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当“释放刘晓波”成为游行关键词

+

A

-
2017-07-02 10:03:35

20年前,中英在关于香港回归交接仪式的谈判中出现分歧——英方为了彰显“光荣撤退”,主张交接仪式放在中环露天大球场;中方则另有盘算,选址于新建的会展中心。

表面看,中心的外形像极了北飞的大雁,象征香港这个在资本主义浸泡过的“孩子”终于回到“母亲”怀抱。可终究是“横看成岭侧成峰”,从太平山顶观之,会展中心更像是一只巨龟,预言了香港人心回归长路漫漫如龟速。

49个小时、20场活动、视察地遍及港岛、九龙、新界,习近平以国家主席身份第一次对香港的“旋风式”视察,意欲解决的问题之一,正是人心回归的问题。

多维新闻在社论《中国要完成香港的二次回归》中即指出,推进香港人心回归的工程就像香港的二次回归。“和主权回归相比,人心回归需要更有耐心,更懂策略,需要的不是力量和斗争思维,而是更具现代化的国家治理理念,和在‘一国’前提下的包容、团结精神。”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参加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庆典(图源:Reuters)

而透过主题为“一国两制、呃足廿年(意思为被骗廿年)、民主自治、重夺香港”的例行七一游行,更不难看出人心回归面临的重重挑战。在游行现场,很多人高举着贴有刘晓波照片的牌子或是T恤衫,辅之以“释放刘晓波”的文字,声讨着北京在对待异见人士时的专横与不近人情;有人将梁振英当做靶子和沙袋,操练着拳脚功夫,口中还念念有词;也有人高喊着“重夺香港”的口号,表达着对北京加紧管制的不满与愤怒……

据主办方统计,此次七一游行总计有6万人参加,比起2016年的11万人为低。警方则表示,七一游行高峰人数为14,500人。因为游行当天天气阴晴不定,所以当游行人群行至政府大楼和立法会时,已经接近下午6时。为了应对突发事件,政府大楼和立法会大门外设置了铁栅栏和锁链。

表面上看,香港的确很乱,乱到让从内地赶来围观的人“瞠目结舌”,乱到警察只能倾巢出动来维持秩序。但这样的“乱”背后体现的,其实恰恰是“一国两制”的精神内核。诚如习近平在“七一讲话”中所说,“一国两制”包含了中华文化中的和合理念,体现的一个重要精神就是求大同、存大异。

两地之“大同”不难理解,而“大异”则具体而微地体现在方方面面,与民众日常息息相关的,便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每年的“六四”烛光晚会,香港都可以例行纪念,但所有与“六四”相关的内容在内地却是高度敏感词,甚至一些与此相关的、中共眼中的异见分子还要在临近周年之际“被旅游”、“被失踪”;香港各大报章以及走上街头的游行民众,可以举着刘晓波的照片、高喊着“释放刘晓波”,而这在内地也是不可想像的。

所以经过20年的起伏跌宕,究竟该如何认识今天的香港,以及居于其中感受每天这座城市温度的700万港人?很多从内地而来的人,尤其是游客,会因为一次不礼貌的对待,便给香港贴上“不热情”的标签。因为在后者看来,顾客是上帝,即便顾客的文明程度和人文素养不及港人。可在负责接待的港人看来,过去“不够现代化”的内地,而今虽然富裕了,骨子里依然是“野蛮人”、“土豪”。最近几年发生的抢购奶粉、地铁进食等社会事件,更夯实了港人的判断。而这样的认知差异,加剧了两地的隔阂,也使得人心的距离越来越远。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香港问题自“一国两制”始,那么要解决,也必然要从这一制度设计本身着手。习近平的“七一讲话”,可以说是对“一国两制”进行了正本清源,进而定分止争——“在具体实践中,必须牢固树立‘一国’意识,坚守‘一国’原则,正确处理特别行政区和中央的关系”;“要把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维护中央权力和保障香港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发挥祖国内地坚强后盾作用和提高香港自身竞争力有机结合起来,任何时候都不能偏废。”

今年是香港回归20周年,也是“一国两制”的提出者邓小平逝世20周年,同时也是习近平以中国国家主席身份第一次视察香港,在这样的时间节点,参与香港治理的各方,以及感受这座城市温度与变化的700万港人,是时候作出改变了。

这样的改变中,既有制度设计层面的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比如对“一国两制”本身的重新认识与反思、对治港机构的清晰定位,也有认识层面的思想意识的“现代化”,比如摈除对自由资本主义的盲目崇拜,从效率过渡到公平,走出殖民地意识形态,完成真正意义上的“睁眼看世界”。如此,邓小平“五十年不变”背后的强大自信才能找到最好的现实依托,香港也才有希望完成真正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香港,才有出路,一国两制的宪制对价关系与实质正当性基础才能得到长期维持。且看刚刚当选新任特首的林郑,能否完成习近平给出的任务清单,完成属于自己的1.0版本构建,能否带领700万港人作出哪怕些许的改变。

撰写: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