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比拼:林郑能否成为改革领袖

+

A

-
2017-06-18 22:49:20

每有新任领袖登上政治舞台,人们常用“继往开来”寄语其即将开始的政治生涯。不过此语却未必适用于即将上任的香港新特首林郑月娥。港人现在除了只有部分对林郑有“继往开来”的期待,更多的人,则是希望她能丢掉以往的历史包袱,特别是丢掉梁振英留给她的包袱,为香港开创一个全新未来。中央政府在劝退梁振英的同时却给林郑以特别加持,想来也是不希望她再“继往”成为2.0版的梁振英,而是希望她能成为一个1.0版的林郑。

2017年是林郑的转折点,更应该是香港的转折点。香港回归二十年来所积累的各种矛盾冲突正在集中爆发,“一国两制”的实践还从来没有遇到像今天这样大的挑战。所以,林郑任务艰巨,机遇与挑战并存,尤其是面临的挑战要远比她当前面临的组阁困难更大百倍。她必须认识到这些问题的严重性及重要性,要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展示出解决问题的魄力。她同时还要认识到,在前段时间特首选举中因为中央对她的排他性支持所招致的社会反感情绪,要认识到修补社会撕裂需要的不仅是口头的表示,还有能力,耐心,以及诚意。


解决好香港问题是中央和港人对林郑的期待(图源:VCG)

相较于前任梁振英,中央给予林郑更多信任,这是她具有较前任甚至前三任更大的优势。林郑在面对连串亟待解决问题前,能否充分发挥中央赋予给她的先天优势,以及发挥她女性独有的柔软身段配以好打得个性,刚柔并济的管治香港,弥合社会撕裂,值得期待。

香港回归20年,港人见证了三位特首先后上台,也亲眼目睹他们在一片争议声中黯然离场。过去20年乱象,似乎已令港人厌倦了港府保守的管治理念,急切渴望新的突破和变革。简单省事的萧规曹随或许能让林郑未来5年在特首位子上过把瘾,但市民对变革的呼声,以及中央对香港的期待,可能令香港和北京都不会给她偷懒的机会。

与前任特首们相比,新特首林郑面对的香港没有董建华时代香港荣归祖国时万象更新聚集起的人气。也不像曾荫权时代,社会发展尚未走到必须彻底反思经济结构的“改革深水区”。摆在林郑面前的,是亟待解决的社会深层次矛盾,以及从梁振英那里继承的一笔政治烂账,即由社会、议会到政府及陆港之间所呈现的严重撕裂状况。

不过,正所谓时势造英雄,在这个乱象凸显、呼唤改革的时代里,也潜藏着林郑的机遇。与前任们相比,林郑个人特质明显,她是首位女性行政长官,组班的多位爱将亦是女性,女性的温柔有利于弥合社会撕裂;她曾多次临危受命、执行力强,受到中央信任。若她能团结香港社会,与中央政府一起完成香港亟须的一系列政治经济变革,就有机会成为一个令人尊敬的改革领袖,成为一个和其他三位特首不一样的特首。林郑曾在胜选感言中指,“在选举过程中,我听到很多人的心声,学了、体会了很多新的事物和对事物的不同角度……作为行政长官,我有责任找出事情的症结,更宏观地梳理问题。”我们希望她能够言出必行。

回顾往昔,当香港带着东方明珠的光环回归祖国时备受瞩目。作为一介富商的董建华出任第一位特区行政长官,自然免不了有想要光宗耀祖的想法。就任后他曾推出多个宏大的发展概念,如数码港、硅港、鲜花港、国际中医药中心、国际设计及时装中心等等,为香港计划了许多美好蓝图,更推出“八万五”计划(每年供应住宅单位不少于85,000个,10年内让全港70%的家庭可以自置居所)来满足市民买房需要。不过这些计划最终因空有雄心却无力落实而搁浅。特别是“八万五”计划,造成了大量供房者的破产。可以说,董建华想解决香港的深层次问题,但一方面商人出身的他无法从根本上触及经济结构性问题,另一方面他所推出的宏伟计划纷纷触礁,亦在社会上引发极大争议。推动多项改革有心无力,董建华2005年以身体健康理由请辞。

董建华的接替者曾荫权是公务员出身,他以“我会做好呢份工”(I will get the job done)作为2007年竞选连任时的宣传口号。这句打工仔常用语也因此流行一时。不过,随着曾荫权的上任,这句口号亦因暴露了他典型的打工心态而被人诟病——“做好呢份工”,只要搞定眼前的分内之事即可,看重的是个人经济利益得失,却缺乏为香港未来某福祉的担当精神。其实,凭着这种打工仔态度,他在特首位置上也作出了一些成绩,如落实最低工资、推动政改等。但可惜,也因着这种打工仔心态,令他过分看重个人利益,卷入多宗不当收受利益的刑事指控,被廉政公署以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等罪名提出起诉,其中一项指控在2017年2月被判罪名成立。曾荫权成为香港首个因为在任期间触犯刑事罪行,而被判处入狱服刑的前任最高级政府官员。近年来北京方面不断强化各级领导的纪律性,而曾的做法显然辜负了中央信任。

到香港第三任特首梁振英在任时,香港社会的许多顽疾已然充分暴露。但梁政府不仅未能着力解决社会深层次问题,更因作风强硬博取中央信任而激化民怨。譬如梁振英在任内处理占领中环运动的强硬做法颇有争议性,当时警方向示威人群施放87枚催泪弹。港府这一强硬做法在参与和平示威的年轻人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有人指他是以催泪弹激化“港独”。与林郑和曾俊华一同竞选特首的胡国兴,就曾质疑梁振英不断将香港“港独”问题小事放大,有意夸大“港独”情况并以强硬手法打压,藉此博取中央认同、争取连任。这样的行事作风在社会上引发的反弹情绪,自然令这位特首腹背受敌,泛民主派痛斥其独断,建制派中亦有人担心被他的低民望拖累而不接受他。最后梁在中央的“规劝”下,才报称家庭原因不寻求连任。

应该说,林郑面对的2017年的香港,是个充满新伤旧患的烂摊子。与董的有心无力、曾的打工仔心态和梁的私心相比,林郑有着截然不同的个人特质。林郑不仅是首位女性行政长官,她的管治团队中亦不乏女性身影。女性温柔、耐心等特质正是目前面临严重撕裂的香港社会所急需的。譬如被林郑视为爱将的前邮政署署长丁叶燕薇已获任候任特首办秘书长,民主党胡志伟称这位女士“语气温柔,细心聆听”。相信这些女将的加入或令林郑班底具有发挥亲和力的天然优势,有利于弥合社会撕裂。

更重要的是,有“好打得”之称的林郑敢于触动别人不敢动的利益结构。林郑出任发展局局长期间,曾经强硬取缔新界丁屋僭建;亦曾在2012年表示,丁屋政策不能永久存在,建议以2029年为界,之后出生的原居民男丁不能享有丁权,吁下届政府开展检讨工作。这种以香港未来和市民利益为依归的改革魄力正是解决香港深层次问题所需要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相较于董、曾二任时的香港社会处于陆港两地的蜜月期,今日的香港在历经近年社会撕裂下,由社会、议会到政府内部都呈现不同程度的撕裂,林郑月娥不能仅以董的老好人心态、曾的打好这份工心态来管治香港,更不能重蹈梁的过于刚硬斗争心态来管治香港。摆在林郑面前的局面,远较她的前三任艰巨,林郑能否充分把握中央对她信任,结合个人能力来管治好香港,解决好香港问题,这是中央和港人对她的期待。

撰写:鲁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