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盖在法制与廉政上的“违建”

+

A

-
2018-02-08 05:05:53

从资深大律师职业转型的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自上任至今回答最多的问题,却都与“一地两检”、国歌法等司法政策无关,而是她甫上任就被传媒揭发住所有多处违例建筑物的问题。

“可怕”的香港房价,已逼迫到这里的很多精英阶层不得以冒险搭建违建(图源:VCG)

面对与丈夫共同拥有的海边独立大屋所引发的各种问题,以及由此呼啸而来的舆论和政界质疑,郑若骅承认犯错,但坚持这是她“工作实在太忙”、“买屋时没有察觉到违建”之故,而由于她法律专业的学识背景,同时也是一名受过专业训练的工程师,因此配合不知情、警觉性不足的澄清言辞,始终难让人信服。事件令公众对郑若骅的印象大打折扣,公众舆情的反馈也显示,这在2018年开局之际,又一次折损了香港政府的诚信。

郑若骅豪宅中未经许可的屋顶扩建及其它违反建筑法规情况引发的争议,乍看上去,不过是一场典型的杯中风暴。然而,这场围绕郑若骅宅邸违建的争论,突显了这座城市政治不和的严重程度,更使得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哀叹若长此以往,有才华的人士将会很少愿意献身公职——究竟因何,会让达官贵人的违建行径在香港格外敏感,并会轻易招致众怒?背后的原因值得探究。

香港政治关键词:僭建

在香港,未经批准的建筑工程或违例建筑物(unauthorized building works,UBW),被使用特有名词“僭建”指代。僭建在香港的建筑生态中相当普遍,自从这座城市建立以来,它就在与空间作斗争,太少又太陡峭的空间,却要容纳这么多持续增加的人口,而狮子山下的繁华都市寸土如金,使得普罗百姓迫于居住环境逼仄,许多人会绞尽脑汁来拓展居住空间。僭建的形式五花八门,小改动如加装花笼,顶楼加建盖屋,加设花架、泳池、鱼缸,添加凉衣架,大工程如加大阳台,在官地上建私人车房、货仓、花园等,有时还能因此增加出租收入。

在即使把海港填窄、把山尖削平、把楼房修得又高又窄,也难缓冲城市空间狭小的香港,僭建问题争议从来不小。尽管很多人,特别是一些拥有新界原居民背景的声音认为,僭建行为并非罪大恶极,但由它引起的事端,又确已屡次在香港卷起众所瞩目的廉政风暴,也因此让一些本地政治精英,悲观地视高官僭建为香港政府公信的破坏工具。

郑若骅上任第一天就触发政治风暴,已显示香港公共舆情对政府的信任流失正在加剧。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位从政者的物业有否僭建物,已成为香港公众了解其为人的指定动作和重要考量,甚至成为高官的诚信“死穴”和政治炸弹——而这,让人们想起了此前导致香港知名政治人物唐英年仕途中断的一桩丑闻。

2012年,同主导香港经济和政治生活的富豪们关系密切的公务员唐英年,在与最后胜出的梁振英竞选香港特首期间,曾通过自身教训向香港特区的民众传递了一个信息,即僭建原来也可以是一种异常犀利的政治武器。

唐英年当年的竞选之路上一直丑闻缠身,最具破坏性的并非针对他的婚外情传闻,而是他名下房产接连被爆出存在规模巨大的地下僭建建筑,而此工程并未得到规划部门的许可,他也没有向香港政府支付大笔费用——在房价异常之高的香港,这必然会引发激烈的争论,再加上唐的危机处理表现不济,直接导致其参选特首的努力,因这场严重的诚信危机而付诸一炬。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