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百日“反修例” 香港是否依然還是香港

+

A

-
2019-09-20 11:31:28
一場街頭政治運動映照出香港根深蒂固積重難返的政治社會矛盾。(新華社)

從6月初算起,香港“反修例”這場曠日持久的街頭政治抗爭已經滿百日。其時間跨度雖然并非香港回歸以來最持久的(“占中”運動如果考慮醞釀階段時長則遠超此次運動),而且其導火索也只是一次偶发的刑事案件所牽涉的司法引渡問題而非結構性矛盾,但是它對香港社會的冲擊可能是更為深遠的。

如今,迫于中共建政70周年在即的內外政治形勢以及在此情勢下港府所展現出的和解姿態,示威行動暫時轉入低潮。尽管這并不意味著反修例運動背后的香港社會結構性矛盾和政治分歧得以消解、外部影響宣告“退出”,但是当下,對于“沉澱”或者省思這場運動的起因、走向和影響來說,應該說是一次適逢其時的絕好機會。

此前,在長達三個多月的時間內,示威者基于一個或者說若干個誘发點,被一种街頭政治熱情所感染,林鄭政府在那种情勢下去呼吁大家歇一歇、靜下心理性溝通顯然是不可能;而對于港府來說,處理大規模社會動亂仍然是需要經驗的,而缺乏經驗的后果是對事態发展的方向通常不自覺地做出過度反應……這一切都不利于去思考香港的未來前途問題。

9月20日,以言論犀利著稱的香港經濟學家、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前系主任雷鼎鳴在《香港動亂三個月,留下和失去了什么?》一文中對反修例運動對香港社會的影響表達了憂慮。文章認為,截至目前,香港的自由經濟體制(低稅制、零关稅、小政府)雖然未受挑戰,香港經濟疊加中美貿易戰因素導致年度增長停滯甚至負增長也只是短期的,但這不足以概括這次運動的破壞性。“有些東西能保存外,香港也因暴動而蒙受巨大損失。第一方面是對法治及社會所認可的行為規范的破壞……大量犯了法后未能被起訴,或被起訴后因遇上不同立場的法官而量刑千差万異,又或等好几年才能上庭等等不理想情況,早已造成市民對現存司法制度或其運作的不信任。第二方面是人力資本的誤投。”他分析說。

事實上,從深遠看,雷鼎鳴認為這兩大影響甚至比“占中”運動造成的惡果還要嚴重。

尽管当下尚無完全足信的民意調查數据和社會經濟統計數据可以印證,但是如同历史上反复上演的,一場街頭政治運動會否扭轉历史車輪的前進方向呢?拋開雷鼎鳴所擔憂的兩點,其實這場運動也等于一面巨型的鏡子,映照出了香港社會各階層的政治撕裂、對立,普通市民、青年學生、富商巨賈、外籍香港永久居民……也展示了所謂的自由開放社會如何包蘊著各种形形色色的力量甚至國際勢力,以及他們又扮演著怎樣的隱秘角色。

如上文所述,這場運動的发生被認為并非源于一紙司法互助條例,而如今其暫告段落也不是在一個社會矛盾充分釋放并徹底解決才實現的,而是在暫時遏制了矛盾激化的背景下出現的。因此,它不可能改變香港未來前途,除非這一矛盾得到結構性的徹底的解決。

同時,無論示威的參與者還是旁觀者,無論是支持者還是反對者,無論是香港市民還是內地民眾,經历此次街頭運動,恐怕也會受到一場“精神洗禮”,對運動本身的失控可能和運動本身所能達到的效果產生新的認識改變。

就在雷鼎鳴文刊发的同一天,中共最具權威的《人民日報》在第19版刊載了清華大學港澳研究中心主任王振民的文章《香港問題:本質、共識和出路》。王振民為研究港澳法治的學者,2018年前曾南下香港離開學術界3年,任中聯部法律部部長。王振民雖然言辭犀利,但在港任職期間也頗有令名。反修例運動以來,王振民表態发言不少,其中尤其是在8月24日全國港澳研究會深圳“重溫鄧小平重要講話”專題座談會上的講話最為簡潔、有力,也被認為最能代表北京的真實態度。在那場发言中,王振民說,“很多香港市民擔心國家會否因此就拋棄了香港,犧牲掉香港!請大家放心,祖國不會感情用事,不會犧牲香港,會與香港同胞永遠站在一起,不離不棄的共渡難关,我們對香港有信心,對香港青年有足夠的耐心,等待他們回心轉意的那一天!”

一個月后的今天,王振民在《人民日報》刊文總結道,這次香港事件一個意外“成果”是,上百天的暴力攻擊讓內地同胞見識了西方式人權、自由、民主的真實面目,更加堅定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堅定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信心和決心,我們一定能夠走出一條自己的人權、民主、法治之路。当United States成為Divided States,United Kingdom變成Divided Kingdom的時候,我們全國人民要United……打贏這場新形勢下的特殊戰爭。

当然,這只是王振民的一面之詞,未必所有人會因此而否定他們的持守。但是無可否認的是,只有經历過戰爭的人才更懂得戰爭的殘酷,一場街頭政治抗爭的現場體驗對一個人的政治觀念塑造同樣如此重要。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吳歡 徐向華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