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棱镜:港区人大代表容不得非建制派?

+

A

-

能够参与到下一届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的36位香港成员,已于此前由一个接近2,000人、大多系本地不同行业精英组成的选举委员会挑选出来,这是自这个英国前殖民地的主权回归中国之后,第五次享有与该事项相关的选举操作。

合意北京方面政治立场要求的候选人当选,早已是外界意料中的必然结果,除却上届已跻身会议的“熟面孔”悉数赢得连任资格外,一些面孔新颖的建制精英亦从今次候选人竞赛中脱颖而出,填补余下由前任代表团成员年届退休而出现空缺的席位。但选情的另一面,是13名参选的非建制派尽数出局,令到最终当选名单上政治光谱的色域孤寡。

每每事关选举元素的政治争议在香港出现,都会对京港关系有所损伤(图源:VCG)

北京应有的雅量

选举结果触发了香港舆论关于这个中国最高权力机构的某些政治准入门槛依然厚重的议论。选举前夕,个别参选人针对需额外签署政治声明的质疑,以及一些并不明朗的筛选理据,甚至是不同版本所谓“祝福”名单的流言嘈嚣,皆对选前的舆情气氛造成了窜扰。而选举环节内,以选举会议的阵营结构组成而论,泛民主派成员手持的选票总数,终究亦不能满足这一群体完全认可的候选人晋身人大,至多起到了些许具象征性的反对作用,致使质疑“小圈子选举”运作缺失公允的声音再度出现。

上述客观出现在此次选举流程中的消极因素,的确左右了部分香港舆情对于国家募选机制民主与否的看法,也令到北京方面多少在这其中陷于被动,受到民间言论情绪化的波及与指责,更使一些建制背景的当选者任期还未开始,便背负了缺乏民意认受的原罪,导致选举结果的效能在各重层面下皆受到磨损。

而正是出于修补以上选举操作所衍生的负现象,甚至是在香港官方与社会的脉动日渐疏离的现下,出于必要社会力量整合、联络观点多样化对象的统战考量与需求,中共应有“雅量”主动接纳这部分拥有相对较大的政治和舆论资源,原先被排除在治理框架之外的政治群体,以此增加民声中的认受指数,为自身主政加分。

非建制派的政治自省

检视选举情势的另一旁侧,泛民主派和激进本土派参选者及候选人再度全部落选——这已并非反对派阵营参选港区人大首次全军覆没,于2008年及2012年两届的选举中,该阵营亦分别有4位和2位参选人全数落选,这似乎折射出在香港总是讨还民主的声浪湮没下,更多不易被察觉的隐性问题。

港区人大选举结果表征呈现出的残酷与“偏倚”,澄清了在获取十张提名票便可报名参选的宽松前提下,任何香港人欲要竞逐于中国最高权力机关的选举,就一定要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简称宪法)和特区基本法中更多具象规定的严格条件。中国宪法第三十三条关于“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的规定,以及宪法总纲、宪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基本法相关条例中,对于破坏民族团结、制造地区分裂、危及国家安全、解构公共秩序、违逆社会公德等关键词句的禁止令行,无不在遴选及选举流程中被逐一细化为对竞选资格及是否受多数选委属意的考量因素。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