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香港立法会补选的赢家

+

A

-

在香港刚刚落幕的立法会补选中,亲建制的郑泳舜、谢伟铨和亲民主的区诺轩、范国威,分别在各自的竞选单元内胜出,以填补一度因当选议员卷入的宣誓风波,而被撤销的四个立法会席位。

今次香港立法会补选,没能尽数赢回失去席位的泛民主派仍未能获得“地区直选”的否决权(图源:新华社)

这场需要香港岛、九龙西及新界东地方选区,以及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功能界别约合210万名选民投票决定的选举,最终只吸引到数十万人参与其中。选民的意兴阑珊和投票日的气氛冷淡,令到眼下泛民、建制两派阵营焦灼的政治抗衡,同香港社会对待政治参与度的真实现况,形成了截然反差。

此前声言要反对DQ(Disqualified, 即取消资格)和对抗北京及港府的泛民主派,最终未能尽数取得失去的4个席次,而已掌握更多议事主动权的建制派,相反再夺去2席。今次结果将致立法会内,泛民的总议席数目回升至26席,而建制派议席数目则增至42席,泛民仍未能重夺“地区直选”的否决权,而继续无法阻止建制派提出的议案。余下因刘小丽及梁国雄被DQ的各一席位,还需要经过接下来的补选,才知花落谁家。

投票之日,多名民主派重量级成员,包括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公民党创党党魁余若薇等,均现身为香港岛选区的候选人区诺轩造势助选,后者则是泛民阵营中重要的替代人选,在此之前,香港政府取消了倡导“民主自决”的周庭参选立法会的资格——她并不是唯一一位,过去数年,已有一批主张违背了《基本法》的政治人士,因为反对北京的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的政策决定,而被禁止担任公职或拒于门外。

代替周庭参选的区诺轩,以与第二名——亲建制的陈家珮——并非悬殊的得票差距,赢得了选战,也在一定程度揭示了“DQ周庭”事件后,一部分选民对港府的选举运作方式感到失望。更多的街头调查亦显示,纵使一些受访对象认可提倡港独、自决的人应连参选的资格也没有,但出于对政府做法的一些不满,便只余下通过投票的方法去表达,他们无法接纳DQ、无法接受建制派。

另一边厢,正是此前那6名被DQ议员之一的姚松炎,今次重新参选,在原本被普遍看好有望重回议会之时,却意外地以微弱票数之差,败给了建制派大党民建联的年轻力量郑泳舜,倒是令后者一时间成为了舆论颇感意外的“黑马”。给人颇有政治偶像观感的郑泳舜,近来开始逐渐活跃于公众视野,其凭借令许多人艳羡的个人背景、多年务实的基层工作经验,以及相对得体、并不浮夸的政治言行,赢得了更多选民和舆论的好感,而诸如郑泳舜这类政治形象的出现,也恰切地呼应了前特首董建华所指出的,选民应选出有建设性、做实事的人当议员——认为港独和自决危害香港的董建华,一席话道出了很多港人当下的政治疲劳和厌倦,因而在选民心中,当下能够帮助香港结束“吵吵闹闹”,郑泳舜或许更能满足他们的期待。

就这样,在“抗衡建制”与“结束吵闹”两种诉求的混杂下,这场能够关乎香港政治走势的选战,暂时告一段落。这其中,又难言泛民或是建制,谁才是真正的赢家。只不过,对于今次既无法全数赢回席位、又不如2016年换届选举时战况意气风发的非建制派来说,在接下来的政治参与中,还应多思索自身策略为佳——毕竟,香港已回归中国多年,香港也不可以再反对中国,而政治对峙只会搞乱社会,断送香港前途。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