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国强用五年六个月又五天改变的香港

+

A

-

在媒体长期的传闻不断后,资深大律师袁国强辞任律政司司长终成事实,中国国务院在新年初,予以了这项人事变更的批准。

袁国强此前以私人理由淡出“热厨房”,香港政界对他褒贬不一(图源:新华社)

律师精英出身的袁国强,2012年被前特首梁振英罗致“入阁”前,在香港最有名的大状楼服务,是许多内地商家的“御用大状”,他曾出任社会地位很高的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但因为同时接受委任为广东省政协委员,曾经被一些民主派成员和部分法律界人士批评影响了大律师公会的独立形象,但袁国强一直坚持不辞政协委员一职,因此其个人政治倾向曾受到热议。

而在袁国强先后服务梁振英、林郑月娥两任行政长官的五年六个月又五天司长生涯中,其间香港发生了不少有争议的法治事件,也令这位用广东话形容为被“摆上台”的前律政司长,在很长一段时间沦为众矢之的。

2013年末,时任特首梁振英宣布成立专责小组,以便统筹2016年立法会选举与2017年特首选举改革的公开咨询工作,但有关此一议题的社会争议,也随之涨起。

与此同时,袁国强与当时仍是政务司司长的林郑月娥,以及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志源,组成了俗称“政改三人组”的问责团队。推进政改工作期间,袁国强曾公开批驳部分泛民人士提出的特首选举方案违反香港《基本法》,而其后到来的关于立法会与特首选举办法的“8·31决定”,也令“占领中环”示威运动于2014年9月底爆发,并持续瘫痪了数条街区达79日。

政改方案最终在2015年的年中被否决。同年8月,律政司对雨伞运动系列案件中的“冲击广场”案提起公诉,2016年法院判处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等社运活跃成员以社会服务令。但律政司后续提出刑期复核,并上诉至高等法院上诉庭得直,此三人被改判监禁,袁国强因此遭到支持黄、罗、周等人的政治群体猛烈抨击。

在“占中”运动失败,政改立法停滞不前的背景下,2016年的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中,涌现了“港独”风气,支持这一极端主张的新兴政治阵营中,开始有更多人当选。但其中一些当选者在宣誓就任议员时,掺杂了亵渎誓词甚至是辱华的言行,受到社会争议。

而后,律政司提起司法复核诉讼,并依据法院的最终裁定,分批次地使合共6名当选者丧失议员公职资格,期间更触发了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自97回归以来,第五次解释香港《基本法》相关条文,一时令立法会内的政治撕裂程度达至峰值。

到今令政治争议热度仍在的,还有袁国强遗留下来的另一项事务,即持续时间已久的广深港高铁香港段清关安排。

2017年林郑月娥出任特首后不久,内地边防口岸设施与香港特区出入境管制站设施在香港西九龙总站共构的“一地两检”方案,便进入实质性的商讨阶段。直到近期,伴随着持续的争议声音,港府在取得立法会通过表态支持“一地两检”的无约束力议案后,最终与广东省政府签订合作协议,并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核准,只待香港紧接完成本地立法程序——而此前各个阶段均有主导性质参与的袁国强,也因此彻底被香港非建制派政治阵营视为“劲敌”。

毋庸置疑,香港官场这个热厨房实在太热了,回顾香港社会、政坛这五年来的动荡与撕裂,满眼只目见政治、法律争议越来越激烈。而律政司长掌控港府检控大权,而且要负责《基本法》、“一国两制”等宪制问题的法律把关,回归以来,便一直是港府三大司长职务中,政治敏感程度最高的一个。身处在如此烫手位置和滚热的生态环境中,政治神经历经了五年六个月又五天的高度紧张后,大概连这位早已练就处变不惊素质的资深大律师都觉得受不了,联系起此前已有关于他以健康问题、工作压力太大为由决定不续任的传闻,便不足为怪。

现在,接替袁国强职务的郑若骅,正在因个人住宅存在违建,而刚刚上任即被推上政治的风口浪尖。很难言,在这难以止罢的讨伐声浪中,会没有夹杂怨憎袁国强政治力量,将攻击对象转移到政治警惕性还不足的女性新人身上——只因她坐上了律政司长这个灼烫的座椅。

而如此看来,这刚刚才画上结点的五年六个月又五天,袁国强因其自身角色和个人的政治性格,的的确确改变了香港。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