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律师马恩国:港人毋须过虑误堕《国歌法》法网

+

A

-
2017-11-30 03:22:14

国歌法》进入香港本地立法的日程,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明,希望在本立法年度可把草拟法案递交立法会审议。中澳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执业大律师马恩国认为,虽然国歌法》部分内容例如二次创作等或容易惹起争议,但强调香港的本地立法将剔除内地法例的政治意识形态部分,港人也毋须过虑误堕法网。

11月初率领中澳法学交流基金会代表团访京的马恩国,接受《多维月刊》访问时引述基本会委员会主任李飞指,国歌法》在香港本地立法时,有五个核心要素必不可少,分别是:(一)曲谱须有规范;(二)不可用作商业用途;(三)奏唱时会有礼仪并肃立;(四)将国歌教育强制引入至中小学;及(五)必须规范处理在公开场合侮辱国歌的情况。但李飞同时指出,香港进行本地立法时,具体操作要看本地具体情况

条例演绎是司法问题
对于奏唱时须肃立,有意见质疑客观标准如何制定,但马恩国认为在普通法体系的立法,都只能用字去描写行为,而不可能在法例条文列明每一种可能情况。这是司法问题,而不是立法问题,不能把两者混淆。不可能列明国歌奏起一秒内就要站立,手不能动,要贴着大腿,手指要伸直,不可能这样写。因为用stand properly(端正站立)就概括了,若有人被起诉时法院播放作为证供的有关片段,法官就发挥其审判功能时,演绎何谓properly。在普通法法系下,演绎怎样才是端正是法官而不是立法者的责任。

马恩国认为,香港进行《国歌法》本地立法,应该要界定在什么场所播国歌巿民才需要肃立(图源:香港01)

与香港回归后即生效的《国旗和国徽条例》相比,国歌毕竟属于非物质;构成“侮辱”国歌的元素,毕竟较本身是实物的国旗和国徽来得没有那么具体。对此马恩国承认这或会造成一些执法困难:“《国旗和国徽条例》用的全部是negative phrases(负面词汇),例如不准涂污、损毁等。但站立有什么困难呢?如果条例规定肃立,而你没有站立甚或乱做动作,(政府)就可能开出罚单。若有纷争的话,只能带上法庭解决。”

马恩国同意,条例草例应该要界定在什么场所播国歌巿民才需要肃立,认为只要条文列明的对象清晰,巿民并不会容易误堕法网。“例如我走过一所正在播国歌的学校,在街外听到国歌,但学校播国歌的对象不是我,我就不用肃立;但如果我因为要接送学生走进学校,当时正在播国歌,那时我就要肃立了,因为我也成为了那个‘对象’。‘对象’的问题,在立法时要写清楚。”

立法应剔除政治意识形态
早前多名本地建制派政治人物对于国歌法》是否具有追溯期的说法并不一致,信息非常混乱。对此马恩国斩钉截铁表示,根据《香港人权法案条例》第12条,刑事罪及刑罚均没有追溯力;而且第5条亦明确表明,即使在政府宣布紧急状态下采取的减免履行人权法案的措施,也不能涉及刑事罪及刑罚均没有追溯力的条款。

10月10日亞洲盃外围赛香港对马来西亚,现场奏中国国歌时,有球迷高举“香港独立”旗帜及背向球场,发出嘘声。(图源:香港01)

谈到“将国歌教育强制引入至中小学”的问题,马恩国强调参照香港《国旗和国徽条例》的做法,内地法律富有政治意识形态的内容都不会照搬到香港法例中,“国歌强制性教育这些东西,在香港法例不能做,香港不能把具体政策写进法律,只会放在教育政策中来实施。”

条例草案起草不会考虑执法的问题,条例生效后也可能无需要执法,因为届时人们不认为要冒上被罚款的风险去嘘国歌。马恩国认为,在《国歌法》本地立法完成并生效后,除了极少数人可能出于政治目的炒作政治本钱以外,大部分原本出于情绪发泄而嘘国歌的人相信都会收敛。“对国家不满,可以用其他方式表达,但侮辱国旗、国徽和国歌就不可以。立法的目的就是造成阻吓力,规范不当行为。”

(节录自
201712月号028《多维月刊》

撰写:陈啸轩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