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林郑首份施政报告 莫沦官僚工作报告

+

A

-
2017-10-10 07:41:42

特首林郑月娥将在本周三(10月11日)宣读她上任后首份施政报告,政府事前放出风声,预告这份施政报告将就税制改革、房屋、创科等问题推出新政策。虽然林郑月娥对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显得踌躇满志,惟不少已披露的政策构想,仍然未脱“头痛医头”的官僚套路,没有什么新思维,只是依赖被证明失败的老对策。林郑月娥应该明白,她不再是一个执行政策的政务官,而是一个有所担当的政治领袖,必须打破一直窒碍有效管治的种种施政迷思。在港英年代,施政报告曾是某些港督大胆筹划香港未来的蓝图,今天的施政报告不应变成官僚的流水账式工作报告,或只是应付民意的虚晃一枪。

今年初,林郑月娥竞选特首的时候,表明上任后将展示管治新风,而周三公布的施政报告,不少香港市民期待是她实现承诺的证据。在施政报告公布前夕,政府不断对外放风,透露多项即将公布的新措施,涉及税制、房屋、创新科技、安老等各个领域,在公众面前展现出积极的施政态度。然而,若细心分析这些“消息”,反而令人担心政府病急乱投医,甚至只是新瓶旧酒。

当中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税制改革,林郑月娥曾经提出引入两级制利得税,将企业首200万元(1港元约合0.128美元)利润的利得税税率由16.5%降低至10%。在林郑月娥上任后,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这项政策将令库房每年少收约50亿元,但亦相当于政府在市场投放50亿元,可以对香港经济带来正面帮助。而近期更有消息指,林郑月娥可能会加码减利得税,进一步把税率减至8%,涉及减税规模则会由50亿元增至逾60亿元。

近年不少企业抱怨经营环境困难,因此难以进行科研投资,又或者改善雇员福利,例如商界一直反对取消强积金对冲机制,主要原因就是担心成本上涨,经营更加困难。这种情况或许反映中小企业的状况,但将减税覆盖所有企业,包括那些利润远超过200万的企业,又说明了什么?林郑月娥以为靠大手笔减税,就可以增强经济活力,这是一厢情愿,甚至是缘木求鱼,再次反映传统精英对经济的无知与迷思,更是香港经济发展蹉跎岁月的主因。

香港如何取得了今天的发展成就值得深思(图源:新华社)

宜摆脱减税能促进经济迷思

香港长期奉行简单低税制,只有16.5%的利得税税率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统计,其成员国的利得税税率平均为23%,较香港高出了6.5个百分点,中国大陆的利得税税率更高于这个水平,还没有包括经营税和增值税,但这并没有减少当地的经济活动和企业对科研的投资。当香港经济蓬勃发展之时,就从没看见企业,特别是大企业,投资科研或大幅提升员工工资与福利;香港一贯以来的简单低税制,并没有令香港成为一个创新能力超卓、劳资关系和谐、经济发展充满活力的社会,反而是在创新能力低落、劳资矛盾尖锐、经济发展暮气沉沉的困局中愈陷愈深。如果这些“消息”属实,林郑月娥施政之新究竟新在哪里,实在让人费解。

反观新加坡在2010年将利得税降至17%以后,就停止了与香港斗减利得税的竞赛,但近年新加坡经济发展水平却明显较香港优胜,例如去年新加坡的人均生产总值(GDP),较香港高出近两成,而新加坡的创新科技发展更在亚太区内名列前茅,就连香港一直引以为傲的金融业,新加坡亦有超越香港之势。

香港的精英阶层,相信也包括林郑月娥,一直以为满足企业的需要,包括减税,就是增强经济活力的万应灵丹,觉得减税就等于把资金投放在社会,经济就会蓬勃起来。这种过时的新自由经济学理论早已经被欧美国家和学者质疑,但在香港却依然很有市场。税率高低或许是影响营商的一个因素,但绝非关键因素,李嘉诚先生就将企业最多的投资放到税率远高于香港的欧洲,这就很好说明问题的本质,企业重视的是政府能否促进“有效市场”的发展,而不简单是税率的高低。

新加坡和中国大陆政府就是敢于走在企业前面,领导经济发展的典范。新加坡政府牵头整合发展流动支付平台,为推动相关的创新科技产业发展起带头作用;中国创新科技发展的案例就更是遍地皆是。如果一家企业要对新加坡和香港进行比较,看见新加坡政府的进取,主动地为新兴产业营造环境、给予支持,而香港的官僚只懂得“无为而治”,甚至袖手旁观,两地之间的差异立竿见影。

从现实的结果看,单靠低税率,根本吸引不了新兴产业,新加坡已经拒绝这种减税游戏,香港却仍“一本通书睇到老”,以为减税就能促进经济发展,怎不教人摇头叹息。事实上,香港缺少的不是经济动能,而是资源和财富分配极不合理,让劳动力质量无法提升和有效发挥,这是国民收入和劳动质量提升的问题,不是经济增长问题。香港中小企业面对的困难绝大多数来自高昂租金,减税根本不是对策。减税唯一受益的是高利润企业,这对社会毫无益处,甚至是资源错配,恶化社会不公,阻碍经济转型和发展。

多维社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