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立会选战 北京治港成效的晴雨表

+

A

-

在即将到来的、让香港选民决定由谁来填补立法会空缺的选举中,亲北京的建制派政党将试图夺回3个选区的议席,而数位泛民主派的候选人,则将在这些选区展开一场保卫战,针锋相对的两大阵营还将在唯一的功能组别议席上,进行正面对决。

香港分离主义者的崛起已然是香港政府和北京需要面对的治港危机,这一点在围绕立法会的政治风波中格外明显(图源:新华社)

由于港岛、九龙西及新界东选区的补选规则都属于单议席单票制,意味着建制与泛民两派阵营的激烈决战似乎在所难免,而补选的时间节点,则可以变相被理解为对香港政府早前取消部分参选人竞选资格的一次民情公投,同时也是测试北京近两年治港新政、新措施的反馈与成效。

自2014年喧嚣一时的占领运动落幕之后,香港政坛力量遭到重新洗牌、排序,传统泛民阵营被新冒现的激进本土派和自决主张者骑劫,在随后的2015年区议会及2016年立法会的两场重要选举中,本土和自决派等新兴势力可谓异军突起,占取了不少议员席位,并在彼时一度被视为新晋的政治板块,拥有与老牌泛民及建制在立法会内外分庭抗礼的能力。

但当连同传统泛民,全体非建制派在2016年的立法会选举中,拿下了能够产生阻止议案效力的议席数后,结果频繁在立法会使出点人数、中止待续等“拉布”手段,比较著名的包括对高铁“一地两检”议案的各式动议,以此满足群体自身在政治立场上的需要,至目前已导致多项民生议题无法通过,甚至议案堆积,严重妨碍了民生领域的进展。

另一方面,面对占中之后急速涌现的港独思潮,令北京的中央政府已逐渐不再对“港人治港”完全放心,对港政策的介入信号变得愈来愈明显,其中一个标志性事件,即是在2016年的宣誓风波中,北京毅然祭出人大释法,先后取消了6名亵渎誓词议员的议席,这也是今次选举的背景所在。

而今次持自决主张的周庭未能入闸参选,意味着治港官方对参选人资格进一步画了红线,从过去只是禁止那些公然主张港独的人士参选,到今连宣布不排除有港独选项的民主自决主张者,一概不能过关,也意味着诸如黄之锋、罗冠聪等这些街头社运明星,日后参选的机会,相信都会很渺茫。

由此,便造成了香港选民接下来普遍要在一边是对北京和港府言听计从的建制派,一边是“拉布”阻碍民生施政的非建制派两者间进行取舍,尤其是起决定性作用的中间选民,将是关键所在。各政党深知,补选结果将为后续选举及政治行动指引方向,因此选举结果影响深远。而以目前香港的政情动态来看,相信补选结果除了反映过去一段时日民意的变化走势,也可窥探建制派与泛民各党派的实力消长情势,并为北京未来的治港方向提供参考。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