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不合作運動持續 各界吁港人重新出发

+

A

-

學聯及6個大學大專學生會于2019621日進行三罷(罷工、罷市及罷課),及一同包圍政府總部行動。行動当天,逾千名示威者響應號召,上午占領夏愨道,再包圍警察總部,要求與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對話。及后,示威者阻塞警察總部的灣仔及金钟所有出入口,導致警察總部內的警員、文職人員及警車無法出入。同時,示威者发起“不合作運動”,圍堵入境處及稅務大樓等政府機关,令到部分政府機关職能癱瘓。

示威者指港府仍未響應4方面的要求,包括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收回612日“暴動”定性、撤銷有关所有控罪及追究警方濫權。因此,“不合作運動”將會持續,直到港府作出回應。

為了讓香港更快回复平靜,港府實際上仍需要考慮“再讓一步” (圖源 : Reuters)

624日,有示威者響應網上“不合作運動”的號召,先于立法會示威區集合,后再圍堵各政府機关,希望重演621日事件。因民間人權陣线計划于626日舉行“G20 Free Hong Kong集會”,624日的“不合作運動”并不算香港泛民主派的主流共識,導致只有約二百多人參與。

于下午一時,過百名示威者包圍灣仔稅務大樓,更在大樓的大堂中靜坐,并指大樓“只可出不可入”,從而癱瘓部分政府機关職能。由于正值午膳時段,部分員工同市民擔心未能入內,一度與示威者進行口角。而示威者向受影響的人致歉,并指因港府不回應他們的要求,才會進行“不合作運動”。受示威人士影響,稅務大樓員工將分批離開,令部分政府機关未能正常運作。

雖然624日的“不合作運動”未有太多示威者參與,但這不等同港人的示威活動完結。預計被泛民主派視為“領導”的民陣,于626日舉辦集會將有逾万人參選。民陣舉行集會的目的,是希望國際更关注香港事務,從而給予港府壓力。由此可見,港府一直未作出響應,泛民主派及其他人士將會一直舉行各种集會或不合作運動。

即使林鄭道歉后,港人示威的行動仍是沒完沒了。多名港府高官及前高官認為若持續上述情況,將會令香港有嚴重的后遺症。因此他們都紛紛開腔,希望港府及港人重回理性及重新出发。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前香港保安局局長黎慶寧、前香港貿易发展局總裁施祖祥及名多前立法會議員合共32人,于622日向特首林鄭月娥发聯署,呼吁港府撤回草案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要求。当中,他們強烈希望港府明確說明“撤回”,而不是“暫緩”。而陳方安生更以個人身份向林鄭发公開信,提出三個要求,分别是撤回草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及一次過特赦612日冲突中可能違法人士。她指,林鄭及其团隊應充分認識当前形勢的嚴重性,停止咬文嚼字,令事件火上加油。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認為,港府已就修訂《逃犯條例》工作的不足和爭議所引起的矛盾,作出真誠道歉。希望香港人放下忿恨和猜疑,重建彼此間的互信,讓港府重新出发。進入港府工作前,泛民主派出身的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亦指港府處理修例工作方面有不足,但港人為創造更好的未來,應放下嫌隙以尽快修補裂痕。

一直支持港府修例的建制派及商界,認同港人應重新出发,但同時認為港府應需先“站前一步”,向港人釋出願意解決問題的意願。民建聯主席李慧瓊認為,港府在宣布“暫緩”修例時,已一定程度影響管治威信。因此,港府應積極主動響應游行人士“撤回”的要求,揚言即使使用“撤回”字眼,信民建聯的支持者亦會理解。而自由黨黨魁钟國斌指,港府暫緩修訂與撤回修例實際上并無分别,建議公開說明撤回草案。

事實上,商界及建制派代表的說話有一定道理。現時,示威者仍有多項要求,当然港府不可能向示威者回复每一項要求。港府多次重申,“暫緩”的實際意義如同“撤回”,而港人兩次大游行最純粹的要求亦是希望“撤回”修例。為了讓香港更快回复平靜,港府實際上仍需要考慮“再讓一步”。

相信港府若宣布“撤回”取締“暫緩”,將可平息部分示威者的怒憤,同時重新获得港人信心,讓香港人尽快放下仇恨,重新建立互信基礎。当港人與港府修補关系后,才以理性的角度逐一處理其他要求。屆時,相信“不合作運動”的規模將會大大減少,從而讓雙方更易達成共識。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朱家俊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