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者:港獨勢力死灰复燃 立法會權威遭冲擊

+

A

-

香港因修訂《逃犯條例》引发的紛爭持續延燒,及至示威者暴力冲擊立法會更是震動全港,北京方面亦緊急发聲,支持港府后續行動。針對此次占領立法會事件,中國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理事、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朱家健在接受多維新聞專訪時表示,從攻占者的行為來看,“港獨”已死灰复燃,并變本加厲,對香港法律構成威脅。對立法會的冲擊和破壞的,除了大閘和物品,還有權威和文明。

部分反對修例的示威者冲擊立法會,并對其內部進行了破壞(圖源:AP)

多維:這次《逃犯條例》修訂在香港社會引发的一系列抗議活動還在繼續发酵,以至7月1日部分示威者冲擊并占領了立法會。對于事件的不斷升級,你是怎么看的?

朱家健:
我們把時钟撥早至暴徒攻占立法會大樓的一天前,航拍機在金钟上空高飛,十數万的群眾高舉支持香港警隊的紙牌和揮動手中的國旗區旗,為香港警務人員打氣,鼓舞警隊的士氣。一天后是7月1日,示威者除了发動堵塞金紫荊廣場,更在騎劫旗杆后把國旗放下,連隨把象征恐怖主義的黑旗升上,他們又重施故技,占据馬路,包圍立法會大樓。諷刺的是,他們很抗拒被稱為“暴徒”,試問有暴動之名,有暴動之實,不叫暴徒,可以怎樣形容?

他們使用包括酸性腐蝕液體、生石灰粉、磚頭、鐵枝等可致命的各式各樣武器對抗警隊,更不能說是手無寸鐵;若任何反對派議員還出來爭取曝光,公然護短,是多場暴動圍堵的幫凶;若然不是心虛,那么何必戴著口罩?遺憾地,有個别報章在這社會危險关鍵時候,仍美化暴行,如說暴徒不問自取拿飲料不屬偷竊,形容暴徒“比任何人更愛香港”,這是自打嘴巴,若然愛香港,更不應破壞她或慫恿其他人破壞她。部分媒體在暴動中變相參與助攻和為暴徒提供即場訊息,须被譴責。

多維:也有聲音認為,警方在此次事件中處置方式不夠強硬。還有一些陰謀論者認為,政府讓警察退后,是為了讓學生出洋相。

朱家健:
我家里的外籍女佣,看到電視直播暴徒冲擊立法會大樓,表示驚訝,在她的國家,這些舉動如政變,她國家的警隊將把暴徒格殺勿論,可見香港警隊高度專業,保持克刻,忍辱負重,在事件中,策略奏效,成功減少制造任何傷亡。

多維:從表面上看,一些激進的抗議者破壞的是立法會的一些財物,但事實上,這次占領事件其實已經產生了非常巨大的標志性和象征性作用。

朱家健:
電視台全程直播了攻占画面,暴徒在立法會涂鴉香港特區區徽,并掛上“港獨”旗幟,撕毀香港基本法印刷本,公示宣言,并在網上公開愛國愛港立法會議員的住址,暗示武力威嚇,與恐怖主義無異,似乎“港獨”已死灰复燃,并變本加厲,對香港法律構成威脅。暴徒冲擊和破壞的,除了是立法會的大閘和物品,還有立法會的權威和文明。

多維:法治權威被破壞的話,日后想要再彌補,將會是一個相当困難且漫長的過程。你認為,港府以及香港社會具體應該做些什么去彌合当下的社會撕裂、挽回法治尊嚴呢?

朱家健:暴徒踐踏法治,奪取議會,破壞公物,擾亂秩序,視法律如無物,是社會的公敵,應当全城譴責。

香港要嚴正依法緝拿一眾暴徒歸案,并徹查幕后黑金來源和主腦,多次暴動中,在前线不乏外國人的影子,若他們有參與策划或行動,應送官究治,在審訊和受刑后,驅逐出境。長遠來說,香港需要推行國家安全教育和國情教育,重塑秩序和治安,重構法治理性,正本清源。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嘉崎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