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迷茫年代 幸好还有港版罗拉

+

A

-
2018-06-07 04:07:02

烈日当空、酷热潮湿下的香港,在街头户外做搬运工作的,几乎是清一色的赤膊男,但有一个例外:朱芊佩,和所有强壮的男人一样,这个女生手拖着载满高出她一头货物的叉车,每天穿梭于工厦、马路间搬货。

姣好的面容、如网球一般大小的肱二头肌、刚健有力但也生满厚茧的双手,这些身体细节上的截然反差,真实描绘了一位香港搬运工群体里的年轻女性的艰辛不易(图源:香港01)

已经30岁的朱芊佩,作为一名运输工,她出众的外貌和以此带来的反差,已经打造了一个热度永恒的话题,从业10年的朱芊佩,直到近来被路人拍下工作时的视频,她的故事才在陆港网络空间启动病毒式的传播,镜头下,她身着军绿色背心、超短裤和一双工装靴,好似经典电玩游戏《古墓丽影》(Tomb Raider)女主角罗拉(Lara Croft)的翻版——正是这个外在条件十分出挑的姑娘,面对几百公斤甚至重达一吨的粮油杂货,日复一日,做着本该是五大三粗的男人们的搬卸工作。

“港版罗拉”朱芊佩已经变成一个香港传奇,这样一个童年住中产社区的女孩,因为父亲生意失败,跟随父母离开香港谋生,流离过台湾和中国内地,十几岁决定自己回港闯荡,做过各种工作,睡过半年货车后车厢的沙发,被男人骗过积蓄,因意外身体累累伤痕……“没什么厉害的,都是生活逼出来的”,正如朱芊佩所说,她的故事就是一个“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都市寓言,在这沙丁鱼般拥挤的繁华城市里,像朱芊佩这般自力更生的女子,获得了愈来愈多人发自内心的敬佩和赞叹。

“港版罗拉”的故事,既像是TVB剧《果栏中的江湖大嫂》的真人再现,又似是彭浩翔在其蒙太奇叙事里的余春娇。朱芊佩职业普通,甚至与“光鲜”二字毫不沾边,尽管工作环境带给了她一身糟污,但她仍爱漂亮,坚守着女孩子该有的精致,勤勉工作,用一双手养活自己和家庭,渴望有人关爱,但就算没有,也靠自己努力工作拼命活下去。

与此形成反差的是,如今提到港女,人们更多想到的是有自恋倾向、刁蛮娇弱、追逐物质和媚外的香港女性,独立、自主、秉持不走样女权意识这一类的词,似乎快要与人们印象里这座城市的女性绝缘了。太多负面的刻板印象,的确已经凿进了很多人的意识,但朱芊佩的存在,却恰似一个明确的反抗信号,她每天都在完成令人难以置信的体力劳动,并不断战胜人们脑海里对香港女孩应有模样的判断。

可以想象,视频中深情的画面,还是掩盖了朱芊佩生活的太多艰辛,即使在这座城市生活的绝大多数人,平日也少有注意这一贩售体力群体的存在和辛劳。而“港版罗拉”的走红,看似是受网络眷顾的一个意外,但背后却有其“命中注定”。多年来,香港这座城市总给人以这样一种印象:人们热爱金钱胜过一切,社会运作都极端功利与实用,香港是一个高度功能化的社会,香港人也的确可以创造出经济奇迹,但人们很少被鼓励选取除最大化赚取名利之外的其他发展轨迹和生活经验。

而现在,香港更一头扎进极富叛逆情绪的政治运动的怪潭之中,以至于当地的公共生活很容易就浮现出一幅异常暴戾与喧嚣的景象,行政与立法、官方与街头的恒久对立,不但给当地的社会舆论持续制造着负面戾气,也严重阻碍了城市专注于发展它的经济优势和改善民生,在这座典型的中国人城市中,现已开始弥漫更多怀恋受殖民时代的公众情绪,一些想法偏激的年轻人甚至高喊香港从中国独立出去,当世界还总把香港描绘成一个伟大的经济故事时,它已经多多少少变成了一个令与其产生关联的人们都感到焦虑和不安的抗议之城。

于是,在此之间,从有关政治上对国家和内地的警觉与敌意,到生活点滴中的家庭功利主义和扭曲的育人观念,一整套政治与社会理论,除了让人直观感受到这个城市的价值观日趋狭隘之外,也让一切背离于此的生活方式变得不值一提。倘若你还执迷于香港那个无比优越的城市形象,一定会被这些景象弄得备感困惑。

而如今,香港则面临一个很好的转变时机,“港版罗拉”作为传播学的一个生动案例,可以使你感受到,在这个城市,似乎一切价值都急切期待被重估。朱芊佩的平凡而真实,她的踏实而坚毅,她的简单而知足常乐,她的自主独立、不矫揉造作,甚至是她用行动对女权定义作出的正面解读,不仅是针对男权审美下一场社会价值取向更正的大获全胜,更如一面透彻的镜子,给持续饱受负能量困扰的香港社会带来了一次深刻映照。生活如此艰难,不,对比朱芊佩,很多人的生活似乎便没什么难的。前路未来还长,灼人酷暑还长,不要着急,只要多一些踏实、努力和坚持,总有一天,凉爽与收获会到来——关于这点,不光是人生,社会、政治莫不如此。也因此,迷茫年代,幸好还有“港版罗拉”。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