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与艺术何者为重 香港金像奖的难题

+

A

-

艺术归艺术,政治归政治这是华人世界中,常用来解释为何电影不应该涉入政治、乃至一切社会议题。毕竟,若要深入探讨社会议题时,往往会不可避免地与当代政治问题发生连结:例如香港电影《树大招风》(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第53届金马奖最佳剧情长片)明着是讲在1997年回归在即当下背景的香港,三名大盗横行无忌的故事;内里却因为碰触了中国大陆贪腐问题(因一名大盗一度逃亡至大陆四处打通关节改行经商),而遭到中国大陆封杀。

金像奖最佳电影《树大招风》因涉猎中国大陆贪腐问题而被内地封杀(图源:VCG)

又如同台湾电影《不能没有你》以2003年的一则台湾真实社会新闻为蓝本,讲述一位单亲贫穷的父亲无法帮女儿报户口,使女儿成为黑户不能上学的故事。贫父四处求助却总是碰壁,最终携女欲在台北市天桥跳下控诉社会不公,终于引发社会哗然。看似是社会议题,其实骨子里还是政治,因为这是官僚系统的颟顸而引发的事故;要讲述这个故事、要探讨这个议题,绝不可能绕过官僚、绕过政府不讲,因此“政治归政治只是一句空话。

影视内容、颁奖典礼中的东西方差异
风靡全球的好莱坞电影工业中,并不缺乏政治相关议题电影,如批评反共极右麦卡锡主义的《晚安,祝你好运(2006)》,或是呈现尼克松水门案的《大阴谋(1976)》、《推倒白宫的男人(2017》。即使在全球直播、影响力巨大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中,出席影星、导演也并不吝于表达对美国政治乃至一般普世价值的意见。如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中,主持人与部分影星、出席者都多次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移民禁令、种族主义以及危害新闻自由等;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中,则是以2017年底延烧迄今的反性骚#metoo事件为号召,许多出席者都表达反对性迫害、甚至种族迫害的立场。

对比起来,台湾自2009年的《不能没有你》之后,直到2017才有《血观音》、《大佛普拉斯》等影射政治社会的电影再度引发讨论;而《血》片导演杨雅喆在金马奖颁奖典礼上手持一条没有人是局外人的布条,也被认为在声援当时台湾政府的劳动基本法修法争议。为何同样都是电影工作者、同样都是艺人明星,华人社会往往讳莫忌深,含蓄再含蓄、影射再影射,就怕落人口实,“惹得一身腥”,而欧美明星就看似百无禁忌?

历史进程及艺人地位不同
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社会制度与历史进程的不同间接导致的对于言论自由和基本人权的体会。美国走过百多年的民权争斗,中间更经历过麦卡锡主义的审查管制时代,对于言论自由、乃至各种人权问题相当敏感。近来脸书”(Facebook)爆发将用户个资卖给不特定公司藉以追踪、预测和诱导用户行为,甚至可能影响到美国总统大选的丑闻;以脸书公司执行长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名声之广、身家之厚,也要亲自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在公众直播下回答指控,便是因此之故。若是放在华人社会中,或许未必能掀起这么大的波澜:若现实氛围是多数人对于社会议题乃至于政治运作缺乏想象与重视,那么电影圈自然未能免俗。

第二恐怕是,华人社会中对于艺人身份有着传统上的歧视与轻蔑。过去在重视土地的农业社会中,身无恒产又四处移动寻找演出机会的戏子,被视不正经的行路。影响所及,过去即使是农工子弟,也多不愿从事此等卖笑的勾当;而上流社为更是往往耻于同桌,遑论尊重。即使时序迈入现代,但积习毕竟难改,现代华语圈的艺人们往往只是卖笑必须挑选些不轻不重的话题来迎合当道,是不能也不愿做些出格的动作。再说,要对社会乃至政治议题发声,往往要得罪执政者——毕竟是在执政者的治下发生的问题——而社会地位不高的艺人,若遭到有力人士针对,恐怕自己就会成为下一个求助无门的弱势者。

以这点来说,欧美影视圈发展百年,出身名门者不在少数,还有凭艺术功绩得到授勋封爵的;即使如此都能让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纵横星海,为所欲为数十年。若在华人、乃至东亚儒家文化社会,对于类似事件都只会更封闭。这是其二:艺人身份的特殊性使得他们不能畅所欲言。

受于社会文化的差异,欧美往往把颁奖典礼作为一个自我发声的管道;而华人社会则要求受奖者“走个流程”,若是脱稿演出,就是给荣誉的场合带来困扰。东西方民俗风情之不同,从一个颁奖典礼或也可以看出一二。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