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多所大学校长接连请辞的背后原因

+

A

-
2017-10-11 00:32:59

刚刚过去的九月底,香港理工大学校长唐伟章突然向校内师生致电邮,宣布将于2019年之初届满之际不再续任并退休,至此,香港屈指可数的几间著名高等院校中,已有4位在任校长将在接下来的一年内陆续辞职。

在唐伟章之前作出离任决定的分别是香港大学马斐森(Peter Mathieson)、香港科技大学陈繁昌及香港中文大学沈祖尧三位校长。今年2月,马斐森突然宣布将于2018年初卸任港大校长职务,而他的合约原本至2019年3月完结,且决定接受的爱丁堡大学校长一职,薪金水平较港大连折半都不到。

无独有偶,任职已接近九载的香港科技大学校长陈繁昌,也在今年6月向校董会正式请辞,并将于2018年9月提早离任;而将在明年6月合约届满的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沈祖尧,于去年也曾表明希望可以提早“交棒”下任校长,早些卸任。不只如此,再加上浸会大学、岭南大学两所院校现任校长的任期也将于明年陆续完结,届时连同港大、科大、理大及中大,明年香港八所大学中或有六所大学需换校长。

在校长马斐森任内,香港大学多次发生政治风波(图源:VCG)

如此密集且极不寻常的校园人事更迭,注定由此引来舆论将事件串联后的猜想和疑虑。流言蜚语的真真假假旁观者难以明辨,但在喧嚣与令人困惑的视听氛围混淆干扰下,如能冷静拨开迷雾,相信关心香港事务的人们仍能从中洞察一二。

暂且搁置诸如校内管理层的人际角力、几位当事校长的个人前途谋划等因素不论,仅就校长们接连请辞之事所处于的社会背景和政治气候如何,便值得用心思洞见这二者之间是否存在内里联系。无须赘述,近年愈发凸显的港独思潮和激进本土主张正在刻蚀香港现代成就和文明积存,其所导致的香港社会内部撕裂和陆港冲突,无不令人看在眼中忧在心间,然而最近以来,这种撕裂与冲突仍在断续地上演,个别场域的矛盾甚至还有进一步激化引爆之势。

这里的“个别”并无他指,说的就是香港校园——仅仅是近期新学年之际发生在香港多间大学校园内的民主墙事件,就于陆港之间又一次掀起了舆论撕扯的波澜。而这一面小小民主墙撕裂的背后,折射出的更是近年来香港校园政治事件频发的诡谲现实。无论是2015年陈文敏因副校长任命遭港大校委会悬置并最终否决,招致学生冲撞校委致人员受伤,还是同一时期,浸大在遴选新校长的表决前夕,遭抗议流程不公的学生围堵占领会议室,亦或是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会为反对校方接纳疑有政治色彩的商业捐款,曾当着前特首梁振英之面大闹捐款典礼仪式,这些都显示了香港校园气氛政治化日益严重的趋势。

但当港校师生因热衷政治而影响外界对其观感的同时,其校园内的泛政治化抗争方向,却已在潜然发生演化。如果说过往诸如抵制人事任命或抗议校务决策管理等行为,目的多出于学生的反建制、反官僚主义主张,那么如今,甚多发生在校园的抗议言行,则已逐渐转向陆港对立、本土排斥甚至是抗拒“一个中国”等命题,更侧面助力到港独谬误思潮蔓延盛起。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