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爛一手牌 港府錯在哪里(上)

+

A

-
2019-07-11 22:26:24

導語:7月9日,香港特首林鄭召開記者會,直言今次修例“完全失敗”,表明條例已“壽終正寢”。鑒于香港近來圍繞修例掀起的巨大社會震蕩,以及此前林鄭已經停止修例工作,她這番表述可謂意料之中。只是,不得不反思的是,本具有正当性和必要性的修例,為何會“完全失敗”?本文轉自《多維CN》047期(2019年7月刊)《打爛一手牌 港府錯在哪里》一文,略有編輯,將分上、中、下篇推出。此篇為上篇。

近一段時間來,在香港社會掀起軒然大波、造成大規模游行示威甚至激烈冲突,引起台灣、美國和歐盟(EU)國家密切关注和頻繁介入的修訂《逃犯條例》一事,已經由特首林鄭月娥和港府決定停止修例并向市民致歉,情勢逐漸有所緩和。

縱觀事情的全過程,不得不說,修例這手牌真是被打得稀爛。就像北京各部門、港府和一些專家學者所反复解釋的那樣,修例本來是為了讓那名在台灣殺害女友后潛逃回香港的凶手陳同佳得到應有懲處,“給死者父母交代”,以修補“香港在刑事互助方面的明顯漏洞”,彰顯司法公義。更進一步說,顧名思義,《逃犯條例》的對象是“逃犯”,對絕大多數港人并無影響,可遺憾的是,由于林鄭和港府的失誤,讓本具有正当性和必要性的修法行為,無端造成大量港人焦慮不安,最終怨氣上升為怒氣,激起巨大的社會分裂和震蕩,重創港府的管治權威,損害香港的國際形象。而梳理港府提出修例以來的种种表現,可以发現,港府至少存在以下六個失誤。

林鄭領導的港府,在處理修例一事上,存在諸多失誤(AP)

其一:缺乏政治敏感性 低估港人的疑慮和怨氣

6月17日,也就是“6·16”反修例大游行的第二天,被外界視為林鄭心腹的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在接受港台節目《千禧年代》電話采訪時表示,今次修例是完全失敗,是錯判形勢。他又承認,“政府部署失策,令這么多市民不滿,是出乎意料。”無獨有偶,6月16日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接受有线電視電話采訪,透露林鄭早于6月9日游行前已有歉意,如果有“時光機”,她絕不會推動修例。再結合林鄭和港府應對反修例風波過程中的操之過急、進退失据,不難推測当初港府提出修例時,肯定未能料到事態的复雜性和冲突性,忽略香港社會多年來積累的對港府和內地司法體系的不信任和對經濟民生等深層次問題的不滿。

今次林鄭決定暫緩修例時,提到由于“工作不足和种种原因,令這兩年來相對平靜的香港社會再次出現好大的矛盾和紛爭”,此處的“兩年來相對平靜的香港社會”,并不尽然。從表象上來看,經历2014年“占中”、2016年旺角騷亂和立法會宣誓風波后,2017年林鄭上任以來,香港社會確實一度复歸平靜。但表象平靜下,問題其實并未解決,港人的焦慮、憤懣和不滿情緒不斷发酵和積累。

以為几年前发生的社會冲突已經平息,這种錯誤判斷本身就已注定會讓冲突死灰复燃。一方面反映港府對冲突缺乏認識和反思,另一方面根本沒有意識到社會怨氣還一直在積累,甚至不知道這种怨氣并非全來自政治和經濟領域,而是社會不公和某一群人一直被社會遺忘。他們的沮喪和無奈,假以時日,又如何不變成怨氣,不轉化為怒氣?最可悲的是,当這种怒氣爆发時,精英們還自認做了不少工作,但依然難以获得許多港人尤其是年輕世代的認同,這就是根本沒有搞清楚問題的本質。

港府忽略了香港社會普遍存在對內地司法體系乃至整個治理體系的不信任,許多港人存在恐中、疑中心理。從“反送中”這一民粹口號就可看到社會對內地的誤解和偏見,這里既有历史原因,亦有嚴重的有意誤導,令部分示威者將抗爭視為要求撤回條例的唯一手段,看不到條例本身的法理基礎。“反送中”就已經几乎掏空了條例的所有細節內容和法理認識,更勾起港人對內地的不信任和恐懼情緒。這也讓“反送中”成為最大政治正確,火苗沿著引线燃燒,點燃整個香港的怨氣。

反修例運動是香港回歸中國以來最大規模社會運動。(香港01)

更需要注意的是,較年輕群體是這場冲突的主體。林鄭上任后,房價仍不斷上漲,各种樓價指數一再破頂,出租公屋的輪候年期屢屢創下历史新高,居于不適切居所者不計其數。青年人安居無望,薪金也鮮見增長。回歸二十周年之際,有學者曾整理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數据,发現自1997年至2015年,大學畢業生收入平均數從14,250港元增加至18,583港元,如果扣除通脹,增幅只有7.5%。2019年以來,港府收緊長者綜援門檻,在財政預算案里壓縮本就捉襟見肘的民生開支,更是加劇普通港人的不滿,讓他們變得越來越激進……這些也只不過社會問題之一,卻是盤根錯節、不斷積累,使社會危如隨時引燃的火藥庫。可以肯定,就算政府這次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如果這些問題未能解決,社會冲突只會在另一次偶然情況下爆发。但是,港府對此有所認識嗎?顯然,港府在提出修例時,忽略了這些。

其二:低估非建制派操作議題的能力

實事求是地講,港府實在沒有低估非建制派的理由。畢竟,港府和非建制派的不睦由來已久,雙方在香港回歸中國的二十二年里,經常意見相左、爭論不休。在香港立法會內,非建制派經常上演拉布戰術,甚至利用立法會的“关鍵少數”地位,竭尽全力阻礙和否決政府提出的議案。不僅如此,作為非建制派主要構成的泛民陣營,還擁有香港社會大約六成民意,能較大影響公共政治的发展。對于這樣一個與自己存在嫌隙、矛盾并具有相当厚實社會基礎的政治力量,港府實在不應該犯下輕視的錯誤。

遺憾的是,港府在推動修例時未能認識到這點。究其原因,除了林鄭和港府的傲慢、得理不饒人之外,很大程度上是港府對過去兩年非建制派的能量消長產生嚴重誤判。

不可否認,過去兩年,曾經能量比較大的非建制派確實陷入嚴峻困境,影響力明顯下降。這既是因為經历過“占中”、旺角騷亂等几次政治動蕩、經年累月的爭拗和內耗,当初被非建制派成功鼓動情緒的普通市民,日益发現激烈抗爭非但無助于解決問題,反而只會自我消耗,徒增煩惱,于是開始厭倦折騰,希望社會恢复平靜,回歸經濟民生,年輕人支持港獨的比例出現大幅下降,支持溫和派的人越來越多。同時還因為前几年非建制派的聲勢一度盛極而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占中”后激進本土和港獨思潮順勢產生,快速蔓延,直至闖入2016年立法會,結果因為鬧出辱華和港獨的立法會宣誓風波,引发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釋法,造成六位非建制派当選議員陸續被褫奪資格,建制派得以全面控制立法會主導權。正是在此背景下,再加上北京治港愈來愈重視“一國”底线,以及一批占中、旺亂頭面人物被判違法,罪成入獄,使得非建制派遭受重創,前景不明。

而港府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看到這點,以為在建制派占据絕對多數的情況下“數夠票”就能通過修例,所以一直未對非建制派的阻撓、抗議、游行引起重視,忽略了非建制派仍然對香港社會具有較大影響力,并具有丰富的組織社會運動經驗,也未充分預料到非建制派會為2019年底區議會選舉、2020年立法會選舉進行政治動員的考量。結果,利用港人對修例的焦慮不安,沉寂許久的非建制派終于找到極好的政治議題,并不斷发揮,掀起一場超過非建制派自己預期規模的反修例運動。

只是,對于港府來說,固然因為犯下了輕視錯誤,才給了非建制派一個機會,但這樣的大規模運動,尤其是過程中发生的激進冲突和暴力行為,對于香港真的是好事嗎?被約六成港人寄予希望、本身是“一國兩制”維護者的泛民,尤其應該要反思,表達不同意見是應該的,但要警惕走向激進,避免被民粹主義裹挾而失去理性。畢竟,任性容易弄巧成拙,激進暴力除了讓少數激進分子痛快一陣外,百害而無一利。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應濯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