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香港六四烛光能否为中共提供启示

+

A

-

虽然风雨大作,但作为亚洲乃至全球最大规模的六四事件纪念活动,今年的维园六四烛光晚会依然有约11.5万人参加(主办方公布数据),较去年有略微增加。不少政治团体在晚会开幕前数小时就已到达维园,在纪念六四的同时,这些政治团体也会借这次机会通过现场演说、传单派发、艺术表演等形式向在场的民众们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

六四事件发生至今已有29年。自1990年6月4日起,每年的六四纪念日,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足球场,都会有数万名民众自发参与到由支联会所举办的维园六四烛光晚会,以纪念当年这场政治风波中的死者。

民众手持蜡烛纪念六四事件死者(图源:多维记者/摄)

临近晚上8点,民众们手持蜡烛有序地进入会场,伴随29年前六四事件时所留下的影像资料的播放,晚会正式开始,而全场齐声合唱的歌曲《自由花》则将晚会推向高潮。正如《自由花》等曲目已成为了每年纪念六四活动的保留歌曲一样,维园烛光晚会则成为了许多香港市民每年夏天的保留活动,或者说,参加这一晚会对于很多香港市民而言已经成为了一种传统,晚会成了一个民众表达民主诉求的平台。

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内地与香港社会的变化,在纪念六四死者的同时,一些诸如关注天安门母亲群体现况、维权人士处境等与中国民主化进程相关的议题也被陆续加入到晚会议程中。这也吸引了部分来自内地的人士参加。因起草《零八宪章》被判处11年徒刑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年因肝癌去世后,在今年的烛光晚会上增加了纪念刘晓波的环节。

一位多年积极参与六四纪念活动的人士向多维记者表示,1989年的六四运动发生时,很多港人关注它,更多是因为担心1997年回归后香港本身的处境,而如今关心六四与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是因为只有内地的民主有了发展,香港的民主才会得到保障,内地与香港是唇齿相依的关系。

相比舆论遭到严格审查与控制的内地而言,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仍保留较大的言论自由空间,这也使得这座多元化的城市成为了中国境内位数不多可以公开纪念六四的地区,而六四的纪念活动在香港也逐渐成了窥探中国民主现状以及人们对民主权利诉求的一个窗口。

明年将是六四事件30周年,虽然在过去29年里,中共对于六四的定性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缓和,从反革命暴乱,到政治风波。但对事件本身,中共至今并没有以正视的眼光作出一个重新评价。

改革开放至今已有40年,中共在改革开放之初,将香港当做一个接触西方、接触市场经济的窗口。虽然40年来,中国经济与国力有了巨大进步,甚至有一些观点认为,中共在1989年对学潮的处理方式保证了改革开放与经济发展的继续。但经济上的成就并不能简单地抹去这场悲剧在历史上所留下的痕迹,对六四事件没有达到共识的评价,令中共至今依然饱受外界指责。 

在六四事件29周年前夕,美国方面如往年一样,对六四事件发表声明,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声明中引用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生前的话,指“六四之魂未安息”,以批评中共对该事件的处理方式与态度。中共则是以一贯的外交抗议应对。

但这种重复的拉扯不可能无止尽的持续下去,六四事件最终也需要一个说法。如何为六四事件作出令各方都满意的评价,为死者及亲属提供合适的善后方案,这是中共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也许香港这个民意窗口会为中共提供宝贵的启示。

事实上,事件的各方也一直在寻求和解的机会,当年的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在接受多维新闻专访时也表达了其愿意与中共继续就该事件谈判以达成最终和解的意愿。

撰写: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