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别把年轻人变成真“港独”

+

A

-
2017-10-10 07:26:43

有港媒分析指,近年来,“港独”在香港变得高度政治化,但这并非香港主流思潮。它仅仅是一小撮内心充满不满与愤慨的人因为现实种种原因,只好寻求“港独”出路。

据“香港01”10月10日报道,近日,有报道指“港独”一词在Google的搜索率在这三年间升近八倍。骤眼看来,这是个惊人的数字。“港独”是过去三年间不时被炒得腾腾沸沸的题目,还夹杂着喧闹的激进行为,好像港独在香港社会已势如破竹,尤其在年轻一辈当中迅速蔓延。

可是,若冷静下来想一想:“港独”一词在Google的搜索率增加,就可代表港独势力在港快速上升吗?民意调查的数据不是显示,支持港独的年轻人正大幅减少吗?只是,当有港独的新闻出现,年轻人仍往往成为被指摘的对象。为何会出现“港独在年轻一辈间不断壮大”的印象?

以上问题若不好好梳理,只会让年轻及年长一辈之间的狭隙愈来愈大,最后在双方均骑虎难下的情况下,只能被偏见牵着走。

港独最初在香港出现时,风头确实一时无两,特别是梁天琦参选期间,因其个人魅力,使得不少年轻人都被他迷倒,相信他会为沉寂的政坛带来改变。

对港独的疑惑未被解答 不少人心中留下问号

可是,除却一小撮港独的死忠份子,大部分人对港独都抱有一大堆疑惑:香港没有大陆能生存吗?若然港独真的出现,那么粮食供应可以怎办?(香港从中国内地进口了99.5%活猪,哪怕来自内地的冰鲜及冷藏猪肉比例较低,但都占有44%,来自中国内地的蔬菜更占92%;更莫讲中国会否以外交来限制外国向独立后的香港输出食品,届时食物可怎处理?)一个独立的国家需要军队,那么在"香港独立"后,是不是每个男性青年都要服兵役?香港缺乏天然资源,而且只倾侧在某几个行业,若然"香港独立",没有大陆,又该怎样发展?在国际上会是什么地位?

这些疑惑不单成熟的一辈抱有,年轻的一群亦然,因此他们才会希望宣扬港独的领袖能够有深入的论述。不过,纵然"港独"思潮后来尝试建构出一套理论,却远远未足以说服大多数市民支持他们的论点,故此港独思想一直未在社会中成为主流,不少年轻人也对这个命题表示质疑。

好奇心诱发搜索  但搜索就代表支持吗?

纵然港独一直未成气候,可是这几年来“港独”二字不断在媒体上出现;在疑惑、好奇、以及探究的心态下,人自然会利用不同渠道了解不熟悉的事。google作为现今互联网世代中最多人用的资讯平台,多人在此搜寻实不难理解。但搜寻并不一定表示同意,不宜过度解读。

根据2017年中大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数据显示,15至24岁的香港年轻世代中,支持港独者仅剩15%,反对港独更增加至43%,相比起2016年间年轻人支持港独为39%,数字明显下降。统计数字正好反映出,大部分年轻人并不支持港独,甚至在这三年间愈来愈不支持港独。

将反政府举动直接等于港独 忽视温和路线人士

可是为何“港独在年轻一辈间不断壮大”的印象在这三年间一直存在?甚至造成了不少中间立场人士的恐慌?只因现时社会弥漫立场先决的风气,许多复杂的事情都只以立场定论,令中间温和路线的人在人人旗帜鲜明的环境中,难以被他人看见。

例如最近的民主墙事件,不少人只是反对大学校方控制言论,并非支持港独思潮。可是,不少人却把支持学生可自由在民主墙发言的立场,直接与支持港独扯上关系。这样其实只会简化民主墙事件当中的矛盾与细节,令人变成只可非黑即白:支持保持民主墙言论自由的人就是支持港独立场;若要反对港独,则要与校方同一阵线,拒绝一切港独言论出现。

这种将反建制、反政府的举动都归纳为支持港独的思维,不单令那些只想支持言论自由但反港独的人无言以及感到委屈,更使得温和民主路线在香港难以继续发展,最后只会令社会走向两极。

一小撮人可以代表全部?非友即敌社会让中间立场被消音

另外,一小撮年轻人悬挂港独横额就代表所有年轻人都支持吗?情况就有如一个中年人支持港独,并不代表全部中年人都支持港独一样,年轻一辈间也有持不同立场的人,而且是大多数:哪怕仅3.1%年轻人认同自己只是“中国人”,但不可忘记只有15%年轻人支持港独,绝大部分(63%)年轻人自认是“广义香港人”(即香港人及中国的香港人), 亦即是大部分年轻人在身份认同上,都并非偏激份子,更不是港独支持者。

然而,因为这几年来香港社会变得愈来愈非友即敌,而要判断敌友必须以立场定论,因此立场鲜明的人士,尤其是港独领袖与强硬建制派的言论便更受人注目,因为大众都好奇充满未知数的港独思潮会如何发展,而那些强硬建制派人士又会如何回应。在此情况下,公众平台充斥着有关港独的消息,令人产生港独一直壮大的错觉。再加上因为港独领袖都是以年轻人为主,使人直接将港独与年轻人画上等号。可是,这样的连结并不公允,更是误解了大部分不支持港独的年轻人。

软性手法可解社会矛盾 惜过去未可作出正确决定

社会若一直只停留在港独命题上发展也不健康。从数字可见,港独并非香港的主流思潮。一小撮内心充满不满与愤慨的人因为现实种种原因,只好寻求港独出路。其实只要让年轻人看清港独只是部分人为了自身利益而制造的假象,继而将现时的症结解开,给予他们表达诉求的空间,让他们感觉到政府有诚意聆听与帮助他们;他们对现况的怨愤自然会减退,自然不会做出情绪主导的行径。

可是现时不少手握权力的人,未能准确地作出聪明的判断,不单令民间情绪反弹,更使人有感这些人作出决定时只为一小撮既得利益者,而非社会大众的福祉着想。

政府、建制派、民主派三方症结 年轻人苦无出路

上届梁振英政府以敌对思维管治香港,使得民怨沸腾,社会撕裂。林郑月娥开始时好像有意一改梁振英以往的作风,打出聆听与互信的旗帜,然而,梁振英留下来的政治余波尚未完结。他在任期间,律政司起诉刘小丽、姚松炎、梁国雄、罗冠聪四名议员宣誓无效,又就一众年轻东北守护者的刑期上诉。林郑月娥上任之后,适逢法庭宣判,四名议员被褫夺议席,部分参与立法会东北示威的青年亦被改判监禁。青年人闻此消息后气愤难平,一时仍难相信政府有意与抗争者和解。

尤有甚者,部分建制派人士更不断在火上加油。在港独事件出现时,他们均以强硬的态度发表令人哗然的言论,例如何君尧的“杀无赦”论,就使人感到身为立法会议员的他,并不会好好解决问题,只是不择手段打压异己。这种态度与姿态,让一众中间派的市民均认为建制派人士不单没有向年轻人释出善意,更是口不择言,失去当议员的基本道德。

强硬引起反弹?就转个方式解决

政府、政党不单未能争取到年轻人的认同,连带由政府或建制派推出和拥护的政策,每每都偏袒社会上的既得利益者,令年轻人愈发觉得欠缺社会公义。回顾近十年来的社会运动,大多数都由民生、保育议题引发,当中包括保育菜园村、反东北发展运动;即使发动反国教和占领中环运动的学生领袖亦非港独份子,他们只是要求政府提供中立的国民教育教材、落实普选而已。

固然在这些事件上有部分年轻人的表现较偏激,然而却不代表政府可以漠视他们的声音,就像学生要求政府暂缓东北发展计划,改以先发展使用率低的高尔夫球场,本来就十分合理。只是政府对他们的意见置若罔闻。而随着社运不见出路,青年人在思想、行动上也渐趋激烈,不再相信过去由泛民、学运“老鬼”订立的抗争路线,亦为港独情绪提供了滋生的土壤。

但必须要留意的,“港独的情绪”和“真正鼓吹港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今天的香港,前者可以是对现状不满的宣泄,这亦是很多被视为港独的年轻人的实况,他们当中的绝大部分一直都停留在这个层面,还没有(或是不敢直接面对)把港独成为议事日程。从这几年对独立、自决、本土定义的混淆不清,以及实现港独的可行性和行动策略的阙如,便足以反映。他们和一些危言耸听的人相反,今天的港独,仍远不是一个政治运动。口号喊得最响的,只是那些企图利用回归以来累积的不满和迷失而混水摸鱼的政治投机者。

当然我们不能漠视社会上一直弥漫着的非理性民粹情绪,及其所带来的撕裂及内耗;但针对不同的问题,就要用不同的方法处理,绝不能把混水摸鱼的投机者与对社会感觉极度无力的年轻人混为一谈,更何况把他们变成今天这样,难道回归以来历任特区政府没有责任?若只用简化的标签去定性对现实不满的年轻人, 而没有考虑形成产生这种情绪的客观因素,变相是把他们和那些投机者混为一谈,甚至迫使他们走向社会的对立面。

港独议题在香港已被集中讨论接近三年。这三年间香港变得高度政治化,不少中间派市民感到相当疲惫及无力,更不想再因为政治争执而引起更多社会矛盾。而要改变,必须对症下药——既然梁振英政府过去的高压管治根本无法完全消灭港独,那么今届政府应该转换方式,刚柔并济,放下身段,仔细聆听诉求以及尽力满足市民的合理要求,纾解那些受到港独论述误导的年轻人情绪。

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人人都曾年轻过,在追求个人及社会的崇高理想的过程中,遇到挫败时难免会沮丧甚至迷失,但同时亦会在错误中学习成长。正因如此,社会很多时要对年轻人更有耐性更加包容,因为我们期望有一天,他们会把社会曾经给予自己的机会,以同样宽容的态度,去对待其他人,香港才可以成为一个真正多元又和谐的社会。

编辑:宛然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