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林郑施政一年的得与失

+

A

-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施政已满一年。一年前的7月1日,她在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监誓下带领施政团队正式上任。当时她在竞选、候任特首期间曾提出三个层面的工作重点:一是“一国两制”实践和陆港融合层面,要“无畏无惧地依法处理任何冲击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行为,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全面、贯彻执行”,“用好香港的优势,抓紧国家发展的机遇”;二是缓解政治矛盾和提升港府认受性层面,表示“首要工作是修补社会撕裂”,“恢复市民大众对政府的信任”,实行“管治新风格”;三是经济民生层面,提出“理财新哲学”,要解决领展、港铁票价、取消强积金对冲等“三座大山”和房屋问题,推进扶贫工作。如今一年已过去,她向中央政府和港人承诺的“具体的工作和扎实的政绩”,究竟效果几何?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至今施政已满一年,香港政坛对其评价可谓褒贬不一(图源:VCG)

在巩固“一国两制”实践特别是“一国”层面,林郑着墨甚多。在她上任前,香港“一国两制”实践遭遇严峻困境。自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不断累积的陆港对于“一国两制”的认知差异和矛盾,在2014年全国人大“8·31”决议刺激下诱发占中事件,进而造成政改方案被泛民议员否决,央港互信和陆港关系陷入困境,激进本土和港独思潮趁势兴风作浪,酿成旺角骚乱和立法会宣誓风波。中央政府为此不得不“牛刀杀鸡”,进行人大释法,在司法领域强化“一国”底线。在此情势下上任的林郑,过去一年确如她承诺的那样“要无畏无惧地依法处理任何冲击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行为”,一些活跃的激进本土和港独力量依法遭到惩处,包括继梁颂恒和游蕙祯之后,梁国雄、姚松炎、刘小丽和罗冠聪被褫夺立法会议员资格,占中期间冲击立法会大楼的13人被加重改判8个至13个月监禁,旺角骚乱主角梁天琦日前被判6年监禁。经过这一系列举措后,激进本土和港独的声势被削弱,年轻人支持港独的比例大幅下降,“一国两制”得以有效巩固。

不单如此,林郑在促进陆港融合上亦表现不俗。无论是她多次赴内地考察互联网、创新科技和高铁,向港人推介内地最新发展成果,还是她力推的“一地两检”三读通过,抑或反复倡导香港应抓住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粤港澳大湾区带来的发展机遇,均在说明她希望善用内地崛起的近水楼台先得月之优势,促进两地融合。而这既有助于近些年来陷入发展瓶颈的香港走出困境,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又有利于让陆港在融合之中相互增进认识,建立新的联结。

在缓解政治矛盾和提升港府认受性层面,林郑有所改变,但效果比较一般。长期以来,香港政治矛盾极为严重,其中尤以建制派和泛民的二元对立、港府与市民特别是年轻世代之间的矛盾最为凸显。前者长期困扰香港发展,彼此经常毫无建设性地、情绪化地为了反对而反对,严重阻挠了本地政策的理性辩论和推进,撕裂公共舆论,成为近年香港踟蹰不前和港独思潮趁机肆虐的一大病根。后者的问题同样严重,港府和市民之间互信脆弱,特首及其施政团队经常面临认受性危机。

在林郑上任之前,因为港府和一些北京涉港机构的斗争思维及不当作为,不光建制派和泛民的撕裂日趋加重,而且港府和建制派的嫌隙、年轻世代对于港府的不满都在恶化,整个香港陷入无意义的内耗之中。而林郑当初竞选期间因为获得中央政府的排他性过度加持和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的强硬表态,令她自当选之日开始就面临认受性不足。这也是为何她强调“首要工作是修补社会撕裂”、“恢复市民大众对政府的信任”、实行“管治新风格”的原因。然而实事求是地说,这一年她的表现和成绩都不甚理想。尽管她也做出了一些改变,包括尝试改变行政立法关系,与各党派议员建立恒常沟通机制,邀请全体立法会议员到礼宾府午宴以及一度向泛民议员伸出橄榄枝,出席民主党党庆并捐出3万港元,但上述举动效果一般,其良苦用心似乎并未被泛民及其他社会对立群体接受,亦未能有效弥合社会撕裂,甚至被人诟病为“做表面功夫”。因此港府满意度一直处于低迷状态,港大民意调研计划的数据显示,港府满意度自2017年7月至2018年5月都在三成左右徘徊。

在经济民生层面,林郑的表现亦乏善可陈。正如本刊曾经反复强调的,香港问题的本质是经济问题而非政治问题,近年来威胁香港的激进本土和港独思潮固然受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但从根源上来说,不过是深层次经济问题的表层症状。而香港经济问题又集中表现为严重的贫富悬殊和对房地产的过度依赖,中低收入群体几乎无立锥之地。

林郑上任前的2016年,香港基尼系数高达0.539,贫穷人口多达135.2万,房价连续多年位居全球最难负担楼价城市之首。正因这样,林郑竞选期间提出的“理财新哲学”备受期待。可遗憾的是,一年过去了,她当初承诺解决的“三座大山”,只有取消强积金对冲有进展,领展和港铁票价问题依然无解。至于房屋问题,林郑虽然推出“绿置居”和“港人首置上车盘”,承诺“让市民安居,乐以香港为家”,但情况反而继续恶化,普通家庭申请公屋的轮候时间已经攀升至5.1年,对此连她都不得不表示“非常焦虑”。更令人震惊的是,那些因付不起人均居住面积中位数仅有56.5平方呎的劏房租金,而被迫露宿街头的人已经增至1,127名。林郑一再承诺的扶贫同样令人唏嘘,港府今年公布的预算案派糖措施,本应全民共享,特别是要惠及中低收入者,结果仅少部分惠及基层,大部分派给了中产、有楼阶层和录得盈利的企业,直至引发抗议,才仓促推出拾遗补漏方案。这一切都在说明,林郑还是被原教旨主义式的资本主义思维束缚,没有认识到阶级问题才是香港贫富悬殊的本质,这一认识不足,又使得她在施政中不仅无法充分照顾到中低阶层利益,反而进一步巩固了官商阶层的利益,强化了贫富悬殊。

作为一位曾被寄予厚望、获得过“好打得”称号的特首,林郑这一年的施政成效,着实不尽如人意,与中央政府和港人的期待存在落差。从中央政府的角度来看,林郑固然在政治忠诚上表现亮眼,巩固了“一国”,但因为在缓和政治矛盾、提升港府认受性、改善经济民生等问题上缺乏实质作为,香港问题依然无解,暂时得以巩固的“一国”终究还是面临深层困境,香港未来依然陷入迷惘之中。这也是为何新任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的韩正,前不久在宣示中央治港政策时,从原来更强调斗争和博弈,转而更强调合作与共融、尊重与理解,处处渗透出“大和解”的主旋律,重心倾向建设性、融入性的经济民生领域。从港人角度来看,香港回归迄今已经历过三位不太成功的特首,许多问题都越来越严峻,亟待一位有魄力有作为的特首。基于此,无论是出于政治伦理的考量、履行中央政府最新治港政策,还是为了不让港人的期待再次落空,林郑都应认真总结施政一年的得与失,要努力弥补不足,在剩余四年任期里展现出政治家的担当和作为,带领香港走出困境。

(本文转自《多维CN》35期社论《林郑施政一年的得与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多维社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