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局勢】香港對于北京到底有多重要

+

A

-
2019-09-20 20:33:29

香港反修例風波仍在持續发酵,不斷將香港社會形勢推向主權回歸中國以來最嚴峻的局面。在此過程中,有兩种非理性聲音,一种是部分中國內地人認為香港示威者太不懂事、得寸進尺、已經被慣壞了,少數情緒激昂的人對“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失去了信心、提出香港應“實行跟內地一樣的社會主義制度、一國一制”,讓解放軍出動平亂,甚至有個别學者以激進口吻稱,“唯一的出路是”讓“香港郡縣化”。另一种是香港少數激進示威者利用香港特殊性有恃無恐,大有一种挾香港國際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地位以令北京的傾向,在特首林鄭已經決定撤回修例后,依然不斷訴諸激烈對抗和暴力升級,造成形勢一再惡化,個别極端者甚至拋出“攬抄(玉石俱焚之意)”的主張。美國美中公共事務協會執行總裁滕紹駿在接受多維新聞采訪時指出,示威者中有人“試圖要制造一种情緒,要在香港造成另一個‘六四’,我甚至懷疑到了某一天,這些游行示威者中的激進分子,為了制造另一個‘六四’的效果甚至會‘犧牲’他們自己的人”,“当然我還是堅持那個觀點,中國中央政府一定不會落入激進分子和西方國家的圈套之中”。

毋庸贅言,這兩种非理性聲音都是非常不可取和不負責任,既有違于北京的“止暴制亂,恢复秩序”要求,只會火上澆油,將事態推向難以挽回的黑暗深淵,更是對香港在國家大局里的位置缺乏理性認知,以至于產生誤判。應該說,自香港局勢持續惡化以來,雖然已有許多聲音在探討香港之于北京的重要性,但不少都缺乏辨證認識,只看到單一維度,未能真正理性認識到香港在整個國家的真實地位。

香港事关國家发展大局

香港問題不僅僅是香港問題,它牽涉廣泛,對海峽兩岸、國家发展和中國外部关系都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首先在海峽兩岸关系層面,“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管治對台灣具有重要示范意義。香港能否實現良好、有效管治,能否長期保持繁榮穩定,治港工作能否最大程度尊重香港民意、維護港人珍惜的核心價值,直接关系台灣人對于“一國兩制”乃至兩岸統一的認知和想象。今次反修例風波期間,台灣藍綠政黨候選人競相表態,尤其是蔡英文不斷“抽水”,激起台灣人的反中情緒,實現民調大逆轉,勝選概率大幅增加,就充分說明香港問題對海峽兩岸关系走向,具有直接而重大的影響。對此,縱使是為了兩岸关系和平发展,讓那些有心利用香港做反中工具的聲音變得無力,北京也要讓香港管治展現生機和魅力。

作為聞名世界的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香港之于中國发展大局,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新華社)

其次在中國國家发展層面,作為世界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和全球最大人民幣離岸交易中心的香港,對于國家建設发展、新時代改革開放和實現民族复興目標,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早在毛澤東時代,由于西方國家的封鎖,香港就是中國內地與海外進行貿易往來的重要通道,為中國內地建設輸送了大量物資。后來中苏关系破裂,中國內地在陸上的進出口通道被完全封閉,香港更几乎成為中國內地與外部世界聯系的唯一通道。在鄧小平時代,香港在國家改革開放過程中,承擔了極為重要的溝通窗口作用乃至類似于发動機的推動作用。中國商務部的統計顯示,截至2018年12月底,中國內地累計批准港資項目456,900個,實際使用港資10,992億美元,港資占中國內地累計吸收境外投資總額的54.03%,成為中國內地外資第一來源地。在新時代的今天,尽管隨著整個國家的崛起,北京、上海和深圳的GDP都已超過香港,香港的優勢相對下降,但“兩制”下的香港,憑借在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地位,依然在“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等中國國家戰略和民族复興過程中,具有舉足輕重的樞紐、杠杆和橋梁作用。

再者在中國對外关系層面,香港對于中國走向世界、與世界和諧相處具有不容忽視的影響。香港作為華洋混雜的世界金融中心、自由開放的大都會、獨立的关稅區,有著中國內地多數城市都難以媲美的國際影響力,國際社會對香港的局勢、发展始終予以高度关注,今次修例風波期間國際社會的反應就是例證。寫有《香港治與亂:2047的政治想象》的香港大學副教授閻小駿曾撰文稱,“各國也具有她們自己在港的具體經濟利益”,“從國家发展的大局而言,香港更是被國際社會看作中國對內改革和對外開放的晴雨表”,“香港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最前沿基地和重鎮,其繁榮和穩定反映的也是中國作為負責任的開放大國對外自信的程度”。因此,治港工作既要“堅定自信、堅持原則、有所作為”,又“要充分考慮目前香港各种既有利益关系的复雜格局,以及國際社會對相关舉措的反應和接受程度”。

對于眼下香港局勢來說,暴力只會火上澆油,根本解決不了問題。(AP)

某种意義上的疥癬之疾

但與此同時,不宜過度撥高香港之于中國的重要性。個别激進示威者懷有“攬抄”或者“制造另一個‘六四’”的想法,既非常不負責任,是在謀殺香港這座國際金融中心的未來,又是在錯判形勢,對香港在國家大局里的地位有不切實際的認知。

香港固然非常重要和特殊,北京對港人的訴求也非常关注,這也是北京實行“一國兩制”的根本原因。但對于中國這個龐大的單一制國家來說,香港其實只是遠離國家權力核心的地方特區,對更為廣袤的內地社會乃至國家政治走向,其實影響極其有限。一些港人所追求的陸港區隔、兩地“井水不犯河水”,更是固化和限制了香港對內地影響力的外溢。有分析者指出,香港縱使再亂,對于國家來說只不過是疥癬之疾。這句說法雖然有些刺耳,容易讓人忽略和不去反思眼下香港因深層次結構性矛盾而致使的危機,但從香港對中國大局影響的維度來看,的確合乎實情,北京有足夠多的方法和工具在局勢惡化成難以收拾之前來成功平息風波。

從历史的視野來看,古代中國有太多邊陲地區出現危機的案例。縱使是清朝康雍乾盛世,在云南、福建、廣西有“三藩之亂”,在西藏、青海有邊疆之亂,在新疆有大小和卓之亂,但無一例外的是,這些邊陲亂局都未能左右整個國家的大方向。而今天中國的強大和穩固遠勝于古代,香港又只是一個人口和面積均有限的邊陲特區,更不可能激起太大漣漪。当然,舉出古代邊陲亂局的案例絕不是說香港反修例已成邊陲亂局,而是說少數極端示威者試圖利用香港來“攬抄”的想法根本不切實際,毫無可能。事實上,香港反修例運動是一系列深層次結構性矛盾使然,是過去多年北京治港采取的消極“一國兩制”政策埋下的土壤。對于這場事件,北京要做的不是片面歸結為僅是表象的港獨或作為外因的外部勢力介入,而是應該深刻反思過去多年治港政策的疏漏,推動“一國兩制”從消極走向積極階段。

一言以蔽之,香港的確事关國家大局,對于北京非常重要,所以不論是治港工作還是解決当下的反修例危機,北京都應保持克制和理性,要尽最大可能在“一國兩制”框架下和平解決問題,將負面性降到最低限度。目前來看,北京對香港局勢的反應是冷靜、理性、克制的,其譴責的對象只限暴力分子,對于大多數和平表達意見的港人是認可的。與此同時,不論是絕大多數依然堅持“和理非”的港人,還是少數激進示威者,都應該理性認識香港之于國家的重要性,要清楚暴力非但根本解決不了問題,反而只會愈來愈糟、傷上加傷,眼下應該尽快回歸和平理性。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應濯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