日凌晨的時候?

曾顯華:
6月4日早上。

我們在陽台上拍照,對面就是公安部,他們也在看著是我們做什么。我們如果想拍照,要拿著報紙擋著,他們看不到,然后趴在地上拍照。到了6日,就有公安上來,把露台的窗封了封條,要求我們不要再出去,然后就沒辦法了,我就走了,回到三里屯的辦公室。

多維:6日的時候基本上也清完場了,也沒有東西能拍了。

曾顯華:
很難說的,就像“坦克人”,這是5日才发生的。

多維:他們沒有來搜查這些膠卷嗎?

曾顯華:
沒有。

多維:有一些紀錄片里會有這樣的場景。

曾顯華:
對,有别人可能有被搜到那些東西,但是我沒有。

多維:今年有一部英國的電視劇,翻成中文名字叫《中美國》(Chimerica),第一幕是說他好像為了藏膠卷,他把舊的膠卷拿出來放在馬桶上面,放了一個新的到相機里,等到他們來搜查的時候拿走的其實是空的,所以当時你們是沒有遇到,或者說沒有那么危險。

曾顯華:
對,那三天我拍的膠卷,在酒店我的同事從三里屯過來,拿著我的膠卷回去。

多維:当時也沒有網絡這些東西是怎么傳到你們總部?是怎么做的?

曾顯華:
第一,我們是通訊社,有辦公室在北京,平常都可以傳真,那個時候用的是圖片傳真機,照片通過掃描,用長途電話傳過去,通常是傳到香港。

那個時候苏聯的戈爾巴喬夫(Mikhail Sergeyevich Gorbachev)正好訪華,來的時候大陸還是比較開放的,覺得苏聯的老大哥來看我,然后就放全部外國的電視台、傳媒、新聞進來北京,做那個新聞,給他們裝好衛星通訊設備,誰都可以進來,想不到這個運動就來了,記者就不理戈爾巴喬夫,全部都去做六四了。所以那是中國唯一一次新聞自由,那么多人在那邊就是因為戈爾巴喬夫。

多維:所以最后整個六四事件促成了整個東歐劇變,包括苏聯的解體。

曾顯華:對,很大影響。但是我覺得現在好多在大陸的人,他們聽都沒聽說過六四的事情。

多維:您覺得中共封鎖是成功的嗎?真的起效果了嗎?

曾顯華:
成功。

多維:這种方式對于中共未來治理國家,真的是有好處的嗎?或者對于中國人民來說這個是有益的嗎?

曾顯華:
很難說。因為中國太大了,很難控制,人又多。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嘉崎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