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执拗何解?习近平早有定论

+

A

-
2018-01-13 21:11:07

习近平上台以来,北京更加努力试图将香港融入大陆,让香港打破牢笼,但另一方面两者的那条有形和无形的界限仍然非常明显,香港人的抵触情绪反而进一步被放大。在治理香港方面,习近平是否有明确的思路去解决香港问题?大陆与北京之间的关系究竟该向何方发展?对此,多维记者专访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博士,在他看来,香港问题的出现,就是中国积贫积弱和四分五裂,在国际秩序的权力游戏中碰撞失败的结果。因此香港问题如何产生,它也将如何结束。

香港与内地的关系将驶向何方(图源:Reuters)
多维

全国人大常委会前一段时间批准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合作安排,希望香港走出自己的牢笼,与大陆想融合。事实上,没有人会否认,香港需要走出去,需要打开牢笼。问题在于,怎么走出去,怎么打开。一地两检只是工具,只是为这种走出去提供了路径,却不一定成为最初的动力和诱因,因为一些香港年轻人从心底里比较排斥反感内地,即便有了高铁,可能还是不会主动选择来内地看看。基于此,我们如何建立与高铁这一硬件相配套的软件,也即对香港的吸引力和认同感?

田飞龙:让愿意来的人先进来,让来的人把不同的信息带回去,这本身就是有意义的交流。人心回归不能仅仅是自上而下的政策引导,还需要自下而上的民心相通,而这更是国家统一坚实的基础。我觉得这方面问题不大。因为香港的城市性格理性温和,不是一个有革命传统的城市,也不是充斥着暴力的城市,而是生存优先,经济理性突出,商业化色彩浓厚,国际化体验深厚的城市,有着适应新形势与新秩序的强大调整能力。

当然内地仍然有治理现代化的短板,在价值观上有与香港相差异的地方。香港同胞需要认知到,如此巨型规模人口的现代化转型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而且这种差异是可以理解的,并且就是这种差异,导致了内地勃勃生机,内地人敢于走出去,在创业创新、学习新知识等方面的欲望和成就远远超过香港、台湾。有台湾智库的学者提到,现在的大陆很像台湾60至80年代经济起飞的阶段。而现在的香港和台湾,越来越走入后现代式的守成,害怕竞争、吃苦,喜欢享受,过度消费普适价值而遗忘或回避生存奋斗、学习、团队合作。

多维

北京积极促使香港融入内地,然而两边仍然有着明显的界限,例如一些书籍的出版,新闻的播报,也包括实际在通关过程中的通行证、签注的办理。

田飞龙:这条界限需要这样理解。它不纯粹是内地与香港的界限,而是中国与西方世界的界限。这表明一个基本事实,即中国现在还不足够自信,国家软实力还不足够成体系和强大,所以会有本能的自我保护倾向,来稳定掌控民族复兴的进程,避免由于过早开放复杂的资讯,暴露其软实力的短板,造成意识形态危机。

而两者的融合又是必须的,因为不融合会导致香港丧失在全球化经济调整期的机遇,香港衰落后最终仍然会损害着香港同胞的利益并波及国家利益与国际影响力。所以香港繁荣稳定既是香港同胞根本利益的需要,也是中共治国理政向世界持续证明的需要。

所以融合需求以及这种有形或无形的边界反映了香港与国家,国家与世界复杂冲突的关系,仍然需要中国的执政者用比较长的时间去梳理与规范。或许到了第二个100年后中国与世界的差异才不会那么大,一国两制的差异也不会那么大。这不意味着中国和西方一模一样,而是之前意识形态和价值的鸿沟差异走到了中间点,这叫历史的综合。

多维

如今香港的确需要二次命运的思考,这种思考不一定需要等到2047年,而且如你所说,现在香港正在发生的种种,政治上的执拗也好,经济上相对优势的下降也罢,都是无法避免的阵痛。问题在于,香港这种阵痛会持续多久?十九大新任常委王沪宁,曾在日记里写道:问题总是有的,问题是高明的人站在矛盾之上,不高明的人站在矛盾的一边。可能对香港来说,也需要学着站在矛盾之上看问题。

撰写:元峰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